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牛牛技巧
下拉刷新
釋放刷新
正在刷新
  • 刷新
  • 倒序

2019-09-16 15:28:08

投中信息和投中網主辦,投中資本協辦的第13屆中國投資年會有限合伙人峰會將于2019年10月22-23日在北京召開。創客貓將帶來獨家圖文直播。

2019-09-16 15:52:21

活動流程

1.png

2019-09-16 15:52:58

2.png

2019-09-16 15:53:37

3.png

2019-10-23 09:01:39

活動現場

vbox11146_056A3693_084037_small_v1.JPG

vbox11146_056A3753_090738_small.JPG

vbox11146_056A3625_081757_small.JPG

2019-10-23 09:39:32

直播現在開始。

2019-10-23 09:39:40

開場致辭

致辭嘉賓:投中信息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投中資本管理合伙人 陳頡

vbox9067_XD5_3053_092529_small.JPG

2019-10-23 09:40:28

陳頡:

各位領導、各位嘉賓,上午好!非常歡迎大家蒞臨投中的2019年中國年度峰會,LP/GP峰會。從昨天下午到今天一共一天半的議程,我問了我的同事,總共有超過250家以上的LP機構,以及超過400家以上的GP機構報名參加了我們這一天半的各個環節,非常感謝大家對我們的厚愛。

我們看一組經濟數據。這是剛剛過去2019年Q3 GDP的增速,降到6%左右,我記得在Q1跟Q2分別是6.4%跟6.2%。我們的宏觀經濟學家一定會看更多更精細化的各類指數數據,但是單看這6.0%的數據,我認為我們其實完全是在意料當中,或者說期待當中的數據。

中國在過去三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浪潮當中,經歷了三四十年的高速增長,到了今天已經是一個全球第二大的GDP,我記得中國的GDP數字差不多是美國的70%左右,在這么一個龐大的GDP的前提下,我覺得經濟增速的放緩肯定是在意料當中的,未來我們必然會面臨著一個存量市場加上有限增長的一個市場,跟過去會是一個不一樣的時代。

2019-10-23 09:42:17

陳頡:

在這個時代當中,我們認為頭部公司以及頭部機構會占越來越大的份額,非頭部公司和非頭部的機構日子會越來越難過。今天我們的會議主題是資本專業主義,我認為專業主義其實意味著提升效率,資本專業化就是效率的提升,不管是規模效率還是執行的效率,還是資源穿透力的效率也好,兩極分化會越來越嚴重,好的跟不好的公司、好的跟不好的機構的兩極分化會越來越明顯。

右圖是2019年到目前為止A股的圖,我讓我的同事做了簡單的分析,我們取了30個公司A股市值最大的公司,去掉央企、去掉大型銀行股,今年以來平均回報率達到55%,去掉這30支股票的A股其他股票今年的回報在19%,當中有30%當中的落差。

2019-10-23 09:43:00

vbox9067_XD5_3060_092625_small.JPG

2019-10-23 09:43:05

陳頡:

今天是LP/GP大會,我跟大家匯報一下我們對LP/GP市場的數據分析。

過去兩年主要因為人民幣資本市場大環境的挑戰,我們看到募資規模形成了明顯的下滑,相比2015年、2016年、2017年,到今年Q3末為止我們統計下來差不多350多家基金完成了募集,總規模970億美金。到今年大概率事件還是會低于2018年的數據。GP手上的子彈更少了,大家在市場上肯定會看到,GP摳扳機的次數會越來越少、越來越謹慎,但是同時發生的是項目會越來越集中。

右邊的數據非常有意思,我們會看到過去幾年每年的平均項目規模其實是在持續提升的,今年以來我們的平均項目規模3000多萬美金,去年將近3000萬美金,前年是2000萬美金出頭。GP最終的投資回報肯定是按照退出來實現的,我們會看到今年以來的退出市場,特別是中概股跟港股不盡如意,今年在美股跟港股上市的中國股票的首日破發率在33%左右。截止到目前,在美股上市的中概股破發率達到了70%,在港股也超過了50%,也就是一半以上的上市公司到目前是破發的。

2019-10-23 09:44:23

vbox11146_056A3777_092355_small.JPG

2019-10-23 09:45:16

陳頡:

募資很冷,投資很冷,退出也挺難的,那我們還看到了一些什么樣的狀況呢?我們分析了一下趨勢,包括我們看到的以及我們對未來的一些預見趨勢。

關于募資,中國的募資市場還是比較有意思的,2009年以前是明顯的美元獨大的時代,到了2009年的秋天創業板推出之后的幾年,人民幣基金呈明顯上升的態勢,跟美元基本上平分秋色,這個過程中三方理財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到2014年、2015年過后,隨著中國政府引導基金的大力崛起,包括金融機構、銀行等等的參與,我們看到人民幣市場呈現了一個大大的高潮,這個高潮其實到了2017年隨著引導基金開始調整步伐,包括我們會看到針對銀行的一些資管新政的推出。

從2017年、2018年開始,整個人民幣市場又呈現了一個明顯的下滑態勢。美元市場基本上還是相對而言比較穩定的,從2009年到現在的過去十年當中,人民幣市場的波動性會特別大,我們認為這個波動性的核心原因是在于兩點,第一是人民幣市場的退出有一個很大的政策不確定性;第二是中國市場缺乏長期資本。

未來,隨著人民幣市場已經走過了將近20年的周期,十幾年的周期,經歷了幾波浪潮過后,我們認為未來的人民幣資金市場應該會比過去更趨于平穩的狀態。我們也特別期盼長期資本越來越多的介入到這個市場。

2019-10-23 09:46:00

vbox11146_056A3804_092855_small.JPG

2019-10-23 09:46:31

陳頡:

在募資端跟投資端,頭部集中的效應是特別明顯的。

2019年以來,雖然說現在是寒冬,但是10支基金的募資規模占到整個市場募資規模的65%左右。在投資階段,我們會看到頭部機構的幾個明顯的趨勢,第一個是規模化,資金規模越做越大。第二個是行業的穿透度,不管是行業的知識積累,還是行業的人脈積累,是越來越深度的狀態。我覺得未來會持續看到,過去兩年已經有很多的新物種讓大家非常的訝異,我們覺得未來這個市場會有越來越多好玩的打法,比如說產業跟資本結合的企業孵化,比如說更多的整合并購去創造新的業態、新的物種出來。

從任何維度,不管是從創新力、從市場規模、從金融市場、從投資市場,我們認為中國跟美國都是全球最大、最有吸引力、最有回報潛力的兩個市場,也是全球所有的大型投資機構都不能忽略的一個市場。投中在今年年初在上海的投資年會上,年會的主題是“看多中國”。無論是今天還是未來,我們都堅信這一觀念,我們認為中國既使是在目前所謂的投資寒冬的階段,但是我覺得中國市場還是一個不可替代的大市場,中國未來會有無數商機、無數的潛力,我們堅定這一觀點,我們持續看好中國,謝謝大家。

2019-10-23 10:10:28

嘉賓致辭:中美博弈下的全球經濟未來走向

致辭嘉賓: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 許善達

vbox9067_XD5_3146_093810_small.JPG

2019-10-23 10:26:23

許善達:

首先我把國內的供給側改革這個事實質性的東西發表一點看法。因為供給側改革從名稱上說就是“三去一降一補”。但是我認為這個核心問題,就是要增加我們經濟的科技含量。所以那些比較落后的、科技含量比較低的產業,一定是處在萎縮狀態,這個萎縮可能是他自己就干不下去了,也可能是外遷了,反正是科技含量比較低的產業一定是處在萎縮的狀態。

我認為現在對于中國的企業來說,不管你是做什么產品的、你是提供什么服務的,你都要來研究你這個產品和服務在未來一段時間要增加的科技含量,要在哪個方向來做。因為增加科技含量是一個投入,這個投入的方向要判斷準確,如果你判斷不準確的話,你這個投資可能被一些新的技術、新的創新給顛覆掉。

要增加科技含量非常重要,是你要從市場的分析、從科技領域的分析,你這個產品和服務在哪個科技上往前發展,是能夠有未來的發展空間的。這一點光是靠局部的一些分析是不夠的,要對整個的國民經濟的發展、各種新興技術的發展要有通盤的關注。所以你在做這樣的決策的時候一定要非常的慎重。

2019-10-23 10:27:37

vbox9067_XD5_3141_093732_small.JPG

2019-10-23 10:28:33

許善達:

投資正確,將來在這個行業里你就會生存下來,而且你會占領更大的市場。如果你的投資方向選錯了,你投資的成本損失還不說,在未來可能會被選擇正確的企業把你給沖擊了。所以我認為現在中國的企業不管是做服務的還是做商品的,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決策的時期。有的時候你生產某一個產品或者提供某一個服務,顛覆你的不一定是你這個產品同樣的企業,也不是你這個服務同樣的企業,可能是另外一個領域的新技術創新,就把你這個領域、你這個商品或者服務給顛覆掉了。

