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牛牛技巧

搜索業務轉型、AI持續押注,百度的下一個二十年會是怎樣?

億歐 · 2019-06-06 09:41

6月5日,百度方面確認了原百度搜索公司CTO、百度副總裁鄭子斌將于近日離職的消息,這是5月份以來,百度商業體系內離職(含退休)的第六位高管。

tupian-bai1.jpg

6月5日,百度方面確認了原百度搜索公司CTO、百度副總裁鄭子斌將于近日離職的消息,這是5月份以來,百度商業體系內離職(含退休)的第六位高管。今年2月25日,百度發布內部信,宣布對3位副總裁沈抖、吳海峰、鄭子斌進行干部輪崗調整,其中鄭子斌由商業轉崗負責CRM創新業務。如今,除沈抖以外,吳鄭二人均已離職。

從2018年陸奇離開開始,百度似乎進入了其第四次人事洗牌。這一次的“地震”集中爆發在百度本引以為傲的搜索業務上。伴隨著百度高級副總裁、搜索公司總裁向海龍的離職,搜索業務也戰略轉型為移動生態事業群。百度的轉型一直在進行中,但如今,其競爭力已遠不敵騰訊和阿里,還面臨著來自字節跳動的威脅。掉隊的巨頭究竟該去向何方?

高管頻繁離職,搜索業務已面臨增長危機

5月17日,百度發布了2019年第一財季的財報。財報顯示,百度凈虧損達3.27億元人民幣,市值一夜蒸發89億美金,從538億跌落至449億美元。這是百度自2005年上市以來首次出現季度虧損。伴隨著這一壞消息公布的還有搜索公司總裁向海龍的離職,而這一切都只是開端。自向海龍離職后,其管轄的搜索公司的三位副總裁吳海峰、顧國棟、鄭子斌也先后離職。搜索公司也變身為移動生態事業群,由唯一留下來的沈抖全面負責。

搜索業務本是百度的核心業務,在中文搜索市場上,百度占據絕對領先地位。尤其是在2010年谷歌正式退出中國時,百度的市場份額已占到70%以上。據資料顯示,基于搜索引擎的網絡營銷服務曾是百度的主要營收支柱,在2011年-2013年時占據100%的比例,2014年以后也長期占有80%以上的份額。但根據百度第一財季財報顯示,向海龍負責的“百度核心”,即搜索業務與交易服務的組合的表現并不理想。

據財報顯示,“百度核心”第一季度營收為17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8%;凈利潤為7.03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90%,若不計算股權獎勵支出,凈利潤則為18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66%。無論如何,百度搜索業務的光輝已然不再。

百度搜索業務如今正直面增長危機,而百度公司的市值也只剩下阿里、騰訊的十分之一,百度對搜索業務“下手”,高層紛紛出走也成了意料之內的事。從中也可以看出,伴隨著廣告市場上由傳統廣告轉變成信息流廣告的趨勢,百度正試圖減少對PC搜索業務的依賴,在業務層面上轉向以移動事業為主。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動作遲緩的百度來說,是否能找到一個合適的入口快速進入移動互聯網的賽道,一切尚未可知。

轉型移動生態事業,To B業務能否快速商業變現?

如今,信息流被百度寄予厚望,百度降低對競價排名廣告的依賴轉型新興業務的決心昭然若揭。但無論如果轉型,最終都離不開商業變現。

向海龍是銷售的一把好手,再加上當時搜索業務的市場份額頗具競爭力,導致百度變現看上去仿佛“輕而易舉”。但目前搜索業務面臨增長拐點,百度必須尋求這之外的新增長點。

在以往的一系列嘗試中,百度并未取得理想效果:百度貼吧的商業化道路以失敗告終;進軍O2O后,百度外賣慘敗于美團點評和餓了么的攻擊下,最終出售給了餓了么;在短視頻賽道上,百度更是落后好幾條街。現在,百度選擇押注信息流。

據艾瑞數據顯示,預計到2020年,中國的網絡廣告市場將會有50%以上的信息流廣告。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信息流就相當于當年的搜索。2016年才引入信息流產品的百度并沒有占領先機,這塊“蛋糕”已被快手、抖音等瓜分。

從2017年11月起,李彥宏便親自下場帶領信息流業務,足以證明其戰略地位。而信息流的本質是內容分發,百度必須提供更多豐富的優質內容來吸引用戶。但百度的用戶量、活躍用戶數與今日頭條、抖音等競爭對手有很大差距。于是,百度提出了“以投入換增長”的新增長策略。

從第一財季的財報中可以看到,百度第一季度內容成本為62億元,同比增長47%,雖然成本投入大,但效果顯著:好看視頻日活躍用戶達2200萬,同比增長768%;百度App、短視頻信息流應用總時長迅猛增長,3月份同比增長83%。2019年百度還將繼續發力視頻領域,不過想要趕上抖音、快手的步伐,百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百頭大戰”硝煙四起,轉型的百度能否帶來新的變革?

隨著百度加碼信息流,百度與今日頭條的競爭也越來越激烈。今年3月,今日頭條APP正式推廣搜索功能,“叫板”百度。盡管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百度在國內搜索市場一家獨大的地位無人能撼動,但隨著今日頭條、抖音等用戶量的日益增加、流量市場的日趨飽和,客群轉移的現象也未必不會發生。

市值對比.jpg

當前,騰訊的市值約為4019.4億美元,阿里巴巴的市值為3995.9億美元,百度的市值只占其十分之一都不到。當年曾為BAT打頭的互聯網巨頭已跌至第二梯隊。對于現在的百度來說,對于固守利益不能松懈,面對新業務也要積極探索。

除了布局信息流,百度的另一重點放在云上。據IDC發布的2018年下半年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報告顯示,百度智能云首次進入中國IaaS(基礎設施即服務)+PaaS(平臺即服務)云服務商前五名,在2018年全年PaaS層面,百度智能云營收在所有廠商中同比增速最快。云計算的市場仍有變數,百度還有機會。

對于很早便All in AI的百度而言,AI的商業化剛剛開始,百度的機會或許還有很多。在5月10日百度以“新生態 共進化”為主題的2019百度聯盟生態合作伙伴大會上,百度強調了賦能合作伙伴這一定位轉移,表示將為合作伙伴構建更加開源的移動互聯網生態,深度理解和服務用戶,To B業務轉型的趨勢更加明顯。在AI戰略的執行上,無論是百度的智能云、小度智能語音平臺還是Apollo自動駕駛平臺,都逐漸展現了強大的協同性和開放性,加之百度對AI技術研發的巨額投資,百度的To B業務或將走得更遠。

但另一問題擺在眼前,這一次人事變動,是否會波及AI領域呢?百度的下一個二十年能否開個好頭?

(文章來源:億歐 作者:趙佳雯)

玩牛牛技巧 265486184420390121266260678863739809822845751062917006135268999249924757769924364959777171531156484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