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牛牛技巧

投資界永恒的難題“退出”:僅靠IPO挺難的,并購重組也是好渠道

創客貓 · 2019-09-30 13:48

沒有DPI是對行業極大的摧殘。

創客貓注:本文來源于由投中信息和南京市建鄴區人民政府主辦的“2019中國投資年會(南京)投資人峰會”上,普華資本董事長曹國熊、聯創永宣創始合伙人韓宇澤、至臨資本創始人&董事總經理姜皓天、錦天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孫鉆、華蓋資本董事長&創始合伙人許小林、毅達資本總裁&創始合伙人尤勁柏圍繞《新時代價值守望者,探尋新經濟下半場機遇與挑戰》主題展開的圓桌對話。德同資本總裁、創始主管合伙人田立新擔任主持人。

1.jpg

退出是投資界永恒的難題。尤勁柏提到,投資最終還是為了退出,投要投的準,退要退的好,還要堅決。田立新也說到,盡早退出為LP盡早賺取DPI,只有這樣投資流程才能正向完成,沒有DPI是對行業極大的摧殘。

在目前的資本環境下,曹國熊的退出策略是最優秀的企業還要長期持有,也會鼓勵同個賽道里的企業重組合并,有一些各方面指標還可以的企業也會選擇回購。

韓宇澤表示,站在退出的角度上,僅靠IPO挺難的,并購重組是非常好的退出渠道。許小林也認為,未來有更多的資金會往后期的并購整合去走,這個會給中國的退出帶來更大的資金體量、更大的投資機會,包括上市公司的整合也越來越多。

以下為部分對話實錄:

2.jpg

沒有DPI是對行業極大的摧殘

田立新:第一個話題是與大家分享一下所在機構投資的策略和進程。

韓宇澤:我們這兩年逆勢新募集了三只基金,重點聚焦在醫療器械、節能環保、軍民融合、新材料等領域,可以說過去一年我們的確放緩了投資節奏,尤其是對并購重組的謹慎,現在看把控是對的,今年卻又加大了投資節奏

曹國熊:我們投資團隊有50多人,聚焦在科技、醫療健康和文化消費領域,我專門統計了一下,投資總量比去年下降了一些。過去的四年,2015年是28億,后面都是22億左右。2019年截至目前投了10億,預計今年是15億左右。可能和整體經濟環境有關,也與我們為了抵抗經濟環境,把投資的標準提高了有關。總之,今年我們看的項目比原來更多了,投出去反而變少了一些。

姜皓天:我這個比較簡單,新基金和過去沒有對比。我是5月初投的第一個項目,因為我的基金剛成立。現在也已經投了5個項目,這樣看也不算少。但是過去在這個行業里面做了很多年,各方面的積累也比較清楚,我基本上不去考慮別人怎么做,做投資有自己的一套投資體系。

我認為現在整個TMT行業來是處在時代大切換的時代,從過去的消費互聯網切換到未來20年的先進互聯網,雖然消費互聯網會進入到存量時代,但局部還會有增量。比如說你看拼多多,局部市場還是有機會,但是不是說像以前那樣一榮俱榮。從我目前5個項目來看,2個是消費互聯網聯網,3個是先進互聯網。

許小林:如果我們做得不好天天都是寒冬,如果做得好每天都很好過。十年以前大家都覺得天天是寒冬,沒有好的標的。現在資本市場這么差的時候,最火的是生物醫藥上市公司,大家覺得這個行業非常好,這么好的生物醫藥行業,我認為有太多的陷阱、太多的坑。很多時候在寒冬里有局部的熱的行業,在這些熱的行業里面如果入得不好會有很多坑。

我之前說這個行當里有80%、90%的投資機構會逐步死去,對我們來說怎么活下去會是更大的考驗。我覺得大家不會探討寒冬,而是會探討產業的話題。

尤勁柏:巴菲特說別人恐慌我們就要興奮。今年我們的總體節奏雖然沒有我們年初要求的那么快,但是較去年同期相比增長超過30%。今年全年做下來會有40多億的投資規模。總體來說寒冬對我們來說影響不是太大。

田立新:我分享兩點,過去12月募資非常難,我們上半年成立了一支20億的基金,募資過程比以前花的時間多很多。這個沒有辦法,你說寒冬也好,存量市場也好,這是現實。這個只是我們舉的一個例子,可能代表著整個市場募資的生態。