所以現在的顛覆有兩種,一種是本產品別人創新了,你沒有創新,你的服務沒有創新,別人服務創新了,這是一種顛覆。還有一種顛覆是間接的顛覆,是另外一個行業出現一個新的東西,結果把你這個行業給顛覆了。

所以我認為包括你對企業,就是作為金融機構對企業投資的話,這個判斷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說看看這個企業本身的科技含量在不在增長,他的科技含量增長的方向是不是正確的,他的投入是不是足夠的。

2019-10-23 10:29:21

許善達:

這個時刻從國內發展的態勢上來看,不管你是提供什么商品和服務,都要考慮到今后你這個商品和服務在科技上它的方向是什么,你要提供足夠的資源,你要在同樣的行業里面能夠篩先突破這一點,我覺得這是中國經濟現在發展,無論經濟下行也好,還是穩定也好,我們都是要對企業來講只有唯一的使命,就是要做到這一點。不管經濟怎么樣,只要你做到這一點,經濟下行對這些企業來說可能還是一個機會,機會會大于對你的挑戰。因為下行以后肯定市場會萎縮,那么那些沒有科技含量,不能夠創新的企業,他今后的前景就會比較不好。而你能夠在這時候創新出來的話,你就會在新的經濟形勢下占領很優勢的地位,甚至還可以擴張,你還可以在更新的領域能夠擴大你的市場、擴大你的價值的數量。這是從中國來說最重要的一點。

2019-10-23 10:30:00

vbox9067_XD5_3160_093905_small.JPG

2019-10-23 10:30:27

許善達:

對于美國的政策對中國的影響,2017年的時候我講過四個領域。

第一個,就是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因為美聯儲不是政府機構,那個時間美元是在加息縮表,現在最近美元又降息,同時又增加了一點市場的美元數量。那么現在美元雖然降息了,其它的貨幣也都在降息,所以利差對匯率的影響是比較小的。影響比較大的還是經濟發展的質量。我認為美元在一段時間內對全世界貨幣仍然處在一個要升值的區間,這是匯率的影響、貨幣的影響。

第二個,美元要制造業回歸,美國制造業回歸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數據很多,大家也能看到。他所謂制造業回歸的目的是要解決藍領職工的就業,只要回歸的量能夠使他們藍領的就業率降到他的目標值,回歸也好、不回歸也好,他就無所謂了。

2019-10-23 10:31:38

許善達:

第三個,美國的制造業回歸當然對中國有一定的影響,他打貿易戰,核心的問題就是要讓美國的進口商能不能從中國以外的國家去進口這些商品,找替代國。他的目的是不讓中國獲得這么多美元的資源,我要從其他國家仍然要獲得這些美元,我仍然要獲取我的鑄幣稅。

第四個,美國的稅制改革,很多中國的專家認為特朗普改不成,說他的改革減稅減那么多,美國的預算管得很嚴,國債多發一分錢也不允許。他認為他的財政平衡不了。我認為他們這種判斷低估了美國國內對于稅制改革、對于整個形勢的判斷。

2019-10-23 10:32:42

vbox12138_450A2262_101557_small.JPG

2019-10-23 10:33:48

許善達:

這次特朗普改稅法,減稅最少減60%,最多減80%,我掌握的數據去年三個季度已經匯回來將近六七千億美元了。匯回來以后我們看他的數據,三分之二用于這些公司回購股票。所以美國的股市,那幾個大公司的股票價格上漲,所以原來買了這些公司股票的投資者都獲益。這個政策使得這部分紅利被投資人獲益的一部分。還有一部分,三分之一的回流的利潤用于這些大企業的科技研發,三分之一是多少錢呢?2000億,美國的研發投入占GDP的比重是2.7%左右,我們國家是2.1%左右,如果這2000億投入,2000億在美國GDP占1%,也就是說他的研發投入占GDP的比重變成了3.7%左右,這還是三個季度的數。如果全年下來很可能突破4%。所以美國的科技資源投入很可能超過GDP4%,那是在全國超過4%,這個對美國的科技創新的推動力是非常大的,因為你要投入資源,不投入資源創新從哪兒來?所以美國的科技創新,美國也認為他跟中國的貿易戰,他是非常重視中國的科技發展。

所以他對我們的“中國制造2025”就非常強烈的反對,他看我們的中國制造2025計劃,里面寫的都是人工智能、量子計算機,他覺得都是美國人正在干的事,美國人正在做世界最領先的東西,中國人2025也要做,也就是不到十年的時間。所以美國要保持科技領先,這個對于他們國家發展戰略里面是非常明確的。

這一點現在對中國科技進步和美國的差距,現在全世界有一些分析,國內也有一些分析,有的是比較樂觀的,認為中國現在科技研發有很多創新,都發展得非常好。我對中國的發展我是樂觀的,但是中美的差距我還是擔心的。

2019-10-23 10:35:21

vbox11146_056A3893_093833_small_v1.JPG

2019-10-23 10:37:06

許善達:

我認為中國還是要加大對于企業科技創新這方面的政策的力度支持。最近我們寫了報告,我們有幾項建議,一項建議,發專項國債,發專項國債把錢退給企業,最后的結果就是企業承擔的融資成本由政府來承擔,那么政府的國債利息還低,現在只有三點幾的國債賣得很好,企業的融資成本相對又比較高。我們覺得如果有這樣一個政策出臺的話,對我們國家下一步鼓勵投資,特別是鼓勵高科技重資產企業投資,那這個一定會發揮很好的作用。這樣一個企業投資以后,他有產業鏈,會帶動很多企業的發展,這是我們已經提的一個建議。

當然還有幾項建議,比如說對于高科技人才的個人所得稅是不是能夠降低他的負擔,廣東已經做了,中央支持他,以補貼來降低個人所得稅,這部分不再納稅了。所以廣東用地方財政來解決這個問題,中央財政也給予支持。

最后有一條,我們建議關于一些大型的集團企業實行集團納稅的辦法。如果實行集團匯總交稅的話,他的各個分支機構,這個分支機構盈利、那個分支機構虧損,可以對沖。這個分支機構交增值稅,那個分支機構有留底稅款,也可以對沖。但是我們做這一條有一個問題,就是你集中納稅以后你那個稅不能都交到總部所在地,你要用一個辦法分到各個分支機構去。一個集團的發展一定會帶動一個產業鏈,所以隨著著力在一個集團上,著力在高科技重資產企業上,但是對整個經濟的拉動作用,我覺得是要遠遠超過集團企業和高科技企業的范圍。

2019-10-23 10:45:18

巔峰對話:大變局下的全球資產配置

對話嘉賓:

啟明創投創始主管合伙人  鄺子平  

碧泉資本投資合伙人   李 方 

HarbourVest董事總經理  單麗紅 

辰德資本創始合伙人  談慶  

漢領資本(Hamilton Lane)董事總經理  夏明晨  

主持嘉賓:

星界資本創始管理合伙人  方遠 

2019-10-23 10:46:40

vbox12138_450A2313_103325_small.JPG

2019-10-23 11:53:09

方遠

為什么大家覺得最好的投資還是在中國?整個中國整體的募資、投資都在放緩,包括上市退出機制從后市的表現也不是特別地優秀,當然這跟一二級市場倒掛有關系。為什么大家還是在看好中國的投資市場?

方元.JPG

2019-10-23 11:53:35

李方:

從全球角度來講,我們不久前也做過一次比較深刻的數據深耕,從2000年開始當年按全球創投的投資金額和資金募集的角度來講,中國幾乎是零,87%在美國。當然在過去二十年中從以色列、歐洲、中國包括一部分程度上在印度有很大的發展,到2008年年底這個數據可能會有一定的誤差,美國現在在尤其是VC端創投尤其是早期現在是占到了52%,中國到去年為止占到了全球的38%,中間可能有5%的誤差。

這個就很說明了為什么從資金的配置創投這個行業本來就是來支持和扶持新興產業包括好多企業家的夢想,這完全同中國的大環境、經濟的發展和資本市場,因為做風投一定看到有退出市場,因為沒有退出市場很難進行投資,在商言商從基金角度一定是一個回報率的問題。

第二也可以看到從全球的角度來講中國有第二波的創投機會,第一波我們看到了好多的企業可能大家也會認同和其他成熟的一些經濟實體有一些商業模式的復制,有一些科技產品高價值的復制產品。第二波可能是更多的會有中國本地的一些特殊的需求,而引發和導致的一些創業的機會。

從各個方面來看,全球的資本包括一些大的私募機構、家族企業各方面,二十年前中國在他們的資產配置上是沒有份額的,今年來看這是一個必須有的,當然每一家的份額可能從10%—25%不等同,但是中國已經成為了大家必須去做的市場上。

立方.JPG

2019-10-23 11:54:43

鄺子平:

LP看好中國就是賺錢,沒那么復雜的道理。

在中國這邊其實隔一年就會有媒體來找我說,鄺總你覺得現在這個資本的寒冬你準備怎么渡過?現在這個市場有點過熱鄺總你怎么看?怎么去對待這個過熱的問題?

