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牛牛技巧

微影資本唐肖明:未來三四年是做文娛創業與投資的黃金年代

創客貓 · 2019-06-04 11:23

創業者為王

創客貓注:本文來源于“第二十一屆中國風險投資論壇”上,重慶產業引導基金董事長楊文利、微影資本創始合伙人唐肖明、國信弘盛董事總經理陳曉海圍繞“大放光彩的文化新業態”主題展開的圓桌對話。投資家網、正商參閱創始人蔣東文擔任專場主席。

1.jpg

在文化產業中,內容、平臺、技術三方面的發展密不可分,在不同階段也有不同的側重點。楊文利認為,做文化產業投資,內容永遠是王,內容是最核心的,沒有IP產生,其他東西變來變去都是在炒。唐肖明表示,每個領域在每個發展階段所需要的最主要要素不一樣,沒有一個要素能夠支撐企業走得太長遠,所以他提出了一個新觀點,“創業者為王”。

對于文化的發展前景,陳曉海提出了四個趨勢,第一是IP競爭越來越激烈;第二是平臺級公司開始往上游去滲透;第三是小眾化的文化產業發展越來越好;第四是強監管。

以下為對話實錄節選:(經創客貓編輯)

楊文利.jpg

重慶產業引導基金董事長楊文利

內容、平臺、技術之間的關系

蔣東文:文化產業,尤其在內容領域,我們最早是內容為王,之后各個平臺起來了,然后是平臺為王,尤其在互聯網行業,互聯網的崛起都是跟技術的更新迭代是有關系的,我覺得還是各有各的觀點,基于這點,大家認為這三個的重要性或者說你認為它們之間的關系是怎樣的?

做文化產業投資,內容永遠為王

楊文利:剛才的題目是內容、平臺和技術,我們做產業投資,因為不同的業態組成這么一個文化產業。我們需要有內容,需要有平臺傳播,需要有技術來支撐它,但不矛盾。

對我們做文化產業投資,我們覺得內容永遠是王,內容是最核心的,沒有IP產生,其他東西變來變去都是在炒。當然炒也可以炒出好味道,不管去年現象級的《戰狼2》,包括《紅海行動》,這些大的IP出來之后,它的傳播雖然只是在一個傳統的院線傳播,但它一下子傳播得很厲害。

應該說近十年以來我們整個院線這塊的發展是極其快速的,十年前我們看一場電影的時候,到城中心、市中心去看,現在我們小區里面都是電影院。基礎設施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文化產業要突破的話,現在技術也很關鍵。因為現在人的消費提高了,對體驗感覺要求有提升,原來是有沒有的問題,現在是好不好,精不精,或者獨不獨特的問題,特別是我們面對90后、00后的消費群體。

不管是內容還是院線、技術,我倒覺得現在新的消費人群的變化,特別是代際變更以后,消費理念真的不一樣。60后、70后,包括一些80后,當時互聯網興起,大家習慣互聯網的東西是免費的,第一代網民習慣網上的免費資源。現在90后、00后如果到網上消費一個東西,買一個會員或者買一個裝備,不光是游戲類的,他覺得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們做投資最終關心的是怎么變現,現金流要有一個回路、閉環,原來是靠廣告,還有游戲,當然還有支付,所以支付寶才這么厲害。下一步內容變現不光是這些,00后、90后的消費完全不一樣,這是我們整個投資行業面臨新的模式、新的變化。

這三個東西,作為政府引導基金我們都投,都看。我們是帶著預期的5G時代到來了,前些年很熱的AR、VR,我們的基金也一直保持緊密的溝通,今年以來我們投了AR、VR兩三個項目,因為經過兩三年的泡沫之后,我們認為剩下的這些才會真正實現人才、模式包括技術有突破,因為5G講的是速度,講的是算力、算法,但是你整個技術不突破,體驗感上不去。文化的體驗感,特別是網絡社會,體驗感是很重要的,AR、VR的技術突破我們還是很期待的。

文化產業的投資格外復雜,創業者為王

唐肖明我覺得文化產業的投資格外復雜一些。好的內容你去模仿它往往不成,同時也涉及到技術的應用,因為吃喝玩樂、衣食住行,技術發展也是未來人類的基本享受。

不能說文化產業就是虛的,我為文化產業正一下名,這是人類的基本需求。很多高精尖的技術,除了軍用,在民用行業用的很多,對企業家的才干也要求很多,同時還強監管,對意識形態的把握是基本功,這個行業對創業者的要求格外復雜一些,對每個領域都要求挺高的。

