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牛牛技巧

在這些成熟的投資人眼中,未來七八年有哪些投資機會?

創客貓 · 2019-10-21 11:41

ABCD、AR、VR?或者其他。

創客貓注:本文來源于由清科集團、投資界主辦的“2019中國創業武林大會”上,鼎暉投資董事總經理李磊、晨興資本執行董事劉凱、天圖投資管理合伙人潘攀、GGV紀源資本執行董事吳陳堯、沸點資本創始合伙人于光東、啟明創投合伙人周凌霏圍繞《創投新勢力:順勢而為,Passion to win》主題展開的圓桌對話。火山石資本管理合伙人章蘇陽擔任主持人。

微信圖片_20191021121819.jpg

對于成熟投資人應該具備哪些條件的話題,潘攀認為,第一是要在不同的投資、經濟周期里面對波動,看每個時期里不同的項目;第二是要有饑餓感,對新鮮的東西會有好奇心,發現新的東西;第三是自我反省。

李磊認為,一方面心理素質得好,抗壓能力得很強,而且可以皮實,臉皮得厚一點;第二對人性、利益要有深刻的洞察。

互聯網思維在中國的創業里有特定的意思,并且在2016年以前也由此產生了很多互聯網商業模式。于光東表示,他一直都不認互聯網思維,互聯網不是一個單獨的行業,如果今天不用新技術,用互聯網思維做新模式創新,他覺得成功的概率是零點零一。周凌霏也認為互聯網不是一個單獨的產業鏈,更多是一個底層,但在她看來,機會還是挺多的,有很多迭代的機會,尤其是做TO C互聯網消費的團隊。

說到未來的通用技術,劉凱表示,他自己的投資主題是全部all in在云化和智能化,這是一個長期的趨勢。吳陳堯則認為往長期去看,技術的突破可能會在VR、AR,或者是腦機接口下一代技術上面。

以下為對話實錄:(經創客貓編輯,有所刪減)

微信圖片_20191021122150.jpg

為何走入投資行業?

章蘇陽:在座有從企業進入VC這個行業的,也有直接進入VC這個行業的,咱們干什么不好,非要干VC這個行業?我干VC這么多年,我感覺我成不了偉大的創業者,所以退而求其次,就做VC。

你們都是目前一線基金的中堅力量,是很有代表性的,為什么選擇干VC或者PE這個行業?

李磊:我是完全誤打誤撞進入這個行業,我學法律的,我覺得做律師太苦了,天天跟文字打交道,對著電腦寫文件,我受不了。

畢業之后,我先是在麥肯錫做咨詢,覺得跟人打交道非常有意思,天天出去跑,后來覺得投資也有意思,跟各行各業的聰明人打交道,逼著自己天天學東西。進入到這個行業之后,發現這個行業也挺苦的,還學習過程之中。

劉凱:我是學理工科,我自己一直做技術產品比較多。當時覺得創業也不太成功,在大公司也不太想去爬這個梯子,做投資是能夠跟聰明人接觸的行業。

潘攀:我是投行出身,早期做了很多制造業的保薦,看到了各種各樣的傳統企業家。然后在投行工作過程中,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創新型的企業家,這是我入這個行業最大的一個動力,其實這個還是挺苦的。

吳陳堯:我跟大家都差不多,可能更多喜歡做一些戰略的思考。因為其實如果在互聯網公司里面工作,很容易成一個螺絲釘,即便是在一個比較高的級別,某種程度上感覺見樹不見林。VC骨子里面都會有一些喜歡思考,好為人師的因素,喜歡跟企業家交流和分享自己的看法和經驗,尤其是能夠對企業家有一些幫助的滿足感,這應該是一個做VC很大的動力來源。

于光東:我原來在360,最早幾十個人,后來做到7、8千人,就發現管人是挺復雜的。后來想一想搞一個基金,充其量管不了一百人,相對來說輕松一點。

實際還有一個深層次的原因,做VC有一點好,做VC每天都能學習,看到很多的挑戰。所謂的挑戰就是你能給大家解惑,把原來的經驗跟大家分享,你會發現創業是一個特別累的事,不吃飯,不睡覺。但是進入這個行業發現,這個行業的確也不快,這個行業好像感覺比創業者也快不了那里去,也挺慢。我覺得這是一個新的創業,我其實對這個行業正在學習中。

周凌霏:我跟李磊有點像,我是誤打誤撞進了這個行業,之前在通用電器做金融,那個時候是金融危機的時候,在通用電器做金融是很慘的一件事情,就是2007、2008年的時候。

我是誤打誤撞進的,進了以后,我自己覺得很喜歡,我覺得是一個好奇心,我很好奇每個人都在做什么。另外就是學習,畢竟每次跟企業家聊一個小時、一個半小時,這些企業家都是十幾年的經驗,這是一個濃縮的精華,在向他們學習的過程中覺得特別有意思。跟他們在每一次交流的過程中,我們自己的學習速度也會變得很快,周期性也很快,這是我覺得特別有意思的。

于光東.jpg

沸點資本創始合伙人于光東

成熟投資人要具備哪些條件?