我的觀點就是在中國這邊整個大的趨勢是在發展的,周期越來越短,所以我們確實不需要太介意一時、很短的這些變動,而是要看根本的。在中國這邊整個大的宏觀經濟不管是5%、6%,這么大的一個體量還是在不斷地發展,這是其一。其二,尤其是我們做早期、做VC的,其實有很多的機會,當我們看到宏觀經濟有一些方面在被顛覆的時候,其實顛覆者就是我們在座的企業家,就是我們投的一些非常好的企業,所以這又是很好的一些投資的機會。

還有一個是中國這邊的人才不斷地成熟,在過去比較多的是商業模式的一些創新,現在我們越來越看到、越來越多的是在科技領域里面,有真正的國際一流的科技創新。所以在中國這邊的這些機會,仍然還在出現的同時,已經有一些是在世界一流的機會。

所以這兩股機會合并在一起的時候,肯定造就了一個很大的投資市場。只要我們好好去把握,只要我們這些做GP的兢兢業業,把我們自己的團隊好好地建立好,在我們感興趣的方向把我們自身的能力打造好,好好干,我覺得這個機會一直都在。所以我對未來五年、十年在中國這邊做醫療、TMT這兩個大的板塊還是非常看好。

鄺子平.JPG

2019-10-23 11:57:16

方遠:

接下來問一下談總,因為您之前是做過LP,現在做GP,而且又是做相對比較專業領域的醫療投資,來給我們分享一下您對目前當下中國投資形勢的看法?

2019-10-23 12:01:31

談慶:

我回來中國這么多年以后,發現你對于一個遙遠的市場是有很多的不確定性,但是你在之中其實很多在別人看見是不確定的東西,你看到的都是非常確定的,哪些就是要出哪些問題,哪些肯定能成。

我覺得就像一個人遠遠站在一個迷宮的外頭,里頭路怎么走完全不知道。但如果你對那個迷宮就是一個設計者,或者你在迷宮里已經走了這么多遍,你就熟門熟路的,知道從哪里走到哪里有一條最快、最捷徑的路。

所以做投資我們大家都去規避這個不確定性,或者在不確定性中去尋找一個確定的事件。但是回過頭來我們做投資真正能夠有把握把它做好的,其實你要是對那個產業有特別深入的理解,或者對這個國家整個業態有特別深入的理解。如果你就在這個市場上,而且在某一個細分市場上,你對客戶的需求、你對企業家的成長、你對技術的進步以及遇到的每一個坎,你有非常清楚的了解的時候,你做這種投資就變成一個特別確定的事件。

所以我自己從一個LP變到一個GP,在某一個細分的市場當你去對這個技術去了解,當你從客戶的需求去了解的時候,你做的投資就變得特別有把握。我們過去五年多做了四五十個項目,我們的成功率是特別地高,原因就是在別人看來很不確定的事情,我們看來這就是必然的事情。

談情.JPG

2019-10-23 12:03:12

方遠:

接下來我們要聊一些新的投資機會在哪里?與其讓大家去介紹我要看醫療、消費,在座的每一個投資人,不管你是投GP也好、投公司也好,給大家分享一個項目,可以不點名道姓,不把它說出來。但是你最近做的一個項目讓你覺得有點興奮,在這樣一個市場當中投到這個公司、投到這個GP、投到這個案子,給我們分享一下你為什么看好這個項目?

vbox12138_450A2315_103404_small.JPG

2019-10-23 12:03:46

夏明晨:

我們投資的對象范圍是以投基金為主,但是也投一些直投,同時也投私募股權市場的二手交易。我講一下我們最近做的一個PE的交易,因為大家知道我講的這個現象可能在人民幣市場、美元市場都是存在的。在過去十年市場高速發展當中募集了大量新的基金,一般來說八到十年一個基金到期了,現在還有大量的基金實際上是沒有退出來的,所以后面的LP對這個流動性也是需求非常強烈,他想早點退出來把錢拿出來,所以這就產生在PE的二級市場的流動性交易。

大家知道PE本來是沒有流動性的,十年賣一個退一個,退一個還一個錢,但是現在很多到期了。作為這些資產或者這些基金份額的接盤方、新的買方,可以用一些交易結構把一些基金的資產買出來,讓老的LP退出。這種交易方式對買賣雙方都是有很多優點的,對現有的LP來說很簡單他的錢能提前退出來,他再等五年能把錢拿出來和現在拿出來,雖然現在可能要打一些折扣,但他還是愿意接受這樣的結果。

另外它的退出會比一般新的基金比較起來更快一些,所以你的DPI、你的平均持有時間也會短很多。由于有這些優點,所以PE的二級市場最近這十年發展得非常快。我們最近就在中國做了一個這樣的項目,是用美元基金跟這樣一個GP合作,做的非常成功。雖然還沒有完全交割,但是還是比較順利的。這雖然是一個美元基金,但是我們對這個市場在人民幣市場也非常有信心,我覺得也有很多機會,只是人民幣市場這一部分發展的相對來說要比國外晚一些,但是我對這個事也看好。

夏銘辰.JPG

2019-10-23 12:06:02

單麗紅:

上周我有一個老朋友了,也是我們投資的一個基金來跟我聊天匯報一下。他說他們最近復盤發現他們過去一兩年投的項目,如果從行業上和產品上的選擇上他們沒有一個失誤。但是唯一有一兩個做的不好的項目都是他們看人沒看準,看人沒看準是因為他們不認識這個Manager,其他的做的好得是他們認識很久了。

但是有的時候你會在很短的時候,一兩個月的時候做出一個判斷,他發現他們沒有很好的方法論。因為他們有一套非常精細的方法論來投,行業怎么分析、產品怎么分析他們都很有經驗,但是判斷人上他沒有。所以他要著重接受這個挑戰,后來讓我也想,因為我們的工作是選人,選人可能是第一位的。

實際上我們也經常做這個事,雖然過去我們投一定要是至少了解這個Manager的情況,我也算行業里面做的比較久的,原來我就說這個人我不認識,就可能不能馬上投,因為他肯定是沒有那么有經驗。但是最近我們也會看到更多的年輕一些的Manager很有潛力的,怎么樣能夠更快地判斷一個人,我也一直在修煉自己。可能我原來還是會幾個月、幾年,但是有沒有可能以更快的方式,這也是我給自己的挑戰,我希望我自己能把這個理論化、實踐化、有可行性。

山里紅.JPG

2019-10-23 12:12:42

巔峰對話:人民幣基金的大江大河

對話嘉賓:

熠美投資合伙人  何憶洲 

華映資本創始管理合伙人  季薇  

德同資本創始主管合伙人  田立新  

元禾辰坤合伙人 王吉鵬  

主持嘉賓:

中國母基金聯盟秘書長、水木資本董事長 唐勁草

vbox11146_056A4023_112629_small.JPG

2019-10-23 12:22:35

唐勁草:

我們第一個議題還是講這個行業的痛點,想請四位嘉賓講講目前最突出的問題就是募資難,因為在座的有三位是母基金,兩位是直投基金的。先請元禾辰坤的王總談談對目前募資難的看法,以及有沒有一些可能解決問題的建議。

2019-10-23 12:23:06

王吉鵬:

講到痛點,制約我們股權投資發展比較大的問題,中國到今天來看沒有太多長線的錢,過往比如說個人的高端財富量還是相對小的,我們講真正長線的錢像險資,但是險資某種程度上一方面在股權上有一定的選擇標準,包括對GP的要求。第二,因為他們自己的考核體系,所以他們的錢每年要有一些回饋的,包括現金流包括財務,包括有一些指標管理。雖然是長錢,但是目前來看讓他們投很長期的基金還是有一定的難度。

過去是銀行通過理財產品的期限錯配,使得短錢長做,造成了市場比較豐裕。現在閘門關掉了,發現中國市場還是缺少長期的錢,融資很難。對于LP來講,融資很難,我們支持的基金也不容易。但是回過頭來從LP的角度我們的選擇更容易,中國有2.48萬家基金,其實不需要那么多,今天是自然淘汰的選擇。今天很多的資金,我們講向頭部效應聚集,今天好的基金還是能融到錢,怎么能成為好的GP,還是在你自己的核心投資策略上、你的方法論上,包括你的人員的配置、成員的背景經歷,要求你比以往做得更細致、更專業才可以。

2012年那撥,大家做Pre-IPO為主,2012年以后大家向更專業的基金在轉。其實今天都是做專項基金,做生物醫藥、做to B的企業服務,今天出來基本上都是專項基金。在今天的時點上,你是不是在這里面做更進一步細化或者更新的組合,好的GP應該去考慮怎么設計好你的主要產品,然后讓LP看到你跟其他現有市場上GP的不同點,這才是能真正打動LP的。

王繼鵬.JPG

2019-10-23 12:30:10

田立新:

今天的話題是人民幣基金的大江大河,“大江大河”這四個字意義很深遠,我想配四個字,“大浪淘沙”,今天真的到了大浪淘沙的時候。首先這個行業四個環節,募、投、管、退,募資來了一個當頭一棒,本來以前花時間幾個月,現在可能半年甚至一年,當然很慶幸有過去LP強大的支持,我們最新的一期科創板20億基金折騰來折騰去,終于在過去的六個月前完成了,也算是趕上了一個不好不壞的時間,所以募非常難,現在要花很多的時間了。

當然大環境對宏觀方面的事,包括中美貿易戰,中國未來的GDP到底減速會減成什么樣,我覺得從我本人來講我沒有辦法控制。我們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大浪淘沙的過程中希望我們能生存下去,然后為中國的VC/PE接著發展做一點貢獻。

從募、投、管、退這幾方面,最終是給LP做到好的回報。最后讓我們整個創投生態系統成為一個真正的完整的閉環,就是募、投、管、退,我們投好了,把錢還給大家,大家接著里投。我們把長線做好了,在宏觀的基本面我們覺得會越來越好的情況下,或者說我們并不能夠控制很多事的情況下,我們老老實實把握自己做的事,好好做好,然后在大江大河里做好我們自己該做的事情。

田立新.JPG

2019-10-23 12:33:39

何憶洲:

從LP的源頭和GP兩個角度來看,我自己做一些補充。早些時候從GP來說,王總早些時候說我們最近幾年增加了好多好多GP,這是非常鮮明的一個現象。而且如果把這個數據掰開看的話,其實里面有很多是裂變,而且有很多的基金是小基金。所以在這個情況下LP在不斷的選擇中,所以這就造成整個融資的效率不是特別高。這是從GP端的角度來講。

第二,從LP的角度來講,大家知道很多LP的資金源頭其實都是掌握在政府手里面。很多的地方政府的市場化還是在進行過程中,有比較強的地方屬性、有比較強的產業屬性,也有很強的招商方面的要求。我覺得市場化的過程也是逐步從政府的層面來講,和政府引導基金本身所具備的市場和管理能力都是一個過程,所以我覺得還是一步一步在演變的過程中。

還有一點,大家做過美元基金的朋友會覺得在國際市場上募資的話會有很多非常非常市場信息豐富的第三方機構,雖然他們會收錢,但是他們的確大大增加了市場融資的效率,這一方面中國也沒有很好的發展起來。

有各種各樣的市場原因造成了信息不通暢,資金的出資方和GP方,雙方對資金的用途和產生的回報預期目標有不完全一致的情況。所以在目前整個市場比較趨緊的情況下,可能大家對自己的訴求看得越來越重,所以也會產生一些比較大的摩擦在里面。但是我覺得總是有一個周期性的,我覺得會慢慢過去。

何一舟.JPG

2019-10-23 12:37:10

唐勁草:

你們現在比較偏向于投哪些行業?

唐勁草.JPG

2019-10-23 12:37:45

季薇:

從GP的角度講兩個問題,第一個是方向,在to C上面目前大家可能有共識,因為紅利不在或者競爭非常激烈,所以to C上面出大公司的機會不大。但是在很多的細分領域,比如社交、電商這些領域是不是已經完全的競爭飽和了?我覺得還是有很多的變量,所以我們特別會關注一些針對細分人群、針對品類、品牌,有新的變量發生過程當中的一些創業機會和投資機會。

在B端,我們更加看好從互聯網向移動互聯網端大規模快速蔓延的紅利機會。具體來說包括數據、數據的安全、數據的保存,包括5G和物聯網,以及數字內容領域,以及工業互聯網、物聯監測領域,包括IT升級方面,我們看好方向上面的研究和布局。

季薇.JPG

2019-10-23 12:41:26

上午的直播到此結束。

2019-10-23 14:55:38

下午直播現在開始。

vbox11146_056A4087_135239_small.JPG

2019-10-23 14:55:46

圓桌對話:政府科創母基金的科創板新機遇

對話嘉賓:

北京市科技創新基金副總經理 陳濤

浙江金控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 杜金良

南京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 范源

深圳創新投引導基金管理總部總經理 申少軍

創東方董事長、創始合伙人 肖水龍

啟賦資本合伙人 曾崢

主持嘉賓:

松禾資本合伙人 袁宏偉

vbox11146_056A4382_142420_small.JPG

2019-10-23 14:56:59

袁宏偉:

政府引導基金應該說有數據的時間是從2012年到2018年,這六七年的時間里,每年引導基金都以復合增長率超過60%的速度在加速增長。在這個過程中,面臨著怎么樣的挑戰,包括對子基金的一些訴求有什么樣的回應,對于地方政府的支持有什么樣的具體效果等等。這方面我想請在座的幾位科創母基金對這個形勢做各解讀、做一個回應,包括對GP有哪些新的看法和要求都可以交流。

2019-10-23 14:58:07

陳濤:

在募集資金來講,我們希望和國內,甚至是國際上任何優秀的GP尋求合作,沒有門檻。

剛才袁總提到了科創板的兩頭,一個募集、一個退出。科創板的推出無疑是對資本市場一個非常大的利好,從今年7月22號開板以來,到現在的表現應該說還是可圈可點的。退出這塊我相信一直是我們的GP,當然也是我們政府類母基金在退出安排上的一個良好的愿望,就是很快的退出、很好的退出。

那么中間的兩個環節,一個是投資,一個是管理,其實也很重要。科創母基金把這兩個環節也作為我們在日常工作中的相關重點工作,我們指的投資實際上是GP,就是子基金對外的出資,我們在這個環節上面利用北京科創母基金強大的后援,一個是北京市政府對我們的資源支持,一個是中金公司對我們的支持。依靠這兩大資源的支持,在子基金的投資過程中我們給予更多的幫助和支持。在投后管理方面,也盡可能的提供北京市能夠給予的一些相關的政策上、人才上面、落戶方面、落地方面等等相關的支持。

剛才袁總也提到了我們將來能夠在科創板、在資本市場制造出一點的繁榮來,這點我們是非常有信心的。任何一個資本市場的繁榮靠方方面面的,更多的一些參與方來支持、來合作。科創類的母基金我覺得在中間占非常重要的角色,北京科創母基金在這里面更愿意做相應的排頭兵的角色。

陳濤.JPG

2019-10-23 15:03:55

杜金良:

第一方面,作為政府科創母基金,我們浙江有類似的母基金,我們叫主題基金,叫做創新引領。做政府母基金管理,我作為子基金里面一個LP能夠做些什么呢?第一個,就是從權利和義務上來講,我們除了在政策訴求方面有一些特殊的要求,剛才陳總也說到了對區域的投資、對產業方向的投資,除此以外政府LP沒有其他的特殊要求了。

我們可以為大家做點什么呢?也是圍繞募、投、管、退,這四個環節,在募資方面我們新的政府科創母基金在出資比例上比原來有所提高,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GP募資的難度,這是第一。

第二,在投資倍數的要求上、返投的比例上,和以前比我們也做了調整,就是讓我們政府母基金的訴求和市場的訴求能夠更加的切合實際。第二個,浙江金控管理方面,我們管理政府母基金,特別是科創母基金的時候,我們也努力去為我們的投資機構、為我們的創業者、為我們相關的服務機構提供一個優質的服務,這個優質的服務核心目的是讓資本、讓技術、讓人才能夠更加有效率的對接,這是我們的核心。我們在浙江也會通過舉辦政府基金投資推介會,通過我們的專題投資推介等等這樣的形式,來實現這個目標。

第三,從退出的路徑來進,科創板確實為我們整個私募行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創造了一個歷史性的機遇,雖然說現在可能它的綜合效益還沒有顯現出來,但是這樣的一種制度設計對我們資本市場、對私募投資,從長遠的發展來看應該說是一種基礎性的制度安排,所以我想可能在座的各位肯定比我們更加清楚。

第二方面,我們作為政府LP對GP有什么要求呢?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志同道合。第一,投到當地的量要大一點;第二,在投資方向上能夠跟當地的產業有更加深的契合;第三,做任何事都要又快又好,或者是又好又快。

杜金良.JPG

2019-10-23 15:06:22

范源:

我覺得南京應該是在以下三個方面做了一些嘗試。

第一,從頂層設計來講,我覺得我們借鑒了一些經驗,也配合整個城市的創新體系的打造做了一個科創的母基金。我們需要把整個創新的土壤變得越來越肥沃,然后有越來越多的項目往未來的科創板輸送,可能我們看的是更早期、更前期,可能離科創板還有些距離的方向,但這恰恰是未來一個區域、一個城市發展的活力所在。

第二,南京在嘗試的是,我們充分的考慮到科創基金也好、天使基金也好,他們在商業運作過程中的困難和痛點。我們雖然對階段有比較高的要求,我們也提出分散投資,但是我們在返投、在項目投資領域階段都做了適當的放寬,我們返投的比例金額是1:1。從階段上來講我們也給了一定的空間,可以投一些更有保障的成長期項目,當然大面上還是投在早期。