第二個是文化產業我們不能一概而論。比如影視產業去年不行,但去年有兩三家新的互聯網影視公司在行業遭到很大打擊的情況下,他們相反成長很快。因為包袱很輕,沒有歷史的稅務、演員的包袱,所以他們走的很快。

文化產業按統計局的22個子行業,加上文化+消費,文化+體育,文化+教育的領域,每個子領域的發展階段都截然不一樣。每個領域在每個發展階段所需要的最主要要素不一樣,在不同的階段,不同的領域里面,這三個要素的重要性完全不一樣,而且沒有一個要素能夠支撐企業走得太長遠,我們希望企業都有第一曲線、第二曲線,最后成為一家平臺級的公司,確實要細分。

相反,我自己要提出一個觀點,創業者為王,就是我剛才所說的,這個領域的成長規律比其他行業可能更復雜一些,我親身感受如此,至少對創業者的要求、成熟要高,你要懂渠道發行、要懂監管,還要懂技術等等。我們投資的時候經常偏向于有成熟企業管理經驗或者是成熟的媒體從業經驗、文化從業經驗的偏成熟一點的創業者,這是第一個觀察。

第二個觀察,能把內容、技術、監管、市場、資本完美結合的團隊極其稀缺,所以我們特別關注團隊,我們的觀點是從一個企業起步,從天使階段到幾百億美金的估值,團隊的學習成長能力始終占企業生命線的2/3以上,其他都是一路走過來要積累的資源。

所以我們特別強調團隊,我們看到的過去成功的純文化企業,比如羅輯思維開始講故事、十點讀書、開心麻花等等,舉這些名字是因為他們很強悍的、善于學習的、綜合的,善于吸納新的創始人、合作伙伴的一個新很優秀的、全面的團隊。剛好借此話題在文化投資領域提一個創業者為王。

陳曉海.jpg

國信弘盛董事總經理陳曉海

技術推動內容和平臺的發展

陳曉海:蔣總一開始提的是平臺為王,內容為王這兩塊,我個人的觀點是兩個都重要。

蔣東文:還有一個技術。

陳曉海:技術是推動這兩方面的,因為有新的智能技術和互聯網技術的應用,所以這些平臺成長起來了。而現在文化產業是將近十萬億的一個產業,去年是九萬多億。這么大一個行業,原來是一個傳統產業,現在因為有新技術的應用,像BAT,特別是騰訊、百度,這些大平臺是很重要的,因為這些平臺有比傳統的平臺里面包容性更強,包容性體現在哪里呢?

年輕人可以來創業,比如百度文學,我不知道大家有沒看過唐七公子,這個項目所在的公司前年我差點投,她寫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其實她就是一個90后的女孩子。她成長起來也是依托百度文學起來的,她自己從事網絡文學創作,做的是內容,然后自己成了一個IP。

文化產業應該是最容易被互聯網技術和智能技術顛覆的一個行業,因為它不是一個重資產行業。無論是影視還是新聞信息傳播、媒體,都是內容型的,它是輕資產行業。只要你形成一個平臺,你改變它原來銷售的渠道,比如我們要發一本書,必須要通過出版社、發行商,現在有新的技術的應用,我有BAT這些大的平臺,還有其他大的領域的平臺。這些新平臺的出現是可以推動創業的發展,因為這些新的平臺掌握了大量的流量、大量的IP,它的消費群體直接就在上面。

我們看騰訊視頻,背后是有很多創業者在上面的。我們去年差點投一個企業,他們做網絡劇,生意非常好,他們沒有大電影那種風險,因為我只要做出來東西質量高,團隊原創能力強,平臺都會把它買過去,現金流非常正常,是一個比較好的行業。

平臺重要還是內容重要?發展到現在因為技術的驅動這兩者都非常重要,平臺發展起來后,無論是互聯網平臺還是其他平臺,都可以推動文化產業的發展,推動創新創業,這是我對這個題目的觀點。