章蘇陽:你們感覺成熟投資人他具備哪幾個條件,就可以意味著是一個成熟的VC,或者是PE的投資人?

潘攀:第一,不管是投資的周期,還是經濟的周期,世界永遠不是一個線性增長,永遠是有波動的。這里面怎么來面對波動,我覺得我看成熟投資人的標準就是我們公司的投資經理怎么來看每個時期里面不一樣的項目

第二,需要有饑餓感,或者對新鮮的東西會有好奇心,VC永遠要發現新的東西

第三,對我們而言就是自我反省,不懂的事情更多,懂的還是挺少的。

在我們內部來判斷是不是一個成熟的投資經理,上面這三個心態能做到,就相對是一個成熟的標志。

劉凱:我做投資不是專業出身的,屬于比較笨的。對于我來講就是多犯錯,有兩點,盡可能早期多犯一點錯誤,就是你自己判斷上的錯誤,投資的公司失敗了。我把最壞的情況過一遍,剩下的就是好的。

第二,投資還是一個管錢的生意,你在小體量的時候很難有這種感知,我自己的感觸是可能累計投了七八千美金之后,我對投資很多不同的方方面面的感觸,就上了一個臺階,當然也是交了很多的學費。

李磊.jpg

鼎暉投資董事總經理 李磊

李磊:我覺得一方面心理素質得好,抗壓能力得很強,而且可以皮實,臉皮得厚一點,這是很重要的一點。

第二,我們其實跟錢打交道,另外一頭是跟人打交道,對人性,對利益,都有很深刻的洞察。這個確實需要人的生活經驗,沒有這個生活的經驗,很難成為一個成熟的投資人

于光東:第一,我自己是產業出身,從做創業到做GP,對我來說最重要增加的是理性。創業是特樂觀的事,看到一個東西好,馬上就特有激情,然后就去干,整個思維模式的調整是成熟投資人需要經歷的。理性把握還挺難的,我自己覺得VC是一個藝術+技術的活,技術方面還得很理性,在管錢和風險管理中。藝術上對人,對行業的判斷,你還得敢去博,得有一些感性的東西在里面,這是挺難拿捏的。

第二,一個成熟的VC要有一個很重要的特質,就是命好,得有一個好命,天生就是命好是非常重要的,這是能成熟的充分條件之一。

吳陳堯:我非常同意大家說的需要多踩一些坑,而且是各種類型的坑,但是我覺得這個可能是一個必要的條件,在這個行業足夠長,投的項目足夠多,基本上各種各樣的坑都有很大的概率會踩過。于光東說的在思考和總結這一方面,我覺得成熟投資人應該會有自己一些體系的方法論的輸出,或者開始在思考自己投資的哲學,并且在實踐當中能夠去總結,這是底層的方法論。你在投資中有意識不斷去運用,這個邏輯投資失敗了,你還會繼續按照這個邏輯去投。

吳撐腰.png

GGV紀源資本執行董事 吳陳堯

基于互聯網思維的創業還有機會嗎?

章蘇陽:所謂的互聯網公司,包括互聯網思維,全世界只有中國提互聯網思維,互聯網思維確實有它的一個特定意思在里面,大家感覺到大量產生在2016年以前的一種互聯網商業模式,從現在開始往后這個機會來大嗎?

吳陳堯:我覺得紅利還是會有,但可能是跟之前不太一樣。可能今天講這個話題就是有點難,感覺處在一個市場相對差一些,或者所謂的投資主題和熱門的賽道處在青黃不接的時候,前一波紅利已經完了,新的還有待驗證。像下沉市場,或者是出海,或者是5G,或者是人工智能,我自己堅信這些一定會有。拉長歷史的視線,若干年后再回頭看2019年,絕對是蘊含了很多偉大機會的一年。

今天去看到2011年、2012年的時間是比較慘,頭條在那個時候誕生,大家認為那個時間點是沒有什么機會的,我覺得機會時時都有。這些機會也是我自己比較認可的,就是全球化跟5G、AI,現在還處在比較假定的時候。

章蘇陽:不假定5G和AI的情況下,機會算1,現在對原來模式創新的機會是零點幾?