第三,我們在后端有讓利,這是體現出政府基金的初衷,我們還是希望推動大家往更早期的項目來做。其實引導基金只是第一個環節,是資金直接的投資支持。從一個城市、一個區域的發展來講,其實也有整個生態和體系的建設,南京也是在這兒下足了本錢,無論從區位、人才還是企業的營商環境的營造,都做了非常好的體系,從政策的頂層設計做了系統的梳理,也更有利于科技類、創新類,和優秀的人才團隊的落地發展。

房源.JPG

2019-10-23 15:08:03

申少軍:

從我自己的感受來講先談LP,我作為政府引導基金選擇GP的時候有幾個要素我覺得是要把握的。

第一個要素,政府引導基金的定義是什么呢?就是以市場化的方式去運作,但是不以盈利為主要目的的政府的出資基金。所以就要理解,如果是申請政府引導基金出資的話,就要考慮兩個前提,第一個是要考慮你按照市場上準則去運行,那么沒有政府出資,其他社會人出資,要參照這個對你的要求。要考察你的風控、投資能力、項目儲備和你未來退出的路徑方法,和你的投資策略,和你對市場的認知和看法。但是反過來講還有一個政府的要求,政府會每年有一個發展的戰略,或者自己區域的定位,而這個東西是一定要認真看的。

第二,站在GP的角度來談創新投資最近做的事情。科創母基金的設立解決募資難的問題,然后科創板在解決退出難的問題。但是我們想想在國外成熟的市場里,有一個很活躍的基金的因素在里面,但是我們現在還沒有,就是退出的時候有一個股權投資的二級份額轉讓的市場,這市場在國外比較成熟,并且規模非常大。而在我們國內還沒有,所以創新投也在不遺余力的作為GP來講發起設立這樣的基金,將來希望大家在管理的基金到期退出的時候,比如說7+2退出的時候還沒有完全退出,可以來找,我想辦法給你解決。

第二,我們秉承著一個管理政府引導基金的經驗,再發起設立一個商業化的母基金,就解決什么問題呢?就是三缺一個時候我補一下。一缺三肯定很難,等到三缺一的時候,比如說就差10億的話就解決不了,我可以再助力一下,這就可以很好的跟政府的科創母基金形成一個互動。所以我想在未來咱們合作的機會就更多了。

申少君.JPG

2019-10-23 15:10:19

袁宏偉:

第一就是我們如何回應科創母基金,作為地方政府的出資平臺他的這些天然的訴求。其次,對我們來說我們也提一點建議,怎么樣能讓這些科創母基金GP的支持平臺,能更好的支持我們GP成功的去把基金設起來,然后有更好的投資回報?

vbox11146_056A4309_140825_small_v1.JPG

2019-10-23 15:10:44

肖水龍:

作為地方政府的科創母基金,他們很大的作用就是發展當地的科技創新事業,實現當地的產業升級,這方面的要求是比較高的。我們作為創東方,這方面有一些體會,也是跟很多當地政府一對一的談,招商性的投資。這樣才是容易成功的,我們現在在這方面有很大的推動,這方面的出資會比較多一些比例,甚至到了70%。但是另外一方面要求,你要幫助招商,他可能有專門的產業園區,有很多配套的政策,這方面我相信是各地政府,包括我們在座的母基金所要求的,我覺得創投機構第一應該是滿足要求。第二方面應該要有一種優勢,因為我們積累了很多的投資資源,有很多的項目資源可以引過來。

另外,我們對科創母基金的一些期待,或者說各地科創母基金都在加大開放力度,我覺得有幾個方面可以去努力的,或者說我們期待的。就是“兩多兩少”,第一,出資比例多。第二,就是返投比例要少。第二個多,應該是政府讓利多,或者說基金讓利。第二個少,就是其他限制少,投資決策流程方面盡量少一些,讓我們更多市場化、專業化的實施我們的投資行為,這樣的化使得各方面兼顧,照顧到母基金的基本要求,同時我們的投資做得更加專業、更加有效。

肖水龍.JPG

2019-10-23 15:12:05

曾崢:

我補充兩三點,結合我們最近跟湖南在湘江的引導基金的合作。確實現在政府引導基金都是希望引導早期項目,早期的創新項目到自己的區域落地,這里分兩類,一類是本身項目就很豐富的,比如說北京、深圳、杭州,這些一線城市,可能他的政府引導基金只要機構去了,而且你要選擇在這些方向上相對專業的,選擇早期投資比較專業的就行了。

第二類,就是二線上來想追趕的這些城市,這些城市的引導基金,湖南就是典型的例子,這些城市的引導基金也同樣向以創投機構資本招商的方式設立基金來落地,我建議一方面確實還是要真正能夠在當地投入機構,而且早期跟地方的優勢產業能結合的,而且要跟原來的優勢產業結合的,不能打造完全創新的產業,這個難度也不是資本能解決的問題,而且這個周期會很長。所以這兩塊要結合。

還有一點,在具體做的過程中,返投要有子公司設立,或者業務落地相對靈活的政策,對二線城市落地一些引導返投政策可能會更容易。還有一點,資本只能起到引的作用,引項目源過來,但是引進之后還有扶持,需要政府的公共效率,以及對產業的推動,資本能起到孵化項目的作用,政府也能起到很重要的孵化項目的作用。

曾錚.JPG

2019-10-23 15:13:17

主題演講:灣區獨角獸如何養成

演講嘉賓:深圳市天使投資引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總裁 劉湘寧

vbox11146_056A4417_145539_small.JPG

2019-10-23 15:14:06

劉湘寧:

我們在這兒作為一個早期的母基金,我們希望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從未來投出獨角獸的角度,怎么來看待投資這件事。

首先說說大的形勢,最近深圳包括粵港澳大灣區都很受到大家的關注,一個是《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規劃》已經出來了,其中把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列在了灣區發展規劃的核心條件,深圳提出來作為全國性的經濟中心城市、國家創新型城市引領作用,加快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城市的一個發展規劃。第二,我們的先行示范區7月份剛剛出來的,要求我們在2025年達到第一個目標,也是要在研發投入上面和創新上面躋身到世界一流。在這兩個最近的黨中央國務院出的政策下面,深圳更加重視創新。

在這個大的背景下,我們天使母基金發揮了什么樣的作用,怎么看獨角獸這件事。我覺得獨角獸這件事要從娃娃抓起,其實對于母基金來說我們并不是直接投獨角獸,而是說我們要找到最會投獨角獸的人,通過這些會捕捉獨角獸的人來投資獨角獸。第三,我們也不是在旁邊單純的看著他們去投獨角獸,我們要為他們去投獨角獸來賦能,這是我的三個主要觀點。

2019-10-23 15:15:00

vbox11146_056A4436_145702_small.JPG

2019-10-23 15:15:03

劉湘寧:

首先,獨角獸對于一個國家的國力來說是息息相關的,也是非常重要的。世界上的獨角獸主要的國家就是在美國和中國這兩個國家。中國比美國還是要差一些的,但是已經在世界上排在第二位了。

其次,投出獨角獸這件事是跟VC息息相關的,獨角獸不是天生長出來的,而是跟我們VC的培育和投資都有關系。

剛剛幾個嘉賓在講科創板的事,我們做了統計,VC/PE支持的IPO數量里面已經滲透率達到了57.4%,科創板里面滲透率更是高達85%,有400多家VC/PE機構參與到了科創板企業的投資,也就是說科創企業的成長離不開VC的創業投資。

2019-10-23 15:15:33

劉湘寧:

為什么要從娃娃抓起呢?我個人覺得你已經知道他是投獨角獸了,你再去投資他,其實里面充滿了風險。所以我認為我們投獨角獸,是應該把獨角獸養出來,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說他已經是獨角獸了我們再去投他。所以我們覺得投早期、投小的企業是非常關鍵的。

現在國家政策也是支持獨角獸投資,從小投獨角獸這件事。首先國家政策剛才講了創新驅動就是我們國家發展的戰略,它是寫在“十三五”發展規劃里面的。我們從方方面面的政策,包括國家稅務總局出的支持天使投資的稅收優惠政策,還有最近的創業支持政策都是支持的。

第二,從市場回報上來看,現在做晚期投資Pre-IPO投資不一定保證你投資,早期投的數量少,所以他的投資回報比Pre-IPO還要高。我們深圳就是創業的城市,深圳只有40年的發展歷史,過去只是一個邊陲小漁村,本身就是一個獨角獸,40年快速發展的很奇跡般的城市,我們相信會誕生很多的奇跡的獨角獸。

2019-10-23 15:16:00

vbox11146_056A4448_145728_small.JPG

2019-10-23 15:16:49

劉湘寧:

先講講我們選擇GP的主要關注點,首先就是從五個維度來看。

第一,就是股東背景,公司的背景。剛才說我們主要是看這個機構是不是屬于這四類機構,實際控制人是不是四類機構,第二就是管理團隊是不是持股,如果持股的話他對這個機構的重視和穩健性都會有加分項。第三就是在管基金規模,在管基金規模決定了他是不是有持續的做天使投資的能力。

