玩牛牛技巧
下拉刷新
釋放刷新
正在刷新
  • 刷新
  • 倒序

2019-09-24 16:40:49

由融資中國主辦的2019(第七屆)科技金融創新峰會將于2019年9月26日在上海舉行,創客貓將帶來獨家圖文直播及報道。

2019-09-24 16:42:33

活動流程:

f277b584cae65621ea18e8cf7587dd3.jpg

2019-09-26 08:30:54

活動現場:

vbox7230_LIK_0712_082052_small.JPG

2019-09-26 08:45:35

vbox7230_LIK_0709_082045_small.JPG

2019-09-26 09:00:36

vbox7230_LIK_0751_085449_small.JPG

2019-09-26 09:01:14

主辦方致辭:

《融資中國》執行副主編寇建平

vbox7230_LIK_0803_093213_small.JPG

2019-09-26 09:02:00

寇建平:

從FinTech這個概念引入中國,金融科技和科技金融的稱謂一直混淆不清的,其中有很多的變化,大家其實也發現了,一會兒是金融科技,一會兒是科技金融,這其中也隱含了科技之于科技,金融之于科技之中二者關系的緩慢漸進的認識。

有人認為科技金融中科技是主體也有人認為金融是主體,但到底誰是主體,很多人并沒有完全清楚。事實上金融和科技是一體的,合在一起才能發力。金融作為最敏感的領域,應該先行導入和應用。傳統金融機構更應該擁抱科技,積極的讓自己涌入新的技術、新的金融當中,才能避免被擠出和替代。在智能客服、移動金融安全、信息識別、數字票據、不良資產處置都需要科技的支撐。

2019-09-26 09:03:26

寇建平:

現在還有一個趨勢是數字經濟日趨與產業發展、社會建設相結合,而且不斷的產生外溢的效應,一方面傳統銀行紛紛設立科技子公司,日益互聯網化,另一方面螞蟻金服、京東數科等巨頭也開始大舉進入城市、交通、環境保護等傳統行業。

自謙的金融科技主要著眼于科技對金融的服務,新一代科技金融企業則不斷延展服務邊界,實現從金融科技到數字科技的進階,側重于科技產品和新型技術的產生。


2019-09-26 09:04:59

寇建平:

近日中國人民銀行印發的金融科技發展規劃2019—2021年規劃特別指出,金融科技是技術驅動金融創新,規劃規定了六個方面的任務。一,加強金融科技戰略的部署,二,強化金融科技合理的應用,三,賦能金融服務,提質增效,四,增強金融風險的防范能力,五,強化金融科技監管,六,夯實金融科技基礎支撐,持續完善金融科技產業升華,優化產業治理體系,從技術攻關、法規建設、信用服務、標準規范、消費者保護等方面支撐金融科技健康有序的發展。科技與金融的結合已經是不可逆轉,尤其是科技加入到金融中,技術是不可逆轉的。

vbox7230_LIK_0819_093406_small.JPG

2019-09-26 09:05:34

寇建平:

金融領域期待更多更好的技術支撐,也需要更多的監管。

說起監管,2015年P2P從剛開始的很火爆到監管洗牌,是因為技術和數據難以支撐這么高的風控,金融科技發展需要強化監管的技術支撐,監管應當在第一時間介入金融科技的應用過程,由此也需要大力推進自主可控的人民網,云計算、大數據等技術的發展。

展望未來,科技金融的碰撞將會在哪些領域給我們帶來變化,金融業在數據智能化的過程中會得到一個什么樣的發展,資本在其中如何助力,我覺得這些問題會在這幾天的會議中得到解答。

謝謝大家。

2019-09-26 09:20:38

主題演講:

金融科技新篇章的底層驅動力

演講嘉賓:

曦域資本創始合伙人黃曉黎

vbox7230_LIK_0914_094737_small.JPG

2019-09-26 09:21:11

黃曉黎:

不管冷也好,熱也好,市場變化是什么,其實它還是講的回到初心,第一要認識到金融的本質,第二要認識到什么是真正的核心的驅動力。到底金融科技發展的核心驅動力在哪兒,今天我講的其實就是這個。如果你認識好了驅動力,它是產生價值的,而且對中國的金融監管有一定的認知,有深刻的理解。我覺得這是個非常廣闊的藍海,我是越投越有信心的,現在給大家講講我的體會。

首先是定義。這里面首先是定義為技術驅動的金融創新,而且把我們狹義理解的所謂的金融科技,2B的技術服務,非常清楚的表明了它這些技術能造成的是創新的金融產品、經營模式,這些其實是偏金融業務的,還有流程。

2019-09-26 09:22:28

黃曉黎:

清楚的表明了能夠推動金融發展的提質增效,我們以前都講降本增效,這回第一次講了提質。首先把金融科技的定義,跟我們一直理解的投資機構的金融科技終于重合了。大家不用說你是互聯網的還是2B服務的。我們內部是怎么來劃分的?我們叫FinTech和Tech—fin,偏Teck的可能是偏技術的,比如說你本身是一個技術產品,一個通用的技術,天運大數據是我們投的,它是一個通用的技術,這些都是傳統的FinTech,比如資管的核心系統。

還有一個是Tech—fin,下一步的金融變革就是它要跨過時空,能夠跟各種場景融合。這對我來說是個場景,但它背后會有房的數據、房的資產,整個證券化的過程,它未來會在金融上取得很大的變現。

比如消金資產,它是唯一一家我們投偏金融的受監管的影響,但是它是努力的。它這個場景、它的數據是有價值的,支付是連接金融和消費者最好的一個渠道,這些其實都是平臺。

何況未來的做結構文本,做后面的RPA,非常非常多的東西,其實它都是新的東西。

所以我們內部叫FinTech和Tech-fin。

2019-09-26 09:23:43

黃曉黎:

我們從1995年開始去寫這個歷史,因為1995年開始我們才有第一撥的金融IT公司誕生,后面互聯網化的過程比較有代表性的是東方財富,PC端起來的時候其實東方財富起來了。再然后移動互聯網化,支付寶是互聯網的時候擔負的,但是它在移動互聯網的時候爆發的。還有眾安保險。

后面是數據智能化,我們還處于非常初期的階段。

這是美國,從1900年開始,第一個也是跟我們一樣,電子的IT化,然后是互聯網化和智能化。

最核心的區別其實非常明顯,在第一個藍色的區域,他們長大的公司有多大,非常大,原因是什么?他們用了上百年的時間來成長這些國際型的公司,完成了細分行業整合并成為國際化的大公司。我們看美國的FinTech40指數全部是百億以上市值的。

2.JPG

2019-09-26 09:24:48

黃曉黎:

我們再找中國的,當時我們去查美國的時候都是上百年的公司,我們投資管,資管我們去看中國現在才打破剛兌,美國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就有資管公司了,所以它能有黑石。我們成長的過程,我們相當于是個濃縮的,現在并行發展的還是工業化時代、信息化的第一代和信息化的第二代、智能化這一代,我們都并行發展的。中國金融的成長其實是一個拔苗助長的過程。

原來我們投領域的初心非常簡單,通過新技術來影響這個行業,深入行業融合的機會。

但是我們投了三年以后,卻發現中國金融行業極度不平衡。

2019-09-26 09:25:00

黃曉黎:

但另外我們來看我們的互聯網化和移動互聯網化。這部分中國是不弱甚至是更好的,原因是我們有彎道超車的機會。

互聯網時代中國的金融會發現,我們有非常多的機會來干一些根本不一樣的東西。

還有智能化的機構完全是初期階段,剛才講區塊鏈的應用這是典型的。但是長期我們一定是看好的,而且我們永遠不能低估技術的發展變化有多快速。

下一個十年我們還有沒有機會?我覺得這個至少我看到了未來十年的機會,非常大。為什么,因為他有核心驅動力,這些核心驅動力不是短暫的,不是某個文件給你的機會,而是一個能夠持續十年的機會。

3.JPG

2019-09-26 09:26:54

黃曉黎:

第一,比如國內的金融情況。

整個的國內的金融,包括我們整個經濟的改革轉型、產業升級,剛才說金融是血液,你金融趕不上的話,其實你是影響整個運轉的。所以我覺得整個中國的金融一定要深入到實體里面來,深入到場景里面來,要跨時空,把這個金融變成無時不存在的服務。另外就是摒棄原來粗放式的管理,很簡單的經營方式。

這些外部驅動力和大的資源方多聯合,把資源多開放一點,每一個點讓一個創業公司來做,這樣更有效率。

第二個就是技術的核心驅動力,也不是短時期內,我覺得其實剛剛開始。我們整個工業的數據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技術也有一個成熟度的問題。

我覺得我們的金融風險,我們現在盡管是給人家賣點東西,但是你的主流金融是沒有走出去,沒有融入進去的,這個路還很長。

2019-09-26 09:27:56

黃曉黎:

但是我們缺的是什么?我覺得我們缺的是一個整體的改革開放,實際上要配合。

現在中國資產大家喜歡,你證券化快一點,然后我們金融資產流動起來,我來投資我來賺錢,所以對投資領域最近開放了很多。

另外就是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這些還有非常遠的路,我們的國際化是非常弱的。這個是長期十年里面核心的驅動力。

還有監管,監管也是一個非常好的對一個新技術的推動的方式。

還有一條線就是安可,金融的安可項目。

所以這四個核心驅動力我覺得不是一個短時間的,是未來十年的趨勢。

2019-09-26 09:28:14

黃曉黎:

最近三年我們干什么,就像我們前面三年干的一樣,我覺得金融科技完全是一個找尋的狀態。今年我們配置在資管的核心系統,這種是傳統的2B的業務,不好賺錢,但是重、核心、稀缺。比如我們投的跨境支付,我們投的保險里面的核心的技術,還有我們這一期里面還配置了通用技術,包括NPL技術。等大家都看到這種財富效應的時候,我相信可能在三四年之后,所以我們未來三年里面有兩條線,一個是業務成熟度,一個是技術成熟度,不斷去畫這個格子,成熟一個我們去投一個。

首先我們是要投AB輪的東西,你一定要打到你這個團隊最適合的能力圈。我們投的就是在你的細分行業里面剛剛起來,剛剛成熟的。一個是技術成熟度,一個是業務成熟度,它兩個都要成熟了,甚至監管和領導然后那個公司相當于我們在這個細分格子里面去全覆蓋,然后找一家投。

4.JPG

2019-09-26 09:30:33

黃曉黎:

其實我覺得做投資,我們最大的優勢是什么,就是投資人給了你七年的錢,我認為這是我最大的優勢。

整體來講我是堅定的看好未來十年是金融科技的紅利期,而且未來三年是我們這種早期機構最好的時期,我也相信中國的金融科技的發展,對整個中國經濟的產業轉型也好,在國際市場的地位也好,都是至關重要的,我們也在干這個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2019-09-26 09:50:29

論壇一主題:數字經濟的崛起從金融科技到科技金融

嘉賓:

中誠信征信董事總經理 鄧大為

德邦星睿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 王通

達晨財智業務合伙人 王文榮

91科技集團上海總經理 殷建輝

平安創投管理合伙人 張江

主持人:

招商局創投投資部主管李忠樺

vbox7230_LIK_1056_103040_small.JPG

2019-09-26 09:51:28

李忠樺:

因為今天我們整個大會都是科技金融,我也想聽聽各位嘉賓自己的機構在科技金融上面的一些布局,包括對科技金融,不管是科技金融還是金融科技,我覺得我們也不用去太糾結于怎么叫這個東西,未來這個方向是怎么樣發展的。

主持.JPG

2019-09-26 09:52:04

張江:

全國看平安,但我不能代表平安,其實我們只是平安在科技里面的投資部門。我也是計算機的工科生,關于集團,因為現在涉及到的業務比較多,有銀行、有保險,有投資各個方面。其實有幾個方面,一個是對于一些基礎的科技的開發或者一些研究,是在集團層面,有七個研究院,25個實驗室,這里做大量的科技的開發。

包括人臉識別這樣的基礎的技術,語音識別、智能呼叫坐席等等,這些基礎的科技。另外大數據的科學家近幾人,這個都是在其他層面,除此之外每個業務公司根據自己的專業方向和業務需求,又有自己的科技團隊,規模也是非常大的。我們現在關于投資這塊,投后這塊有25條,絕大多數都不需要大家再去手工做的,還有很多的方法做。

2019-09-26 09:53:21

張江:

這里面也有股權和債權,最簡單的就是固定收益類的,這種評估報告系統現在在不斷的回歸模型,我們整個評估債券市場的項目數量非常多,這幾年復盤進去,這套系統叫KYP,除此之外這種KY協議是非常多的,每個公司都有,包括保險,保險又分車險,車險里面的自動定損,現在98%以上自動賠付是十分鐘可以做的,絕大多數都是在當天可以做到,這里面都是基于集團及外部的一些科技,他們有強大的場景去推動,這種場景往往又需要線下去服務,比如線下還是要有很大的服務團隊的規模。

所以對于平安或者招商或者其他的金融機構,在這個里面金融科技里面比較關鍵的三個環節,第一你要有數據,第二你要有技術包括算法的模型。第三你要有應用場景,應用場景也包括變現模式和方法。對于平安或者一些大型銀行,它自身有很多的數據,另一方面它也有場景的需求,他也不需要單獨靠這個變現。

張江2.JPG

2019-09-26 09:54:25

殷建輝:

我們公司是做大客戶起家的,從最開始2011年到現在積累了技術,長期方向還是發展技術,沉淀我們的技術。包括我們現在布局P2P,現在做的場景和分期,這些其實都是技術驅動的。為什么這么說呢,我們最開始做P2P的時候,其實發展非常快。后來又剎車了,因為我們意識到這是一個新興的行業,技術一定要積累到位以后才有發展空間,很多正常的是因為技術跟不上,然后發展的太快,到之處了很多問題。

包括我們做評估,包括我們做分期的產品,都是建立在有足夠的技術去消化,去轉化的基礎上。

2019-09-26 09:55:16

王文榮:

剛剛提到未來會有什么發展,對于我們投資機構來講,其實它比較核心的還是退出問題,因為現在比較好的互聯網金融公司很多都是納斯達克或者港股上市的,目前還沒有在A股上市的公司,像阿里旗下的螞蟻金服這種,創業公司去跟他們打,挑戰是比較大的。

它目前要拆分,這些創業公司如果漲的很大,現在有科創板,想要上資本市場還是比較有挑戰的。未來這個行業這個板塊是比較核心的問題。

王文榮.JPG

2019-09-26 09:56:36

王通:

我匯報一下咱們基于券商角度怎么看金融科技以及我們投資的一些策略和方向。首先金融科技我個人覺得它肯定是一個完全不可逆的非常大的趨勢。

回到行業的話,因為社會發展特別快,其實國內的券商雖然只有130家,跟香港的券商數量也好,或者跟歐美的券商數量也好,相比其實是很小的。但國內的競爭反而不亞于國外,競爭非常激烈。整個券商在金融行業的定位,也從原來傳統的投行和經濟業務向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行業轉變,這是一個很大的轉變的趨勢。