吳陳堯大概是0.4

章蘇陽:機會也不少,差不多一半了。

于光東:因為互聯網思維我一直從來不認,我覺得就沒有,這是因為過去十幾年,實際上在成就互聯網行業,互聯網是跟其他產業分隔的一個新行業。現在我覺得就回到產業的時代,互聯網就是在產業里面放著的,互聯網就是水跟空氣,大家都得用,你不用就得死。AI也是一個邏輯。為什么說沒有AI行業?AI是直接跟產業結合的,沒有說有AI思維出來的,因為沒有這個行業。互聯網思維我認為是零點零幾的機會。

今天說的流量、變現,其實互聯網用的流量變現模式跟原來的廣告模式沒有本質的區別。線上做電商,做交易,跟當年線下賣東西是一個道理,沒有任何的區別,只是大家妖魔化了這件事。所以基本上今天如果說你不用新技術,不用5G,不用AI,今天能創一個業,用互聯網思維新模式創新,能成功的幾率是零點零一。

周凌霏.jpg

啟明創投合伙人 周凌霏

周凌霏:我還是認同光東總部分的看法,我覺得互聯網可能不是一個單獨的產業鏈,更多是一個底層。我覺得它是一個基礎建設,就像鐵路、水、電,每個企業都有,AI也一樣,也是一個底層的東西。以后很少有企業說我沒有AI,或者我沒有互聯網思維,我覺得都要有。

我自己覺得機會還是挺多的,雖然我們從宏觀GDP的增長上面會稍微慢一點,但是有很多迭代的機會,尤其是做TO C互聯網消費的團隊。我們就像一個螺旋型一直在上升,只是我們這個螺口比較小,所以我們碰到的周期的速度會比較快,但是我也在不停的盤旋上升,有一些迭代的機會。有一些新的產業鏈可能會比較難,但是原有替代這是完全可以干的事。如果要給分,我可能給0.6、0.7。

李磊:PE和VC的語境可能不太一樣。從我們自己投的案例看,移動互聯網今天人口和數量的紅利也許有天花板,但是有很多的傳統企業是需要接受數字化和移動互聯網的改造,這里面其實有很多的機會。我們自己投的百麗鞋業,都是線下門店,但是通過數字化的改造,還能挖掘很多的投資機會出來。

劉凱我覺得可能機會剛剛開始。我是移動互聯網最高峰的時候加入VC,就是2014年,各種的O2O,大家都狂燒錢去拉用戶,那個階段屬于破的階段,真正設備來了,大家都能去用互聯網,包括以至于后面下沉,像快手,這是很早的一個階段,萬里長征的第一步起來了。

現在看到的機會更多是這個行業已經有了,可以賺錢了,立的階段才剛剛開始。我也認同沒有互聯網思維這一說,沒有靈丹妙藥,真正作為一個行業能夠去普惠的商業模式,能夠去跟產業進行結合,這個東西才剛剛開始。

潘攀:我們其實一直站在消費的角度來看互聯網到底給消費帶來什么變化。最近幾年非常明顯,我覺得幾個指標,一個像我們投的一些相對比較大的公司,都投入了非常多的人力、資源,投到整個公司從內到外的互聯網的改造。比如說產業端和跟消費者連接端的,我們投了百果園,他們有600多個互聯網工作人員,他們的創始人年底要到一千個,確實是在改變消費者整個的業態。

我不那么悲觀說現在機會不會那么好,互聯網滲透到傳統行業,還會有比較大的機會,但是這些機會可能沒有以往那么快。要給一個分,我覺得0.7和0.8都是ok的

劉凱.jpg

晨興資本執行董事劉凱

未來七八年,哪個技術會成為通用技術?

章蘇陽:當年只要能夠借助于PC互聯網,好多企業要比其他的企業更容易領先了,如果是在2007、2008年的時候,最早的介入到移動互聯網,那么這些企業也會比其他的企業發展得更好,就是在每一個八年到十年左右,會以某一種通用技術所帶領的整個行業迭代往上走。

大家認為在目前的情況下,有5G,有AI,有大數據,甚至還有基因組學,在這些當中大家看到的在近七八年來,會以哪一個技術作為一個通用技術的存在?各行各業都要用到這個技術,而只有用到這個技術的企業,才能夠抓住下一代的發展,而且發展得更好。

劉凱我自己最深的感受,包括我自己投資的主題,全部all in在云化和智能化。我看到很多早期加入騰訊的時候,包括自己創業,信息化用得都不多,管理都很粗放。其實互聯網那個時候也是一個沒有信息化的行業,現在互聯網行業已經非常信息化和智能化,頭條和快手利用數據智能。這是一個絕對的長期趨勢,這些都是先行者,真正的生產力還沒有被釋放出來,各行各業都會受益于這些東西。