第二,就是管理團隊,管理團隊的投資人我們認為也跟投項目差不多,名校大廠,要么你從大的機構里出來的,要么你有很好的專業化的學歷背景。第二,這個團隊我們希望是完整的團隊,有共同的合作經歷。第三,你設的基金跟他們關注的領域有匹配。第四,我們拒絕掛靠的。

第三,業內認可,我們希望他有一些業內的知名排名機構的獎項。第二,就是有沒有老的LP的參與,或者是知名機構投資人的參與。比如說知名的市場化母基金,或者是政府引導基金的參與。第三,我們會做盡調訪談,他們投過的企業對他們的投資認不認可,他們投后有沒有提供服務。

第四,歷史業績,我們也會看基金的指標,除了傳統的DPI、MOC、IRR,我們會看你投了多少個項目,你是不是因為某個單個項目收益特別高導致你這個基金回報很好,還是說你都比較平均。第三,這些項目是你領投的還是你跟著別人投的,這體現你發掘項目的能力。最后是退出策略,你有多少真實的退出,有的項目說IRR很高,都是下一輪有投資估值提高的,而沒有退出的,我們覺得也不完整,所以現在的要求是一定要真實的退出。

第五,投資策略,他有沒有對你設基金所要投的行業進行過行業研究,他的投后管理怎么做、風控怎么做,我們都有盡調上的考量。

2019-10-23 15:17:05

vbox11146_056A4462_145936_small.JPG

2019-10-23 15:18:26

劉湘寧:

第三方面,我們投了這樣的GP,我們還會在投后跟這些GP,一起幫助這些獨角獸來成長。首先我們認為我們這個基金投的比較快,也比較受大家歡迎,是跟深圳這個大的環境好有關。因為深圳是國內營商環境在新華社排名里面最高的城市,所以大家很多人愿意到深圳去創新創業。其次,深圳在各個領域里面更適合硬核科技的創業者。最后,深圳是一個年輕的移民城市,到處都是全國各地來的年輕人。

我們相信通過母基金的服務,可以為獨角獸的成長來賦能。對于早期基金,尤其要注重的是投后的服務能力。對于我們這種早期天使類的基金,我們認為從投資的一開始就應該對這個機構進行服務,全面的賦能,我們更多扮演的是這個機構的合伙人的角色,從方方面面來給這個項目服務。舉個例子,我們的子基金投過一個美國工程院的院士創辦的項目,這個項目需要在深圳落地,他去找廠房、找環保的指標,我們會幫他去對接地方區政府來尋找這樣的場地。

我們下一步的打算,可能會建立一個面向世界的天使項目種子庫,希望通過我們的種子庫解決這個項目供給和資金供給的橋梁作用,所有的天使子基金,愿意投天使項目的人都可以到我們的種子庫里來尋找這些早期的天使項目。

剛才大家很多人談到了生態,我們計劃也是在深圳設立我們的深港澳天使投資人聯盟,把所有跟天使投資有關的機構匯聚在一起,優化深圳乃至深港澳灣區的投資環境,使得我們的天使項目加速成長,使得我們的獨角獸能夠加速成長。

2019-10-23 16:32:05

圓桌對話:政府引導基金與GP關系縱論

對話嘉賓:

國新央企運營投資基金管理廣州有限公司總經理 劉隆文

國宏嘉信合伙人 馬志強

澳銀資本總裁 歐光耀

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 王俊峰

廈門市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 謝潔平

遠致富海副總經理、黨支部書記 張權勛 

嘉賓主持:

新沃投資管理合伙人 曹楊

vbox11146_056A4470_151029_small.JPG

2019-10-23 16:33:13

曹揚:

先有請代表政府引導基金的廈門創投的謝總,以及張總,請您二位簡單介紹一下,您在挑選GP的標準或者說在各個考核維度上有沒有一些優先級,或者說不同的權重。

2019-10-23 16:36:23

謝潔平:

第一點,既然要做好中間的平衡,我覺得怎么樣才能給出資人帶來一個好的回報,這肯定是所有母基金都關注的一點,其實我們認為私募股權行業也是資管行業的一部分,它的核心本質還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財,其實它也有一條微笑曲線的,最左邊是基本管理機構的品牌,最右邊就是產品。基金管理人發的產品也只有不斷地為投資人帶來好的回報,這個管理人才有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生命力。所以我們在挑GP的時候,我們在講說募、投、管、退,這四個字說起來很容易,其實我想對于優秀的管理人來講,這四個字后面蘊含著巨大的心血和努力。

第二點,我們作為政府引導基金在挑GP的時候會更多的考量,這個GP能夠為地方產業帶來什么,所以我們特別關注他的GP,怎么樣給地方產業做賦能,是不是他能夠用他的資源和能力去幫助當地,比如說去招商引進一些好的項目。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也解決了很多GP所關注的返投的問題,所以說我們在挑GP的時候也希望GP真的是能夠對當地的產業有一個更加深入的了解。

第三點,我們非常關注這個GP是不是有契約精神,其實我覺得契約精神是相互的,不管是對于GP跟LP來講,我覺得大家都是要有一個非常好的契約精神,因為股權投資行業是時間的玫瑰,它需要長期的大家共同努力,才能夠把這個行業共同做好。

謝潔萍.JPG

2019-10-23 16:38:52

張權勛:

我代表GP,因為我們遠致有一部分LP。我想所有的機構、所有的GP一般來說在遴選的時候,首先練好內功可能是最基本的條件。

第二,過往的業績也是他考量的。所以政府引導基金是給那些有成長業績的,你剛成立除非你有很大牌,或者刷臉就夠的明星投資,可能會被引導基金所看重,大部分可能還是會看重過往的業績。

另外,引導基金一般要求有返投當地的比例,甚至要放大,甚至還有一些會提出其他的要求。你自己要掂量一下你能不能滿足這個要求。契約精神應該是相互的,不能說讓政府做事的時候就怎么樣都答應,等到你自己實現不了的時候又怪政府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把責任都推給政府肯定也不合適。

張全選.JPG

2019-10-23 16:46:01

曹揚:

沿著兩位給大家分享的挑選GP的時候考量的點,接下來請GP代表來給我們分享一下,比如說跟政府引導基金合作的情況,或者是如何去獲得政府引導基金的青睞。

主持人.JPG

2019-10-23 16:50:11

歐光耀:

我剛才也講到我們應該是在2013年做的是第一支政府引導基金,在這里我想還是跟我們的背景有關,2009年人民幣基金管理主體成立的時候是三個發起單位,第一個是深圳市的國有企業,當時叫高新技術聯合產權交易所。第二家單位是中國風險投資公司,是我國的第一家風險公司投資。第三家是澳銀,就是我們在新西蘭成立的外幣主體。我個人認為這樣的股東背景,應該是為我們拿到第一期政府引導基金做了背書的。

為什么這么說呢?其實2013年大家看統計數據就可以知道,我們真正政府引導基金只有1000億的規模,現在好像有將近2萬億的規模。所以2013年相對還是處于早期。另外一個背景,2013年我們很多本身做創業投資的基金都還是在投資的階段,或者是存續階段,并沒有達到清算的階段。所以在這個階段去談很多機構的收益是看不到東西的,所以我個人覺得我們第一支基金之所以能拿到,實事求是講應該說更多的是基于我們的股東背景。

但是在2015年之后,2015年-2017年是我們很多創業投資基金的集中清算期,大家各自的機構早期成立的基金業績怎么樣,2015年-2017年基本上能看出來了。所以我認為從2015年以后,我們之所以能拿到政府引導基金,我個人認為是基于兩點,第一,就是政府引導基金已經處于一個爆發的階段,同時他們對于管理機構的選擇可能就可以重點,一個是看業績,另外一個是看投資規范流程。所以在這點上,因為我們也有外幣管理人的背景,特別是在契約精神上、投資規范度上面,一貫是我們非常強調的點。另外我們在2015年-2017年的時候,很多基金的業績就集中體現了,我們記得2017年單支基金就有四個項目過會,所以也是一個集中退出期,讓我們的業績獲得了體現。所以從2015年以后,都繼續得到了政府的支持,而且支持的比例越來越重。

所以我個人覺得最關鍵的應該是兩點,一個是規范的管理,另外一個確實還是有穩定的收益體現。謝謝。

歐光耀.JPG

2019-10-23 16:57:12

馬志強:

我覺得我們跟政府打交道的過程中,我們還是要很清晰的理解他們的基本要求。在今天來看,政府引導基金他們有一個硬標準,還有一個軟標準。硬標準就是那個東西是寫在他的文件里的,我在想這部分應該不太容易突破,你不合格就拿不到他的合作機會,這是剛性的條件。