從投資來說,過去12月我們投了20個項目,有早期也有晚期的。我們的投資策略就是兩頭走,一個是有爆發潛力的早期,還有就是一個就是風險已經釋放的成熟期甚至控股項目。從數量上看我們過去12個月投資相對均衡,而且金額還在加大。

剛剛各位也是給大家分享了一些,過去12月一直到現在,整個行業相對低迷,存量市場。在座的各位除了姜總,我們投了幾百家,怎么樣盡早退出為LP盡早賺取DPI,只有這樣才能正向完成,沒有DPI是對行業極大的摧殘。增量市場也提到了,我們的眼光是遠一點,至少三五年,不是說現在低迷就不干了,我們會干得更火,反而發燒身體有點不適。我們要正確評估價值,給投資者更好的回報。這是站在投資機構的想法。

下面是孫律師,給大家介紹一下。過去一段時間行業的動向。

孫鉆:我們一直在聊這樣的話題,現在的時代是什么樣的監管時代?作為一個律師來說,我個人認為是重、硬、強,重審核、硬干預,強監管。大家說的抽場,我個人認為現在不是抽場,是普查了。反向把以前釋放在券商的壓力會一點點前移,從投向企業之前肯定要關注。保障適當權益、實施合理的退出方式才是最有效的路徑。

在和很多機構合作的過程中,我們以前會說我們投的企業要員工激勵,那么員工要如何激勵,會不會導致反攤薄、反稀釋條款。員工激勵是不是會涉及到股份承諾。如果退出是員工團隊先退還是投資團隊先退?價格由誰定?我們可能不像以前的風口期,看到一個合適的團隊就把資本砸進去,現在要了解投資需求,在這么多風投企業里面找到對標企業,找到大家的共性企業。我們一直說的價值投資,同時也能幫助企業在后期通向運作上減少障礙。

退出:僅靠IPO挺難的,并購重組也是好渠道

田立新:現在我們的行業處在一個存量階段,如何在今天這樣的市場情況下做好客戶管理,及時、有效、高價值地退出?包括不限于在科創版等上市,以及一些利好春風的市場環境下,請投資機構和嘉賓在退出方面與我們分享一些最新的動向。

曹國熊:到今年,我們已經成立了15年,累計投資了將近400家企業,IPO上市40多家,非常的幸運。目前來看,還有大量的投資沒有退出。

針對在管項目我們專門做了一個數據庫,每個月都會更新被投企業信息,和他們聯合起來,一起關注他們的發展。剛剛講的科創板也好、創業板也好,這些都將是我們退出的好機會,包括證監會對創新重組的鼓勵。所以我們也是在根據資本市場的動向進行退出渠道的調整。去年我們在香港上了4家,目前的成交量比較小,哪怕上了也沒有完全實現退出。

所以關于退出,我們現在主要采取什么策略呢?最優秀的企業還要長期持有,因為我們最了解他們,這個要跟LP合伙人溝通,能夠一起把這些好的項目持有下去。我們畢竟長期專注于三個方向,對所聚焦的賽道里的很多企業都比較熟悉,這個時候我們也鼓勵他們重組合并。通過組織各種活動讓他們之間加深了解,在這一塊里面也能有一些收獲。再有一些企業就是等了,或者是在企業還可以的情況下,如果做小而美的公司意義不是太大,各方面指標還可以,我們也會選擇回購。當然也有血本無歸的可能性。

韓宇澤:關于退出方面是整個行業的最大問題,這幾年政策監管一直在變。比如說減持新規,好不容易熬到一家公司上市了,但是不讓賣了。這個減持新規是在資本市場暴跌的時候推出來的,現在我覺得減持新規可以進行調整了。既然市場恢復正常了,建議相關的監管部門可以做出合理的調整。這是第一個建議。

第二個站在退出的角度,僅靠IPO挺難的,去年發了110支股票,歷史上最高的股份是400支,總的數量太少了。并購重組是非常好的渠道,僅上市公司并購重組就在1800起以上,所以我們一直在并購重組上加大力度。我覺得并購退出是非常好的手段。

第三就是新三板,幾乎沒有流動性,新三板10000多家企業一年的交易額僅800多億,還不及上海證券交易所半天的交易量。新三板的確需要改革,可以創造更好的退出渠道。現在欣慰的是科創板推出了,深圳作為改革示范區,創業板即將注冊制,我認為未來所有板塊都會注冊制,未來幾年我還是比較樂觀的。