所以在這個轉變的過程中,就會出現兩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一個是券商和其他金融行業機構的關系,會變的微妙一些。以前是純粹的合作,現在競爭的東西會越來越多,因為財富和資管其實都能做。

2019-09-26 09:56:36

王通:

我匯報一下咱們基于券商角度怎么看金融科技以及我們投資的一些策略和方向。首先金融科技我個人覺得它肯定是一個完全不可逆的非常大的趨勢。

回到行業的話,因為社會發展特別快,其實國內的券商雖然只有130家,跟香港的券商數量也好,或者跟歐美的券商數量也好,相比其實是很小的。但國內的競爭反而不亞于國外,競爭非常激烈。整個券商在金融行業的定位,也從原來傳統的投行和經濟業務向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行業轉變,這是一個很大的轉變的趨勢。

所以在這個轉變的過程中,就會出現兩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一個是券商和其他金融行業機構的關系,會變的微妙一些。以前是純粹的合作,現在競爭的東西會越來越多,因為財富和資管其實都能做。

2019-09-26 09:57:29

王通:

第二塊就是隨著我們涉及的資產類別、種類,包括我們服務的客戶的數量越來越多,其實券商在科技方面的投入,也是不可逆的,越來越多,非常厲害。

在這個方面我們可能會主要圍繞兩個大的方向去做投資布局,第一個是業務線,特別是圍繞財富管理和資產管理這兩個方向,

比如說在財富管理行業我們會特別關注在人民幣資產或者跨界資產對一站式資產管理科技平臺的需求,比如說我們對物流金融,對汽車金融,在數據和風控平臺上的需求,這個都是我們非常關注的領域。

王通.JPG

2019-09-26 09:58:43

王通:

第二大塊其實我們圍繞的主線就是底層的技術方向,或者說硬科技方向,純粹的技術這個里面我們會特別關注金融科技對特別熱的AI技術、大數據技術、云技術甚至是底層的數據庫技術,以及身份安全技術等等領域的一些需求。比如說隨著大規模交易的上來,交易、查詢包括大量數據分析上來,分布式數據庫以及數據庫云平臺解決方案,對整個行業的覆蓋我們是非常關注的。

還有基于零信任機制的或者零信任框架下的一個統一的身份管理平臺和API網關的技術也是我們特別關注的,乃至比較熱門的AI對所有的財富營銷或者說風控管理建模甚至是內控管理的整個效率的提升也是我們特別關注的。

2019-09-26 09:59:19

鄧大為:

我覺得我們在科技金融方面的布局應該是說,首先是圍繞著信用產業來實踐,在這個過程中貫穿了我們對于金融科技一系列的實踐,自身的機構為主,圍繞產業為核心開展一些金融業務。

我們其實是從最小的機構起,

另外一個層面是說征信本身又具有一定的企業征信的牌照,可以為規模以下的企業提供征信的服務,對于規模以上2B的機構我們又有中信評級的牌照,所以我們可以用風險評級的服務輸出服務這些大的客戶,所以中誠信不管是從個人還是規模以下企業及規模以上企業,分別用不同的主體去輸出服務。

未來我們尤其是在信用產業方面,其實已經積累了二十多年的經驗,在國內信用行業里面絕對是領先的。所以我們仍然會深耕信用產業,然后結合,當然未來我們會更多的加大在技術方面的投入。更好的去服務個人以及2B客戶的一些信用方面的動作。

vbox7230_LIK_1006_102240_small.JPG

2019-09-26 10:10:24

李忠樺:

91最早還是91金融,從名字的變革也可以看到現在叫91科技。最早所謂的FinTech其實就是在監管上面找點創新,咱們91一路很穩健的走過來,能不能跟大家介紹一下創業的心路歷程,怎么樣在監管和創新之中找平衡,讓91能夠茁壯成長。

2019-09-26 10:11:49

殷建輝:

91科技集團,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我們是做大數據出來的。當時我們最開始創業的時候做了一個金融超市,顧名思義就是各種金融產品放在一塊兒,為各大金融機構做導流。

隨著積累,2013年的時候開始做P2P,所以在我們看來,P2P到目前為止分成三個階段,第一個是野蠻生長期,2013到2015年這個過程。后面就是爆雷監管期,到現在的自我進化期。

我們剛開始做P2P的時候,確實發展的特別快,2013、2014、2015年。當時我們沒有時間去管別的,就是持續的擴大規模。

殷建輝.JPG

2019-09-26 10:12:48

殷建輝:

但是當時我們徐總因為他是技術出身,看的比較長遠,現在看來確實長遠,他覺得這種狀況還能持續多久是個問題,所以當時他做了一個我們公司基本上都反對的決定,我們內部叫1012項目,這個項目是干嗎呢?踩剎車。急速的減少我們的規模,然后做核心系統的重構。

后面新的核心系統上線以后,緊接著就開始全國出現爆雷潮,包括E租寶這些大的爆雷,我們事后去分析、總結復盤的時候,在最高潮的時候我們重新梳理了我們整個系統,頂住了很多市場的因素影響,這是一個階段。

2019-09-26 10:13:19

殷建輝:

監管期到了以后,其實我們動作的也比較早,我們核心系統重構以后,我們又做了另外一個決定,因為預示著肯定國家要監管了,野蠻生長這種情況持續不了太長時間的,所以我們當時就跟廈門銀行一塊兒開發了存管通,做資金存管的,這也是后來監管要求P2P公司必須去找銀行存管。我們也是第一家去存管的互金公司,這個在我們看來也是符合當時監管要求,我們提前做的這么一步。

包括后來監管要求必須等保三級,其實當時我們已經做完了,包括網絡備案都在之前做完了,所以怎么樣在監管的要求中我們還進行一定程度的創新,包括我們后來做的教育分期的產品,其實歸功于在2015、2016年的時候我們技術的積累,當時我們真的是打破所有原來的這些東西,花時間沉淀了這些技術。

做我們這個行業不管是互聯網金融也好還是金融也好,只要跟金融搭上邊的,不是說你的規模做的越大越厲害,真的是你怎么樣通過你的創新,通過你的技術活更長時間,這樣才會有一個好的發展。這也是我們為什么一直在監管上,感覺我們一直是符合監管的,前期做了很多的積累。

2019-09-26 10:15:41

李忠樺:

所以總結出來還是剩者為王,要先跟著監管走。平安自己的金融科技和科技金融已經這么強了,基本上把所有事情都干了,對于我們這種企業創投,您在外面怎么找項目,覺得這個東西我還沒有,覺得挺好,這個對你來講是不是有很大的難度?