另外,以我們這樣一個新機構的背景能拿到市區兩級的錢,主要的原因有幾點可以跟大家分享。我記得有一次在南沙的時候跟各地的政府引導基金開過一次閉門會,在那個會上大家討論的還是很深入的。大家都講到了幾點。

第一個,就是關于你履行政府職能的能力的部分,這是政府引導基金會關注的。

第二個,今年9月份深圳出了一個公示,帶來了很大的反響,其實沒有這樣的公示的時候各地政府引導基金也有類似的安排,比如到期不能設立的也都要慢慢的清退。所以我們在跟不同的政府引導基金溝通過程中,也能夠感受到他們對于GP的出資能力的關注,所以這個也會需要我們作為GP要非常慎重考慮的。

至于說很多時候GP在想為什么政府給了我們提了很多的約束,比如說返投要求、行業限制、階段限制,我們還是要理智來看。因為這是政府的職能所在,如果他沒有這樣的需求,他出資的意愿就不強了。所以我不認為GP需要花太大的精力跟政府引導基金探討,這個應該基本上是屬于相對穩定的。我覺得還是要換位思考,我們在過去的一年為什么能夠這么快的做成這件事,更大的還是充分的理解政府引導基金他們的訴求,以及我們自己的優勢,把這兩點結合起來是比較有效的方法。

馬志強.JPG

2019-10-23 17:05:00

王俊峰:

應該講我們跟引導基金打交道的體會,我覺得還是跳不過兩個字,業績。

為什么這么說呢?第一,盡管各個引導基金都說不意義掙錢為目的,但是掙錢還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有過硬的業績讓引導基金相信這筆錢不會投虧了。第二是反過來的,政府引導基金也需要業績,他的業績是說能不能實現政府的引導訴求,比說招商引資、比如說產業升級,這個訴求能不能實現。

我們剛剛完成募集的醫療基金,至少有兩個地方政府給了錢,但是這兩個地方政府都非常也好,沒有提返投的要求。但是我們拿了這個錢不能說不給當地做貢獻,我們還是很積極的對接一些潛在的項目,我的使命需要尋找的是全世界最優,這是對LP負責任。但是我們要了解地方政府的訴求,我要去推薦一些適合當地產業升級轉化的項目,幫助他完成他自己的目標。包括我們也會積極的對接自己生態圈當中的資源,這是我們要主動幫他們思考的,或者主動貢獻的,這樣我覺得大家就會建立起一種相互信任、相互依賴、相互水乳交融的合作關系,就比較好了。

王俊峰.JPG

2019-10-23 17:11:54

劉隆文:

因為我們管理公司只管一支基金,是國有背景的基金,我們的關注點跟前幾位不太一樣。因為央企本身跟地方政府就有一種天生的共同語言,所以我們跟他們合作的時候還比較好,因為我們本身基金的出資方有地方政府的成分,也很關心基金在當地的一些投資。但是這些問題對我們來說可能稍微不是那么沖突、不是那么嚴重,當地政府之所以看重國新的話,還是希望借助國新帶來更多的產業或者說投資,和其他方面的引導。所以我們跟他們合作,我覺得還可以,尤其是我們借助國新的力量,確實能為地方帶來不少的他希望獲得的資源,無論在資金方面還是在項目層面。

前面有嘉賓也提到了換位思考的概念,所以從政府的角度來講要求你注冊在當地,要求你當地要有產業導入,站在他的角度來講是正常的訴求。反過來看,我們自己作為管理人是不是有足夠的能力、足夠的資源能夠給帶來賦能,如果帶不來的話,即便你今天找到錢投下去,將來也會是麻煩事。

作為GP,作為我們的管理團隊,我覺得更加考驗我們的是專業能力。專業能力有很多人都可以做到、都可以做得很好。還有一個,就是你的合縱連橫的能力,你能不能有一些東西在地方真正落下去,落不下去將來都是難事。我們是比較謹慎一點,先講清楚自己的事然后再往下做。

劉隆文.JPG

2019-10-23 17:17:21

主題演講:資產價格下行周期,財富管理的危與機

演講嘉賓:海銀財富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投資策略官 惠曉川

vbox11146_056A4816_160807_small.JPG

2019-10-23 17:17:43

惠曉川:

做投資第一個是選好賽道。第二個,你要看清楚大的環境是怎樣的,大環境不好,一個是投的問題,一個是退的問題,都是無法回避的。大家看到現在所處的一個大的環境,就是中美之爭,中美加在一起占全球經濟總量的將近40%。所以全球大的經濟變化一定是看中國跟美國,這點毋庸置疑。

第二,我們回歸到財富市場,這個市場這么多年的變化,我想說我們中國人通過自己的努力跟智慧所取得的成就跟增長,比美國人更優秀。為什么這么說呢?大家看到了2000年我們財富市場的規模5萬億,占全球的4.6%。美國是39萬億,占全球的35.6%。我們再看現在,現在我們國內的整個財富市場的規模當量50多萬億,我們已經躍居到了全球的16%。這是我們中國人的智慧和中國人的努力,中國政府給大家創造了這樣的一個非常好的時代的機遇,這個賽道已經非常充分的體現了。

2019-10-23 17:20:00

vbox11146_056A4864_161209_small.JPG

2019-10-23 17:20:24

惠曉川:

大家可以看到在這個賽道當中,我們整個社會的經濟面貌變化,從百貨經濟到白色家電,到我們生活必需品,再到全球化制造、消費升級,再到城鎮化、再到現在的互聯網、大數據,信息高度爆炸的時代。可以說每一個時代都成就了各種各樣的行業企業家,這些財富我認為就是時代給的。

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你增長快了一定會帶來很多的潛在隱患。這里面的問題在哪兒呢?現在我們看國內的資產管理規模為什么這么大?首先我覺得第一個是因為大家口袋里有錢了,老百姓的財富規模、社會整個財富的當量規模在不斷增加,推動了整個金融部門,尤其是財富管理部門不斷放大,再加上杠桿因素,實際上也變相的推高了實體經濟部門的杠桿率。而且金融部門和實體經濟部門,杠桿的傳導效應是非常直接的。它這個作用也是一把雙刃劍,本身財富增長的需求可以擴大我們資管行業業務規模、業務形態,再加上杠桿的因素,它是一個催化加速財富創造的過程,它是一個創造財富的正面作用。但與此同時,在不斷加杠桿的過程當中,財富規模不斷的放大,金融體系內的規模不斷放大,也造就了很多局部風險的曝露,它對很多實體經濟也是一種傷害的副作用。

所以在這幾年,尤其是從2018年資管新規到現在,我想無論是做財富管理的還是做傳統的金融業務,還是做PE,我們要面對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順應現在的監管體系下,你的業務的創新,以及你業務接下來往哪里去。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下,大類資產價格的變化是比較直觀的,數字也是不會騙人的。

2019-10-23 17:21:00

vbox11146_056A4828_160853_small.JPG

2019-10-23 17:21:24

惠曉川:

大類資產價格基本上是生產對價格的體現、供需對價格的體現。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了,大類資產當中尤其是這四類,第一,我們遠期離岸的匯率價格應該說承受的壓力仍然存在,而且比較大。第二,債券也是一樣的,整個債券市場信用問題的曝露,導致債券的價格往下走。第三,權益市場,我們看股票基本上這幾年都停留在底部的區域。第四,是老百姓最關心的問題房價,房住不炒,這個觀念已經深入人心。大家看到2019年整個百城的住宅房價被控制在一個合理的增長區間,抑制住了投機成分。所以從這些大類的資產價格的表現上來看,無非就是在這幾個資產當中去尋找機會。就算你做PE,你最終還是要找一個退出的渠道,你融到了資投下去了,你怎么退呢?二級市場是一種方式,但是其他可能還有一些補位的方式。但是無非都會在這些大類資產價格的變化當中,體現出你做資產組合也好、尋找一個單一的資產也好,你都要先看大類資產的趨勢變化。

2019-10-23 17:22:23

惠曉川:

講這個問題,首先我們要搞清楚,金融業提供的服務是什么,財富管理行業的定位是什么,先要把這個概念搞清楚。為什么說一邊是海水呢?這幾年整個金融監管加強了以后,是對整個金融市場的一個糾偏過程,再加上資管新規以后,所有的資產管理機構業務得到了規范。再加上信用風險的曝露、經濟的下行,整個這個行業得到了一個有效的出清。我認為這對于中長期發展來說是一件非常好、也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

第二個為什么說一半是火焰呢?我們更多的是有機會,機會在哪里呢?第一,我們整個市場的體量規模本身很大,第二,我們的經濟增速仍然很大。經濟增速不用多高,每年保證在5%-6%之間,我們現在14億人口,經濟的存量還這么大,財富再循環的過程是足夠的。所以再加上金融改革開放的進程不斷擴大之后,外資金融機構搶占國內市場份額的趨勢也非常明顯,金融開放的節奏也提速了、門檻也降低了。反觀國內,無論是傳統金融機構銀行、保險、券商、信托,實際上現在也在紛紛的搶占市場份額,一個是尋求業務的突破,也在搶占市場份額,現在我發現很多的券商包括基金子公司都在從資產端延伸到財富端,這個趨勢現在非常的普遍。大家都認識到了這樣一個市場的大機會。所以我覺得整個行業出現了兩極分化的態勢。