潘攀:我的觀點和劉凱相近,尤其是人工智能化可能是最具有革命意義的技術

周凌霏:國外有一個挺好的總結,就是ABCD,人工智能AI、區塊鏈Block Chain、云Cloud和大數據Big Data。

于光東:您說互聯網移動端其實都是說先有互聯網行業,發展好了,移動互聯網把基礎建設做完,現在開始賦能傳統行業。

第一,已經積累數據的行業,就要把數據AI化,提高效率,減少成本,沒有積累數據的人,都要用AIOT的方式積累數據,讓它變成標準化、客觀和數據化。然后在云端計算的大世界里,有的行業得用AI去解決大數據處理的問題,像智能制造先把傳感器放下去,把數據拿上來,拿上來這件事變得很重要,不同的行業在不同的發展階段,總的來說是這樣一個大體的邏輯。

章蘇陽:世界上只有一樣東西只往上長,從那個東西一開始到現在一直維持了正的方向長,就是數據。

吳陳堯:說到趨勢,肯定要跟時間周期聯系在一起。往長期去看,技術的突破可能會在VR、AR,或者是腦機接口下一代技術上面大的趨勢上,我覺得更加要關注全球化,未來20、30年大部分的新增人口已經不在中國了。比如說未來50年,新增人口基本上都是在非洲,我覺得可以關注人口紅利消失帶來的用戶量減少,以及中國已有的互聯網模式,可以值得去出海,加上資本可以去出海這個話題。

潘攀:從消費的角度來看,數據是最大的核心資產,原來的公司是有數據,但是無法采集和積累數據,這一步要先完成。

第二,數據自動化的應用,我們看到了一些公司應用了以后,大幅度提高了效率,不管是連接客戶的效率,還是在供應鏈上的效率,從消費而言,這是大家都得去做的一個事。

潘攀.jpg

天圖投資管理合伙人潘攀

未來哪個行業會有更高的發展速度?

章蘇陽:在現在有一個通用技術的平臺,綁定它,相對來說你的業務有可能在更高的一個層面能夠發展。如果是在這樣一個層面上,剛才講的ABCD,還有VR和AR,假定是這些東西,將來作為一個企業必須要用的一個趨勢的技術,根據現在的情況,每個人講一下哪些行業將來可能會更快,或者比其他行業有更高的發展速度,或者是有回報的產業?

于光東:我自己為什么看教育?現在AI教育到了一個爆發的前夜,過去在線教育給了教育非常多的數據,把線上的元素拿上來。但在教育整個供應鏈中,在線教育還沒有改變,老師還是那個老師,班主任還是那個班主任,未來一定會有AI介入,讓老師變成AI老師,讓學生的反饋變成個性化的教育,這就是在線的意義。

今天已經有非常多的公司在做在線教育,積累了那么多孩子學習的數據,積累了那么多的題庫,但是這些數據沒有被人所用,也沒有改變供應鏈。本質是這樣的一個邏輯。

第二,我們在看類似于醫療行業的東西,是因為醫療行業很傳統,的確需要用AI去解決原來在傳統制造,以及在整個供應鏈的這種流動上,其實都會有很多要去解決的問題,但它也積累很多的數據。因為每天有大量的醫療數據,要用AI去解決。我自己基于這個方案,就給大家提這兩個行業。

周凌霏:我們也會看互聯網醫療,今年也跟吳陳堯他們合作的案子,集中在健康險領域,今年做的兩個都是這個方向,也是關注大家的醫療健康。另外一個小的是本地服務的再升級,也是找了一些不少的機會去看本地服務和消費。

李磊教育的數字化改造,也是我關注的一個重點,還有企業傳統模式的一些數字化改造

劉凱:供給和需求都能大幅度的提升,這不是一個存量的游戲,我覺得在普通人衣食住行的生活里,我們都可以有很大的提升機會。對應在后端的產業上,也有很大的提升機會。我們覺得是一個框架,兩邊去投。

章蘇陽:阿里云和亞馬遜云還相差數倍,人家還是用得比我們多得要多,這個潛力還是很大。

潘攀:我們是比較看好生活方式的數據化和智能化以后,能提升產品和服務,就是個性化的產品和個性化的服務,這一塊是我們比較看好的一個增長方向。

吳陳堯:還是會繼續看好SaaS和企業服務,需要繼續提高勞動力的效率。整個工資成本還是在上升,而且越來越多的數據需要處理,90后和00后開始進入勞動力,這些因素都會讓整個SaaS和企業服務,包括云端整個成本的下降,還是會讓整個中國傳統企業開始慢慢注意到效率的提升和慢慢有付費的意識,但是這個時間可能會比較長。

(以上為創客貓現場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玩牛牛技巧 5668385150869288657126556859702398747985546280286389134460739807487476462100389987274948659449696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