支持人.JPG

2019-09-26 10:16:16

張江:

我覺得這個其實一點都不難,因為我們涉及的業務廣,我們的需求大,才發現自己需要的東西更多。

剛才講了金融科技里面三大塊,數據、場景還有中間的技術和算法。如何來面試,問哪些監管問題,他的反饋、期待是什么樣的,還有面部表情的分析,他們有些經驗,包括數字,平安是有的。

另外場景,這本身是出自我們這種需求,而且這種不需要科技公司,他可能要自己找一個模式。

第二個,術業有專攻。

第三個,也是希望跟行業里面細分領域,其實不需要你這個公司做到多大規模,

但是只要是在你的細分領域能夠做到最頂尖的,這個對我們來說就有投資價值甚至并購價值,去年我們集團做了很多并購,你不需要做到規模很大,收入很大,利潤很大,但是你確保你在你的細分領域絕對是最好的,這個已經不容易了。

2019-09-26 10:50:27

論壇二主題:人工智能引領金融變革新機遇

嘉賓:

天云大數據上海分公司總經理  陳飛

豐瑞祥CEO  李紫建

風險官價聯合創始人  羅霄

蘇泊爾產業資本管理合伙人  宓群

網金社研究院院長  潘攀

越秀產業基金新制造投資部總經理  吳煜

主持人:

國科嘉和董事總經理  陸佳清

vbox7230_LIK_1186_114351_small.JPG

2019-09-26 10:52:52

陸佳清:

今天的題目是人工智能引領金融變革新機遇,總體來講直接進入正題。我對各位嘉賓有一個小小的要求,我們要講干貨。這個變革新機遇,我們的主題叫破局,現在什么論壇都叫破局,但是不管怎么樣,就說這個新機遇,希望大家來點干貨,可以從自己的角度,比如投資機構,咱們可以看看投資,金融科技領域投資的新機遇重點方向是什么?基于產業的角度,談談產業的新機遇,基于咱們自己的賽道,當中我們可以隨時打斷,互相提問。

主持.JPG

2019-09-26 10:53:32

吳煜:

在我自己的角度來講,第一個金融科技我們現在要做基礎建設。

第二個,我們講數據。數據這個事情一直是金融這個領域脫不開逃不掉的問題,因為金融一切的核心叫資本的風險定價,資產的風險定價,怎么來定價?就是依托于數據來定價。

第三個,我們再去談未來所謂的金融科技有什么樣的場景的時候,可能更多的還是要依賴于通用性的人工智能,我們會覺得現在你想進入它或者注重某個特定應用場景,但是作為一個技術儲備,它一定會有它所用的地方,無用即大用可能就是這樣一個總結。

核心就是三個,做基礎建設,以生物識別為代表,還有其他的。第二個是數據,第三個是通用性的人工智能,這是我個人的淺見。

吳2.JPG

2019-09-26 10:55:56

潘攀:

我們也看到一個趨勢,不管是企業還是金融,都從消費互聯網,當然前一段是消費互聯網比較熱,現在很多人都在看產業互聯網,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因為我是偏金融這邊多一些,這塊是一個趨勢。

為什么大家一開始都從消費互聯網在切,消費互聯網或者消費金融本質上是一個流量生意,現在流量已經被寡頭基本分完了,所以你做這個場景的時候現在是在拼什么呢?資金成本,當然風控也有一定的作用。但風控很多時候其實流量本身就決定了風控,我們在早期做的一家企業,其實它沒有風控,它的流量是支付寶,其實風險是非常低的。

2019-09-26 10:57:06

潘攀:

為什么現在向產業互聯網來轉型,消費互聯網本身是一個破壞式的創新,你錢越多越好,我就能給你燒了,最后它就形成了超級APP。但是產業互聯網不是,你拿很多錢,你砸不出利潤,砸不出流量,因為你沒有打通這個產業,因為它是線上線下場景網狀協同合作的業務,給你錢也沒有用,它不是一個流量的生意,這個是個藍海,但很多人還進不來,是因為這里面還有很多坑和坎兒,是大家沒有過的,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產業互聯網里面什么是有價值的?什么我們覺得是趨勢的?什么是產業底座或者基礎設施的平臺?它有一個爆發式的增長潛力。現在可能是不賺錢的,從盈利的角度確實沒有什么價值,或者不符合很多機構投資的要求。

潘1.JPG

2019-09-26 11:00:39

潘攀:

比如一個行業是一個大廈的話,你要先知道它的底座在哪兒,這個行業的痛點在哪兒。比如物流這塊可能更多的是在于從貨到車到金融,整個鏈條可能超過20個環節,從貨到車出廠,到最后司機、卡車的融資,環節非常多。這里面什么才是痛點,什么才是價值,比如信息化程度,比如說數據孤島,其實每個貨圈、車圈、金融圈,懂貨的不懂金融,懂金融的不懂貨,這也是一個孤島。如果你只是單純的不懂這個行業去做金融的話,其實我看到很多失敗的,這個在產業互聯網中你要找到做這種基礎設施底座的公司,他們未來再反切到這個行業的時候,其實它不是這個大廈的租戶,而是這個產權的所有人。

第三個,大家比較熱5G,可能更多的解決獲客的體驗還有風控的效率和效果上,會有一些幫助。所以現在大家是在布局,因為現在還用,比如在一些倉儲的監控、物流這方面,其實大家都在布局。

2019-09-26 11:03:22

宓群:

我本人是比較敬畏這個變革新機遇的,從投資人的身份來講,我們離產業還是有些距離,創業家本身對這些新機遇的把握其實是遠遠要高于我們的,我更傾向于從投資人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

我相信很多創業家在創業的過程中并不是在搶風口,這樣的變革是沒有出路的,更多的是你在這個賽道持續深耕了五年十年,長時間的積累,最后你會發現應用價值是有市場需求的,或者有產業的變現能力的。追逐熱點并不是一個好的模式和方向,但是我們需要了解,去關心,這是我們一個主要的痛點。

2019-09-26 11:05:46

宓群:

從投資的角度來講,我們可以延展的更開一點,原來我們用現金,現在用移動支付,原來用卡,現在用二維碼,用支付寶。最后你會發現用戶獲取商品服務的本源是什么?本源是他去需要。我們會發現這種需求最原生態、最自然的方式是什么?我個人會更多去做這樣一些拷問。

最終本質回到交互,交互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入口。

非常美妙的事情,其實我們不需要手機、不需要APP,不需要小程序,我只要對手機吼一聲我的需求就實現了。這是我們研究產業回歸的本原。

苾.JPG

2019-09-26 11:06:51

宓群:

剛才講產業互聯網,因為我們從產業出身,我們會關注一些資本要素的基本流動,原來是供應商和供應商的結合,很多數據是沒有的,是斷層的。包括工博會大量的機器人,你已經搞不清楚哪些是人干的,哪些是機器人干的,但是最后都會被連接起來,連接成數據本身,所以我個人有一個觀點,你會發現我們的機器人,我們的工作站都是柔性的,就跟我們現在阿里云提供的基礎設施一樣,你不知道這個服務器是誰的,也不知道它為誰在生產。但是從數據上來講,我知道這個螺絲是為蘇泊爾生產的,甚至那個螺絲是為蘇泊爾未來的客戶生產的,我從數據上就知道這樣的信息。

當這樣的信息構建出來,我認為有大量的金融服務的機會,但這個機會是需要我們提供足夠便宜的水泥、沙子去構建這個大廈,在這個過程中有沒有可能,不一定去挖金礦,我們去賣賣鏟子,我們作為投資機構能夠找到屬于我們未來的王者,這是我的視角。

2019-09-26 11:10:00

羅霄:

我覺得我非常認同。科技這個東西本身代表先進的生產力,但是它首先要為某一個行業或者某一類的市場需求所服務的,這也是一直以來我們對科技的理解。

簡單談一下目前保險科技在保險行業的一些應用。售前可能更多的是獲客,互聯網比較容易讓我們在線上更好的觸達用戶。現在很多的互聯網公司,他們現在轉型做金融,做的都不錯,或者這些互聯網公司都有成立自己的金服公司,本質上也是在做這樣一個生意,能夠把他們的客戶在金融產品方面做變現。

但是這里面對于我們行業出身的人來講,也是有些機會的,可能流量的成本對于這些互聯網公司來講便宜了,但是后面的運營包括產品也是我們的機會。

2019-09-26 11:11:33

羅霄:

售中,剛剛談了風控。剛才說的虹膜的例子很有意思,因為我們的業務有些時候幫一些場景做一些定制,比如寵物行業,大家知道寵物的醫療險在國內幾乎是空白,因為這里面很大的問題是道德風險的問題,你怎么鑒定生病的寵物就是當時過來投保的寵物?之前的做法是用一些芯片,植在其中。我們最近接觸一家公司他們有很好的技術,就是給寵物做了一個虹膜識別。這樣一個科技的應用,能夠讓我們這個業務做下去,我原來要去幫他定制一個產品,可能要規避這些道德風險的問題。有了這些先進的科技技術,就能夠讓我們在傳統行業定制一款寵物的醫療保險,可能也能夠滿足很多寵物主的需求,這個市場可能是200億的醫藥費,還是不錯的生意。

羅.JPG

2019-09-26 11:12:08

羅霄:

最后談一下保險的服務端。因為很多的客戶對于保險這個行業還是有一些槽點,現在大家保障意識在提升,但是后期保險公司服務端還是不太滿意的,這個對我們來講也會帶來一些機會。因為保單比較復雜,大家買了這個保險還是不知道對于自己來講究竟是保了什么,這里面的流程或者保險公司的過程是不是讓我愉快。在這里科技的東西,比如智能的保險顧問譜系就有一些機會。

我們看到這些痛點這些機會,怎么利用科技的供給重點提高效率,如果能力做到這樣一件事情,不管是創業也好還是我們做的這個事情就有一定的價值。

2019-09-26 11:15:47

李紫建:

前面講人工智能特別火的就是刷臉,特別是人工智能往線下大量的補貼。因為我們國內沒有持牌,但是我們是國內排名前十的ISV的集成商,因為你是有機成能力的。但我們有發現一些痛點,微信的標準或者支付寶各有各的標準,最終它導致了我們使用這種新技術的商家他的成本是不斷在抬升的,一臺設備上可能微信要裝一個攝像頭,支付寶再裝一個攝像頭,如果我要針對我自己的會員體系,其實還有一個攝像頭。而且人臉這個技術出來了以后,因為支付是一個最簡單,成本最低的快速連接,但是對于商家來講,你要真正能穿透到他的核心需求,就是我怎么能服務好我的核心會員用戶,在會員體系上我們人臉識別的技術或者生物識別的技術,真正要融入到現在服務的幾十萬中小微的商家里面去,這個技術真的是具備了普遍性。現階段無論是從資本層面還是市場層面炒的很火。

李2.JPG

2019-09-26 11:17:25

李紫建:

但是我們并不是這個行業源頭規則的制訂者,無論是從資本也好還是我們做解決方案也好,破局或者創新,就是要基于規則的穿透。

你對規則穿透的越明白,你往下的真實性,我們去測這種真實性或者把握概率的時候才會越精準。

2019-09-26 11:20:22

陳飛:

銀行我們不談金融,首先銀行我們現在主要的機會還是蠻多。招商銀行每年差不多有600個模型,就是跟它前端,無論是獲客、風控還有大量的業務轉型的需求。比如我們看保險,我提一個很小的例子,因為有個外資保險,它跟我們講,怎么樣從短保的加強變成長保的,現在這個項目已經差不多做好了。總的來講我覺得這個行業里面我們要做增量,不要做存量,而且增量會越來越多。

比如我們看券商,其實這個里面就有很多的增量的、新的對于我們做產業的,做各行業的,做基礎架構的,還是有很多機會。

比如中石油、中石化,你能想到一個地震波預測模型或者油管泄露模型,給我們感覺很遙遠,沒什么關系。你有沒有想過這兩個模型可以把它以前傳統的模式、規則完全替換掉,而且給它省很多錢,我們也可以賺錢。云棲大會我看到不光是金融,智能應用在各個行業,交通、能源、電力,我相信各個行業都是相通的。

陳1.JPG

2019-09-26 14:00:59

論壇三:當企業服務遇到科技金融

嘉賓:

靖亞資本創始合伙人 何沛

信天創投合伙人 蔣宇捷

創世伙伴資本合伙人 唐欣

華映資本合伙人 章高男

主持人:

遠瞻資本合伙人 楊倩倩

1.JPG

2019-09-26 14:01:14

楊倩倩:

我們今天的主題是金融科技遇到企業服務,我們先從一個比較微妙的話題開始聊,就是安全性的問題。因為此時此刻這個時點對于金融科技來說,其實是一個比較微妙的拐點,我不知道這個拐點是往上還是往下,但是安全性一定是這個拐點的非常重要的一個關健詞。因為當企業服務落地到金融科技的場景當中,一方面金融是整個企業服務一個很重要的落地場景,因為它足夠的大,而且足夠的先進,在數據性、智能化的階段上是最先進的。

但是另一方面這個行業對于安全性要求又是最高的,它的敏感信息、它的政策紅線的密集程度是非常之高的。所以在今天這個時間點,監管日益完善,下游和上游整個產業對安全性的要求越來越高。所以各位作為投資人,您是怎么看這個行業對于安全性的要求提高,以及您相應的投資策略在這個方向上面是怎么考慮的?

2019-09-26 14:04:26

何沛:

我覺得安全性是一個非常好的東西,如果說在不考慮安全性的情況下,哪怕你的業務有比較快速的成長,這個隱患也是非常巨大的,因為你不知道這個雷什么時候會爆。所以隨著監管日益的增強,我覺得對于企業來講,從長遠來看我認為是好的,我們就是要考慮在政策的框架之內,怎么重新再做業務上的創新,讓我們創業公司的業務,基礎打的更加牢。

但從我們具體投資的策略來講,我會把這里面分成幾個不同的角度。有的創業公司他是去服務一些比較大型的金融機構的,像銀行或者一些國有化的大的客戶。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覺得監管對他們的影響是不大的,因為這些客戶本身要求就很高。你能夠去通過他們技術的一些評估,能夠最終通過招標的方式去拿到這些客戶的單,本身就通過了安全性的一些考驗。

何沛.JPG

2019-09-26 14:05:51

何沛:

但是對于那些比較小型的或者市場化的一些金融機構你給它提供服務的話,可能相對來講這個方面是創業公司非常需要考量的點,因為你是創業公司,你還沒有經過那些大型公司的考驗,你還沒有和市場上已經存在的專業的,甚至于是國際化的那些技術團隊去同臺PK過,你還不能給你的客戶足夠的信心,在這種情況之下,我會從兩個方向來做投資。

第一種,如果說它的目標客戶是這些大型的金融機構,我會愿意去投創始人本身就很有經驗,他創業之前所待的公司可能就是國際性一流的公司或者國內一流的技術的公司,他的技術的底蘊,他對于金融本身風控的理解,都已經在一定的水平上了,這個時候他出來找到一個新的切入點,利用新的技術和新的平臺,去做傳統的業務上的一些微創新,在這種情況下我是愿意投這樣的團隊的。

2019-09-26 14:10:22

何沛:

另外一個方向,我也看到有一些創業的團隊,它也是比較有行業的經驗,也有一些資源,但是他們的目標是比較中小型的機構,或者說跟金融機構去聯合,去服務某一個垂直的行業,找到一些比較好的場景,而這個我們也非常樂意去投。我也認為這個里面有巨大的機會。

這是我的一些看法。

2019-09-26 14:11:43

蔣宇捷:

從金融科技演變以來其實經歷了三個主要的階段,第一是從1993年到2004年是一個金融電子化的過程。第二個階段就是大家所知的互聯網金融,從2014到2016年。第一個階段是從2016年到現在,叫做金融科技。互聯昂金融是傳統金融的互聯網化,它的落腳點其實在金融上面,大部分還是以傳統的2C模式為主,比較有代表性的像網上支付,包括像P2P等等。這塊其實會受到牌照一定的限制,

現在金融科技的落腳點在科技上面,更多是利用ABCD各種新的技術去賦能傳統的持牌的金融機構,它強調的是賦能。所以我們看到很多公司它服務傳統的持牌金融機構的時候,往往就要受到合規性和監管的考量。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認為金融科技是一個大的方向,它的合規性是比較安全的。

蔣宇捷.JPG

2019-09-26 14:13:14

蔣宇捷:

大的金融科技分成三個層次,第一層我們把它叫做行業的基礎設施,這個基礎設施可能是一個技術公司,可能是一個科技公司,它服務的行業可能是方方面面的,只是金融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個行業或者是一部分。國外代表性的公司服務的很多客戶都是大中興的銀行、金融機構,像我們投資的一家公司最開始服務的行業是電子金融,然后再滲透到其他的行業。還有我們現在看到的做災備管理的公司,他們服務的是頭部的金融機構,因為銀行要去滿足業務連續性的要求,所以金融行業是一個非常好的場景。

2019-09-26 14:15:42

蔣宇捷:

第二種是生態的合作伙伴,因為金融業是從很多企業經營過程中的業務需求中發掘出來的,在國外比較好的案例其實有INQT,是一個財稅服務商,發掘了中小企業信貸的需求。所以這塊就是說,你不論是一個好的B2B的公司還是一個SaaS公司,你有可能在里面發掘出保險、支付等等機會。

第三個層次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熟知的直接的金融科技,利用科技手段賦能傳統持牌的金融機構,這塊機會現在還是蠻大的。

2019-09-26 14:16:20

唐欣:

我覺得在金融領域安全是一個非常基本的要求,所以從我投資的角度來說,我在這方面并不怎么看中,我更多的還是落地的場景是不是夠合理,變現的能力是不是夠強,因為我覺得安全是一個必需的東西,你怎么把自己用戶的數據保護好,你自己的風控水平達到什么樣的水平,你的災備怎么樣去做,這些東西都是最基本的要求,所以我覺得在這點上來說,我可能在過去沒有太多的顧慮。

但是如果說到安全的投資,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話題,而且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的的確確從我們中國來說,個人金融太落后了,我們個人金融不管是從產品的豐富度還是渠道,還是為他們設置的產品以及幫助他們解決各種各樣的需要等等,還非常非常落后。這個過程當中其實安全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底層要素,我覺得這方面的創業是值得去關注的。

唐欣1.JPG

2019-09-26 14:18:30

章高男:

金融機構本身合規性是很高的,因為他們相比其他行業應該是高很多了。我們從投資角度來講還是看服務于金融行業的數據公司以及服務公司怎么去投。因為很多數據公司爆雷,有誤殺的,也有該殺的,其實還是個很嚴峻的問題,過去十年是信息化的時代,最本質的東西就是數據。如果作為一個數據公司來講,你怎么去生存發展的更好,包括怎么去投資,這是一個面臨的挑戰。

章高男2.JPG

2019-09-26 14:19:34

章高男:

我認為安全有兩類層次的安全,第一類層次的安全是指數據業務本身的安全,所以從投資角度有三個東西絕不碰,第一個是買賣用戶數據的我絕不碰,我自己不產生數據,我把別人的數據通過各種方式弄來,這個我絕不投

第二個是泄露用戶隱私的,絕不碰,這是鐵律。

第三個,我們今天的數據公司其實被要求蠻高的,不但要求技術也要求有一定的安全,對業務也要進行篩選。在中國今天的形式,你不但要作為數據的技術提供商,業務提供商,你還要對跟你合作的單位進行篩選,這一點我也是非常看重的。一旦沒有選好,你仍然要被殺,這個在我們今天這樣一個環境做投資也是要注意的。

2019-09-26 14:20:33

楊倩倩:

我們剛才聊的這個話題,很明確的講了什么是投資人不投的,也就是安全是一條絕對的紅線,當然這個安全不光是對企業來說,更多的是投資角度的安全性之下我們是絕對SAY  NO的。

現在來聊聊什么是我們投的,是SAY  YES的喜歡的趨勢。從金融科技的賽道上來看,各位有觀察到一些重點布局的新的趨勢嗎?

楊.JPG

2019-09-26 14:21:06

何沛:

我講兩個我關注的比較多的。因為本身我們是專注投企業服務,所以我只從B端的需求來講個。

在今天互聯網的技術已經如此發達的情況之下,很顯然這些金融機構的資金,我認為他們未來是有機會跟創業公司,跟那些平臺,科技型的公司做一個結合,創新性的把它新的應用場景或者新的客戶形態、新的業務模式,跟它既有的風控的體系做一定的嫁接跟優化的空間是存在的。

我們做投資,創業公司不能給我們任何保障,我們靠的是自己的判斷,靠的是我們對這個人的了解,靠的是我們對他業務的盡調和核心業務的把握,我們還是愿意投進去,我覺得在這兩者之間應該會出現一些新的可規模化的商業模式,這個應該是一個蠻好的趨勢。

2019-09-26 14:22:01

何沛:

第二個我覺得比較關鍵的就是,我投了很多的SaaS的公司,SaaS公司都會碰到一個挑戰,業務的增長可能沒有預期的那么快。

中小企業它的處境跟大的機構沒有談判的籌碼,我只是沒有資產可以做質押,那我是不是可以把我業務的數據,是我的SaaS公司,是一個第三方的平臺提供了這樣一些數據,我認為這個是有機會的。

今天很多的餐飲企業都可以拿到融資,那個投資人認為原因是大量的用戶都開始用在線支付,用支付寶、用微信,所以這個企業的業務和收到的錢是可以對的上的,這增加了透明度。因為增加了透明度大家就有了信任度,有了信任度就有了安全的邊界,就有了風險管控的一套體系和逐步降低風險或者說適當的增加投放額的這樣一些評價的體系,這樣一些評級的方式,這是我觀察的第二個,我也很感興趣在里面投資的方向。

何沛2.JPG

2019-09-26 14:24:34

蔣宇捷:

從大的趨勢來講,像傳統金融機構降本增效,提升效率,包括做精細化運營的訴求其實一直在提升,我們也看到在垂直領域,包括銀行、券商他們都出現了這樣一些大的變化。

但是我更想講的是在政策方面的一些機會或者一些趨勢。因為我覺得金融行業一定是跟政策相關的,只有大的政策的變化,會帶來更多的挑戰和機遇。

2019-09-26 14:25:37

蔣宇捷:

第一點我要講的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資管新規,七十從去年開始到今年逐漸落地,其實它歸根結底核心就是打破剛性對付,禁止層層嵌套,在這一點也孕育了很多的機會,這是我看到的第一點政策方面大的趨勢。

第二點就是我們講的保險信保,保險信保其實強調的是保險回歸保證的本質,也要求保險公司要精細化和專業化的運營。

第三點,是小微企業的信貸,國家在大力之支持和扶持。

第四點,金融市場的開放。

第五點就是LPR(音)的改革,我們認為里面蘊含結構化的機會。

第六點小微企業信貸, 現在有做發票貸、銀稅貸以及新的創業公司正在不斷涌現。

還有一點是資管新規。所以我們會從政策的導向看未來存在的趨勢和變化。

2019-09-26 14:26:55

唐欣:

現在很難講哪個是我們最關注的,或者是下一撥浪潮,這個的確不太容易。其實從方法論的角度來說,每過兩三個月都會換不同的跑道去看看,會持續的去看。

我們主要從兩條線去看。一條線是場景,也就是說具體落地在什么樣的場景是最合適的,比如是保險,物流也是巨大的,有非常多的行業,我指的是行業場景,非常多的行業起碼都是萬億級的行業。這里面都能孕育出很多的機會。所以我們會從這個角度去看。

唐欣2.JPG

2019-09-26 14:27:02

唐欣:

第二個,我們從性外一個角度來看,我們會把一個企業的內部的職能進行切割,這些內部的職能,比如說前端營銷、市場,這是一個。中臺可能更多的是像HR包括稅務等等,這些都有很多的SaaS創業。后臺就像安全,內部的這些。所以我覺得從這個緯度來看,其實也能夠看到很多創業的項目。

所以我們去找項目,一個是從他職能的角度去看能不能有比較廣泛應用的方法,去找到這樣一個企業服務的公司。另外就是從行業的角度去找,這樣可能也給大家一些啟發,我們將來怎么去找下一撥浪潮,這個可能是一個方法論的東西。具體說我們現在更看好什么東西,的的確確我覺得不太容易,這個是在不斷變化的過程當中。

2019-09-26 14:28:37

章高男:

投資首先要發現變化,在變化中找趨勢,在趨勢中找機會。我們今天的主題是金融,首先我們看一下金融未來有哪些不可逆轉的變化。金融主要資產是數據,別管多少錢,最終還是數據,它主要做的是數據和風控。所以金融機構是最愿意為數據去付錢的,也是在信息技術里面運用最早的能夠買單的一定是金融。

從技術這個緯度的變化,因為云計算的普及,分布式計算的普及,金融原來的監管模式,風控的模型是不能符合未來發展需要的,這是一個不可逆轉的變化。

2019-09-26 14:29:17

章高男:

第二個,我理解這些規則背后的最共同的本質,其實就是金融回歸它的本質要惠普,我們在惠普的功能上,我們是分業競爭的,商業銀行走兩個極端,要么跟著五大行,沒有真正普惠到我們的商業,中小微,要么就是很激進,一下賠的一塌糊涂,沒有回歸普惠的本質。

不過我們的金融機構都要在市場上能夠經得住風險,國家慢慢不會那么保護你,你要做你該做的事情,商業銀行要做你商業銀行該做的事情,這個事情要拉到市場上去真考驗了,這個是一個不可逆轉的變化,政策可能會反復,但是這個趨勢不會變化。

章高男.JPG

2019-09-26 14:30:27

章高男:

這里面可能帶來兩到三個投資機會,第一個,金融機構IT的升級是一個比較大的機會,因為今天IT的底層技術是基于分布式系統、基于云的技術,因為有了云會產生到PaaS,PaaS就會有容器的技術,上面今天的SaaS,這一層完全會改變,包括數據的存儲、數據的安全,跟過去一二十年是不一樣的,所以這塊是有機會的。

第二個是風控模式的變化,原來都是業務模式基于經驗,但今天的主流已經是AI因為數據緯度太多了。而且根據普惠,因為金融機構功能變了,業務要求越來越高了,所以人工智能的風控模型取代業務邏輯或者跟業務邏輯相結合的風控模型,這也是不可逆轉的一個趨勢,這里面也會有布局機會。

第三個,回到剛剛說的SaaS服務,跟業務相關的服務也會有機會。因為以前銀行如果做最簡單的那些業務其實你不需要動態,它對動態要求沒有那么高。今天可能你的風控交易如果做普惠金融或者做個人的話,它實時的交易隨時在變化,你要敏銳的發生,這個會對一些新的業務要求也能產生一些新的投資機會。

2019-09-26 15:00:21

論壇四主題:區塊鏈的冰與火之歌

嘉賓:

創世資本CEO 豐馳

布比區塊鏈副總裁,布比壹諾金融COO 商洪武

JLAB九鼎區塊鏈實驗室創始人 孫健

鏈興資本創始人 張明鏡

主持人:

德鼎創新合伙人 王岳華

vbox7230_LIK_1391_152807_small.JPG

2019-09-26 15:02:32

王岳華:

我想問一下豐馳,這兩天你怎么看?

王悅華.JPG

2019-09-26 15:05:12

豐馳:

我們公司其實兩個極端,一個公司的合伙人那天晚上賠了300萬人民幣,他給我發了三條微信,我爆倉了,說我30幾歲了,資產第一次歸零,不光是比特幣300萬,還有其他亂七八糟的。

另一端出現了一個奇跡,另外一個合伙人賺了60個BTC,大概60萬美金,同樣一晚上,但我是空倉,所以我是聽他們的悲與喜。

但是我們看到今天大家對于區塊鏈又喚醒的原因主要還是財富效應,昨天跌的原因或者最近漲的原因,我最近換了一個視角可以提供給大家。以前其實股票大家看基本面,區塊鏈我們也可以看趨勢,你會發現短線真正的漲跌,最大的收益方是交易所或者平臺方。它的收益如何最大要看合約的多空比例。

豐馳.JPG

2019-09-26 15:06:07

孫健:

因為我們自己做量化交易,我們跟豐馳不太一樣,豐馳屬于個人交易,我們是程序化交易,他一個大邏輯就是你不太會因為市場劇烈的變動,發生你的情緒化的變化,然后導致你的判斷失誤,這個是人最難免發生的問題。

比如去年因為比特幣整個市場跌的非常慘,大部分人熬不住了,就把自己的幣賣掉了,然后又漲回來了。但是如果你是做量化交易的人,基本不會犯這種錯誤。整個市場發生趨勢變動的時候,市場上一定會有大量的人犯錯誤,量化的人是把這幫人的錯占為己有,然后轉化成自己的收益,所以我們是賺的,賺了你們的錢。整個數字貨幣的市場,我們在長線來看我們還是看多的,我們覺得這個市場是代表了未來。但短線有劇烈的起伏這是非常正常的。我們為什么要選擇在數字貨幣的市場上做量化交易,而不是在其他類型的市場,因為這個市場有劇烈的波動,有劇烈的犯錯的人在里面犯大量的錯誤,我們可以從里面賺到更高的收益。這個量化團隊它的收益比今年來看50%以上的,比較好的這些團隊,放到A股來看,今年能做到50%的鳳毛麟角。

孫健.JPG

2019-09-26 15:08:42

王岳華:

區塊鏈領域的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還是看怎么變現,有些已經發了通知的項目在二級市場也有相對的流通性,你看這么多項目,區塊鏈的一級市場項目你現在都怎么看投資?