2019-10-23 17:23:00

vbox11146_056A4864_161209_small.JPG

2019-10-23 17:23:13

惠曉川:

總結一下。行業的危與機,任何時候做任何事情不可能只存在機會,沒有風險。在整個行業當中,每一個業務的定位是不同的,所處的行業的發展階段也不一樣,國內的財富管理行業目前處在一個早期的發展階段,但是通過大家的共同努力,通過大家的智慧交換一下各自的想法跟思路,一定能夠碰觸一些火花。對于未來整個財富管理行業健康的比較一定能夠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但是我認為更主要的,首先作為我們行業的從業者來說,我們自己要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和定位,就是我們的財富端對于客戶的需求是不是真正的解讀透了,他的風險偏好,他的資產組合是不是能夠清晰的認識。以及我們接下來無論是今天在座的GP還是其他的資管領域,能夠提供出有效的、多元化的金融工具和一攬子的金融配套服務。

2019-10-23 17:47:39

圓桌對話:市場化母基金的錢袋子

對話嘉賓:

鴻坤億潤投資投資合伙人 樊宏楠

上海聯創創始合伙人 韓宇澤

力合創投董事長 馮杰

景林股權投資CEO兼合伙人 高斌

陸浦投資集團股權投資部總經理兼母基金負責人 李彬

紫荊資本董事總經理 錢進

嘉賓主持:

盛景母基金創始合伙人 劉昊飛

vbox11146_056A5082_164524_small.JPG

2019-10-23 17:48:44

劉昊飛:

作為GP來講往往更看重的是資產端怎么發掘項目,包括做投后管理、做退出。在募資這一側,你們是不是可以分享一下,從你們過去這么多年的經驗,你們在募資方面的一些心得或者某一些印象深刻的例子,可以是成功的例子,也可以讓受挫的例子,跟大家分享分享。

劉昊飛.JPG

2019-10-23 17:49:24

韓宇澤:

我覺得基金的募資,在我們團隊我對基金的募資我還是看的非常重的。因為大家都知道募資是很難的一件事情,就因為團隊去用心的去募資了,你去和出資人溝通的時候,或者跟出資人在講的時候,包括錢拿到,走的這段路程中你始終要回問一下自己,你當初講的初心是什么,你給投資人講的你要做什么,是不是做到了。初心決定了你的結果。

我覺得募資是不是真的你的產品設計的符合投資人的需要。還有一條,就是一直要堅持。

第二個,你所設計的產品,這幾年股權投資已經發生了重大的變化,我們是不是意識到這個市場已經變化了,你應該及時調整你的產品結構。

韓宇澤.JPG

2019-10-23 17:50:18

高斌:

我感覺有兩點,一個是業績,說實話現在的投資人都是非常精的,尤其是專業化的,所以這種情況下你的業績是非常關鍵的。這個業績有兩個層次的意思,一個層次就是歷史上你的業績,這個業績不僅僅是IRR,還有DPI,你投了以后忽悠了半天,DPI才5%,說未來的IRR能到40%,還是有點扯。所以這些指標要看歷史,這是一塊業績。

另外一塊是未來的,這是預計的,就是你的策略,就是你的持續策略怎么證明你原來做的能持續下去,這樣讓專業的LP、專業的母基金能夠選你。

所以我的感觸,因為現在的市場已經教育了很多人,我感覺業績最關鍵。所以我們景林內部的人關起門來說,什么都不說,最后給投資人帶來絕對的回報是王道,這是我們的一個基本原則。

高斌.JPG

2019-10-23 17:51:15

馮杰:

我一直在想募資是找LP,LP換一個簡稱也相當于找你的另一半的感覺,相當于要在對的時候找到對的人,這個很重要。但是回過頭來看,什么決定你在對的時候能找的對的人,其實是取決于你自己是個什么樣的人。這個對應到GP來說,你在這么多的GP中,在這個市場中你自己的定位和你的特色是什么,這個其實還是很重要的說明在現在的市場上,你的投資策略是什么,你的團隊的資源是怎么樣的,最后你的執行和你的結果是不是驗證了前面的兩點。因為我覺得只有在你堅持有特色的東西的時候,你可能才能在這么多愿意投股權的人中,找到愿意投你這個策略,或者愿意認可你的這些LP,我覺得這個是非常重要的。

回到現在這種募資的行情,,因為我們做早期的,做科技的,從長期來看我們必須要做一個樂觀主義者,所以說對于我們的業務或者對于我們的LP,我今天還在想主題的時候就想到兩句話,我們怎么樣做自己的事情,我覺得應該是持如履薄冰之心、行勇猛精進之事,因為這個時候越是要選好的項目,越是要投資。

馮杰.JPG

2019-10-23 17:52:36

錢進:

對于我們自己來講,因為中國整個的資金端實際上相對來說跟歐美是不太一致的。有些歐美現在是主流的資金端的地方,在中國不太一樣。因為中國大部分的錢,目前里看應該還是政府。也就是說如果你如果想做一個獨特的機構,你怎么去平衡拿引導基金的錢和市場化匹配,達到收益的平衡,這是你需要做的事情。你或者完全能夠搞定政府的錢全部做引導基金,是一種方法,你實際可能就會變成政府的招商引資部門,達到他的一些政府的策略,或者你會做市場化。但是現在市場上的錢距離政府的錢是有難度的。紫荊資本在資金端像資產端一樣也做得相對比較獨特,應該說做了一個相對的融合工作,就是在滿足政府部分需要的前提下,跟政府提出達到市場化目標的解決方案,這個我們有幾支基金,在江蘇幾個地區的基金,目前不管從經濟效益還是社會效益都取得了一定的進展,既達到了政府設定的目標,也取得了規模效益的增長。

前進.JPG

2019-10-23 17:55:09

李彬:

因為我們是財富管理的平臺,所以我們的客戶構成更簡單一點,就是高凈值的個人客戶以及企業客戶,他們作為資產配置的需求來,把我們作為他們的一個選擇。因此,我也比較同意高總剛才講的,市場上的個人客戶,高凈值客戶的資金還是很充裕的。從我們這個平臺來看,對于我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你怎么樣能夠提供給客戶有吸引力的產品,然后能夠給他帶來良好的可實現的回報。實現這樣的良性循環之后資金就會來了。

從實踐過程來說,談一下我們現在對于GP的選擇,以及我們的一些策略。因為我們本身這個團隊的管理層是來自于平安信托,我們的很多業務條線來自于專業的銀行。所以我們的團隊專業就來自于資產配置的能力,但是這個資產配置的理念是要跟客戶做好投資者教育的,重要的是我們要有合適的產品給他配。所以在我們現在的階段,我們的策略就是極簡的,我們的原則就是為客戶做好分散的資產配置的理念。所以我們在選擇母基金的時候,我們最重要的就是分散,這樣我們希望能夠給客戶一個未來良好的有爆發力增長的回報的同時,也能給客戶一個比較好的IRR和DPI,這是我們在產品引入的原則上的重點。

第二個原則,我們會做能力邊界內的事情。包括像一些直投或者跟投的業務,我們就選擇不做。

最后,也就是說我們在選擇GP的原則上,我們的觀點是,我們是少而精、精而準,準了之后我們是長期合作。

李彬.JPG

2019-10-23 17:59:22

樊宏楠:

我覺得要找對人。我們也感覺到其實你在給LP做產品的時候,是要了解非常清楚LP的需求到底是什么。其實放在機構類的GP或者基金管理人的層面,去跟機構化的LP去打交道的過程中,我覺得我們也需要更多的了解機構化的LP到底是什么樣的需求。

舉個例子,比如說我們是地產背景的LP機構,那么我們現在地產行業來講,也是處在一個轉型的過程當中,很明顯的就是我們現在從地產從供給側的商業模式轉到需求側的商業模式,很多的開發商變成從以前的B2B的商業模式,逐漸的轉向B2B2C的商業模式,這個商業模式的轉型會帶來大量的產業升級,包括你整體的供應鏈的需求、供應鏈庫的迭代更新,其實都是跟以前不一樣了。

那么這一類的大型民營企業或者說潛在的企業型的LP,其實他們對于尋找GP合作的過程中,其實也是一種尋求產業升級的過程。我們更希望去尋找到比如說一些GP,他們是有能力,或者說有遠見,或者說有想法,跟我們這類的產業類機構,或者不管是汽車業還是地產圈,或者其他的實體產業也好,我們還是希望有更有能力的GP機構,能夠跟我們一起把產業升級的過程做好做實,這是我們其實想看到的一個場景。

樊.JPG

2019-10-23 18:08:18

本次直播到此結束,我們下次再會!

玩牛牛技巧 2188844370768263127764720246744397131592257996673542821561253697811062421220514064717688811542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