姜皓天:我的壓力很大,各位的基金投了這么多年,每年都會有退的。我必須要在這幾年有退的,壓力更大。我以前投了4億美金大概70多個項目,現在退了6億多美金,給LP掙了錢。我自己的體會是在中國做VC要特別重視退出,有些機構或者是有些經驗還不是那么足的投資人,有的時候特別喜歡投,但不太重視退,從花的時間上就看得出,真正在投后退出上沒有花多少精力。

在中國退出非常復雜,從上市來說,涉及到幾個地方,國內還有中小板、創業板、新三板、現在還有科創板。并購還涉及到是什么樣的結構,外資還是內資,是賣給上市公司還是非上市公司,交易形式也是不一樣的。一個GP沒有經歷過復雜退出的話是不合格的。

我個人經歷過很多成功和遺憾的退出。遺憾的是臨門一腳沒有退好的。很多人說順著企業家來就行了,我們是旁邊出主意的。中國很多的企業家沒有像美國創業者那樣,經歷過創業退出。他們也沒有經驗,如果不給他們意見,很容易一把好牌打壞了。

在中國的退出還要考慮政策周期,還不光是產業周期。退出真的是一個投資者需要好好去下工夫的事。

孫鉆:我特別同意。很多機構不會特別在意IPO并購,當大家想這個投資可能出現風險的時候,是通過對賭的方式退出,估值調整永不能涵蓋“退出”這兩個字的。如果以現金給付的方式,雙方也沒有做好財務處理,如果是股份的方式給付,則有高額的稅費。退出大家要有這樣的認識,前面要經歷大量的談判、約定,再回到一句話,投資有風險,條款要謹慎。

投要投的準,退要退的好

許小林:退出是一個好話題。我剛進行業的時候有一句話說的是會退出的才是師傅。當一支基金七年以后,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投資經理要解決的時候,你會發現退出真的很難。很多人問這個賺錢為什么不多投一些?我說我要知道能賺錢我就全投了。不賺錢為什么你要投?如果我要知道虧本就不會投。

我拿醫療行業和大家舉例,還是有一些新趨勢的變化。比如說我們醫療基金投的早期項目,從研發到一期臨床二期到三期再到上市,包括去美國、香港,可能要五到八年甚至十年以上的企業才能上。但是現在這些企業最快的成立三年就可以在資本市場上市,也是在三個主板市場上市,這給還在研發市場階段的企業有了退出的可能。一方面很多錢被迫往非常早期去移,早期就是看研發、看科技。

另外一個現象我拿A股300家醫藥公司來說,他們還比較扛跌的,梳理一下你會發現大約有幾十家(數據會變)。我們曾經看到71家PE是在20倍以內,你就想它上市以后,市值幾乎沒有波動。這一批公司就算已經盈利、就算已經上市,市值幾乎沒有增長。出現什么情況呢?未來更多的機會在于并購整合。

未來最大的邏輯一定是往最早去走,但是這個不可能會壓重金,還有更多的資金往后期的并購整合去走,這個會給中國的退出帶來更大的資金體量、更大的投資機會,包括上市公司的整合也越來越多

尤勁柏:投資最終還是為了退出,投要投的準,退要退的好,還要堅決。

田立新:我插一句,一級市場就賺一級市場的錢,千萬不要賺二級市場的錢,你把別人的路走了,自己不會活得很好。

尤勁柏:現在的減持規定有反向法則,特別是我們做VC的,做的早期項目往往比較大。我們也是希望,因為科創板是市場化發行,能否啟動存量發行。投資時間長的,比如說五年以上的投資,發行環節能否把VC持有的股份拿出來發行,我們賺我們的錢。這個是IPO退出。

在并購方面,對我們來說越來越多的項目要靠并購退出。我們2017年專門成立了一個并購板塊,引入業內頂級的并購團隊共同創業,積極撮合做上市公司的并購。

如果這IPO和并購都退不了,回購條款到期了,這個時候一定要堅決,越猶豫拖得時間越長。早一點可能少一些回報,但是不會顆粒無收。目前毅達做得還不錯,該回購的一定要及時回購

(以上為創客貓現場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玩牛牛技巧 626211784542908879995325568784141932555946613652993471057874940678799681275972086574964448812289961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