王岳華.JPG

2019-09-26 15:10:55

袁皓:

我們最早是從區塊鏈的一級市場出發的,我們看待項目就像我們之前做的,其實視角上面是一樣的。還是看細分領域它的一些有創造性優勢的,又有它的(英文)的一個公司。比如交易所方面我們就會看一些頭部的交易所,比如美國的COOMBEST,它是八十億美金的獨角獸企業。我們看好它是因為它在美國有合規的牌照的優勢。它在產品、體驗方面,包括它的產品豐富度方面都很不錯。

這跟當時我們做VC投資的思路是一樣的,你需要捕捉到這個細分領域的龍頭企業,很多的企業或者項目,它在未來的發展會有一個嗎太效應。

我們的比特幣或者主流幣最近有比較大的波動,我們的數字市場也是一樣的,比特幣從09年、10年誕生到現在,它的市場的占比依然可以達到現在的70%,這意味著什么?意味著強者恒強,如果一個項目它有它的先發優勢的話,它會有比較多的機會保持這個領先地位。

2019-09-26 15:12:43

袁皓:

這是我們的一個思路,我們會抓住比較細分領域的一些標桿企業。

另一方面我們也會挖掘一些結構性的機會,可能像黑馬,它目前來說可能處于早期階段,但是它有潛力去突出重圍,就像交易所一樣。交易所是我們最早看待這個行業,交易所是整個數字資產里面最大的,最重要的基礎設施的提供方。其實關于交易所每年的變化也是非常巨大的,從最早的門頭溝(音)當時的交易量占到90%以上,后面又到(英文),又到火幣,其實它每年都會有新的機會。

袁浩2.JPG

2019-09-26 15:15:09

袁皓:

包括以太坊也是一樣的,以太坊也是在2015年的時候,我最早2015年開始參與的時候,也是看著它成長起來,發展的特別快。有些新的項目如果它有比較基礎性的創新,我們非常歡迎這些項目。以太坊的商業模式、融資模式的改變,區塊鏈的3.0時代在哪里呢?我們要挖掘一些關于未來的一些新的技術、新的流向,所以我們也投資了(英文),也是一家比較好的項目,首先它有非常好的技術的基礎,技術的創新,整個跨鏈領域我們認為(英文)會在整個行業里面有比較領先的地位,未來可能會繼續保持這個地位。

所以從我們投資的角度來講,我們會抓住這兩個方面,一個是抓住龍頭的企業,我們可能更多的側重于從股權方面去做投資。另一方面抓住一些結構性的機會,挖掘一些低估值但是有更多增長潛力的公司,這是我們的投資邏輯。

2019-09-26 15:20:24

張明鏡:

我想在袁皓總的基礎上延伸一下,我們投資區塊鏈的技術其實我們是同一的看法。因為在我們看來區塊鏈是一個集成的詞,它除了技術部分,更多的是比特幣集成過來的,那些公司算法、加密的技術,另外它還有一塊很重要的就是(英文)金融市場。它有多活躍呢?這個市場總體市值只有三千億美金,但是它每天的交易金額大概有500到800億美金,相當于整體A股一天的交易量,是一個極度活躍的市場。

有了這塊極度活躍的二級市場以后,同時對應一個特別有特色的一級市場,一級市場有很多自己的特性,初創公司就上市了。第二個是初創公司的融資很多通過一級市場眾籌的方式來進行融資,又有不同的融資方式。

張明鏡.JPG

2019-09-26 15:22:08

張明鏡:

這是它自己一些金融的屬性。但是對于我們來說,如果這已經形成了一個非常完整的金融的鏈條,有一級市場、二級市場的話,就會出現很多公司會在這個金融市場上面利用他的特征來獲得融資,具有自己融資的效對于企業的基本面來說,在我們看來,一個企業的基本面好,只是你選擇不同的資本市場而已。如果你選擇加密數字貨幣這個金融市場,那可能要稍微結合一下金融的東西在,重點關注的如果現實一點來說,離錢近的當然更好,拿區塊鏈做企業服務做了三年了,2016年就成立了,2019年才實現一千萬的收入。同樣的一個行業里面,我們在投資的時候也會更注重一些離錢近的方向。

2019-09-26 15:25:04

王岳華:

區塊鏈有一個基因,他天然可以發行通證,這個通證怎么樣流通或者要怎么樣有權益,我覺得是它美妙的地方。對于我們傳統的投資人,一級市場很辛苦。前面張總還有蔣總他們講我們苦守了五七年才有可能上市,當然不像互聯網賣個咖啡,一年兩年上市的不一樣。

我們區塊鏈領域有這么一個東西,企業如何好好運用這個東西,讓一己市場投資人,不要說投資,我們講求的是流通,這是一個很關鍵的地方,為什么我們有科創板,為什么美國很多企業現在基于區塊鏈專門做企業服務,未上市股權的流通。你怎么看產業發展,純粹區塊鏈技術服務這一塊。

2019-09-26 15:30:36

商洪武:

我們現在雖然也發展了幾年了,仍然處在創業的階段。一來是做企業服務,二來我也是專注那塊。

第二個關于產業的發展,我可能需要對這個問題稍微做一下延展。一個是區塊鏈技術本身的發展,第二個,區塊鏈這個技術在現在其他產業的使用方來講,對它的態度和觀點有什么樣的演進和變化。

先說第一個,區塊鏈技術在我們剛剛開始做區塊鏈的時候,作為一個以技術起家的團隊,其實有點幼稚,認為區塊鏈技術可以驅動一切。當時我們的關注點在于怎么樣把它的技術表現、性能、穩定性、易用性做的足夠的好,我怎么樣提高市場的表現。

商洪武.JPG

2019-09-26 15:33:57

商洪武:

但是很快我們發現,不管是區塊鏈加溯源還是區塊鏈加供應鏈金融還是區塊鏈加醫療,最后不管是投資人還是客戶也好,他的關注點仍然會落回到場景中去。比如說布比是區塊鏈加供應鏈金融,另外我們也看到像TCL、中企云鏈其實大家都在做供應鏈金融。但是把你放到供應鏈金融的場景里面去看的時候,你的最終用戶不會因為你有區塊鏈而高看你一眼。他最后仍然看的是你做的我這個場景,能不能滿足我的要求。所以我們看到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是什么呢?我們在2017年和一些銀行去聊的時候,我們講我們在做供應鏈加區塊鏈金融,銀行的態度會有兩個極端的表現,一個是非常的感興趣,說區塊鏈是一個新興的技術,我希望用你這個技術重構銀行的基礎設施,發揮非常非常大的好處,仿佛以前做不到的場景現在用了區塊鏈就可以做到了。第二種表現就是另外一個極端,你老說區塊鏈可以顛覆,你來顛覆一個我看看?或者說你要顛覆我是不是?那我有個要求,你個四個節點必須全都布在我自己的私有數據庫里面。

2019-09-26 15:40:35

商洪武:

現在再去跟企業聊發生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第一個現在企業明白你區塊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他會講區塊鏈在我整個供應鏈金融里面在發揮什么作用,是簡單的能幫我做一個硬件的創新還是能夠讓我做到跨機構之間的信任,還是說你能夠更好更深度的把智能合約應用到我的結算里面去呢?除了技術之外,他還是關注你這個團隊的實際的服務能力,你究竟賣給我的是區塊鏈還是賣給我的區塊鏈加供應鏈金融這么一個平臺,還是區塊鏈加供應鏈技術以及運營的整合解決方案?從一開始我們想的特別好,仿佛可以打遍天下無敵手,到現在回到相對理性而樂觀的狀態里面去,這是比較貼近現實的路徑。

2019-09-26 15:42:09

商洪武:

現在區塊鏈也好,供應鏈金融也好,第一個,不像想象的那么完美,不是說有了區塊鏈,你把驅動要素和傳統要素全都搞了。

第二個,也遠遠超出了最差的預期,區塊鏈仍然能在里面發揮非常棒非常令人興奮的價值,而且布比現在也非常情形,我們經過了前面大概一到兩年的彌補期之后,我們找到了或者我們認為找到了一定的能夠去好好的做規模化的發展和變現的企業服務路徑。

2019-09-26 16:00:50

頒獎儀式:

3.JPG

2019-09-26 16:10:02

4.JPG

2019-09-26 16:15:22

5.JPG

2019-09-26 17:00:41

本次直播到此結束。

玩牛牛技巧 214529166423457978278312943759495678983289798775673742305795562546425140499769426642578673290861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