2.jpg

文化行業的前景

蔣東文:大家分享一下對文化行業的現狀跟前景的看法,同時再給大家要來點干貨,干貨就是要求大家把最近或者今年大家看好的文化領域的方向,為什么要看好這個領域。

看好注文化+教育、文化+消費領域

唐肖明:在整個國民經濟里面能找出像文化行業這樣速度成長的領域已經不多了,所以從大的方向來說我們是堅定看好。不管是人工智能還是自動駕駛也好,解放出來的生產力能干嘛呢?也不能多穿一件衣服,只能多花一些娛樂時間,這是簡單樸素的道理。

從產業前景我們極其看好,仔細看結構化的發展,有的行業肯定是不好,電視廣告急劇下跌,出版業不行,戶外廣告我聽說今年下半年機場和高速大牌也開始下滑,但是這個錢還是在增加。

增長到什么地方?我們要看增長的領域,比如我們去年投了一批移動互聯網媒體,不僅廣告好,輕輕松松賺錢,現金流好,知識付費也不錯。大家還在爭論知識付費是否已經觸及天花板的時候,我們認為它整合了傳統的教育,解構了傳統的教育和出版,重新在互聯網上進行內容售賣、知識售賣,僅僅是一個剛開始,所以這批公司的現金流、利潤也很好。

到了今年一大批互聯網媒體公司,按照我們所說的移動互聯網媒體紅利已經消失,流量越來越貴。今年互聯網廣告用戶獲取的成本,比如去年是40塊錢,今年是60塊錢,漲了30%、40%到50%,這個時候要內容為王,大家所喜歡的內容當然是正能量的內容,去低成本、零成本的吸引流量、吸引用戶,用內容對消費者進行畫像,引導用戶進行消費,這個方向上的公司跑得很好。

唐肖明.jpg

微影資本創始合伙人唐肖明

總體來看我的第一個觀點是行業前景極好,技術再發展也都是為人類的休閑娛樂服務的,第二個就是看結構性的發展。

第三個,我們關注文化+教育,文化+消費的公司。今年有一家上市公司的公司叫如涵,這是屬于網絡流量變現的初級版本。我們今年投的一個公司很好在抖音、快手體系里面,面對幾十萬主播做SAAS服務,且幫他們做供應鏈,幫助幾十萬人進行流量變現。我們俗稱GMV銷售額增長很快,它是能夠幫助社交媒體進一步通過流量和內容發揮影響力來對整個社會零售業進行改造的一個切面。

我們還有一家公司是在移動互聯網領域里面集中了垂直領域的網紅,然后來進行商品品牌的塑造和售賣。我們堅定的認為在服裝、個人護理領域等等,有幾個領域電商化率會越來越高,不會停留在30%,甚至會做到50%、60%。按照網絡上產生的新品牌,通過網絡媒體的內容進行營銷,通過網絡的網紅節點進行傳播、直接形成銷售,甚至將來有一天不需要走到線下渠道。這是網絡的社交媒體加內容營銷,加流量運營,對零售業和品牌業產生巨大影響力的新成長點所在。

第二個是文化+教育,后面兩三年我預測有十到二十家獨角獸的互聯網教育公司會上市。這些公司相當于出版業、教育行業、培訓行業通過新的技術手段,通過新的內容的組織方式對人群技術聚合之后,去賣教育產品一種新的商業模式。

在文化或者傳媒+教育這個領域我們也極其看重,認為這是不管從經濟效益還是從成長性還是從社會價值都是很值得關注的一個方向。

文化要跟智能化結合

楊文利:在互聯網時代,特別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傳媒也好,廣告營銷也好,它跟傳統的廣告完全是兩件事情。原來的廣告行業講的是創意,我有好的展位,好的大廣告牌,好的人脈關系,現在的廣告公司服務的客戶基本全部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大客戶,全都在互聯網上投廣告,都是用它的技術、算法來支撐的。

當然我們也投一些網劇,比如《香蜜》我們也有參與,粉絲經濟我們也參與,游戲手辦類的我們也參與,當然這在中國屬于萌芽的狀態。政府扶持的產業我們都去關注。

今年的熱點和今年關注的,伴隨5G時代的大家可預期,我們今年對有硬實力的AR、VR公司也是比較看重的。我們的文化產業和新技術要結合,要跟智能化去結合。大數據和智能化,在我的腦海里,我認為這是兩件事情。數據利用起來、算法利用起來,能夠精準化,能給你的消費對象、你的服務客戶精準的畫像,比如今日頭條,包括抖音。文化產業涵蓋的面很寬,有文化的制造業,有硬科技、硬實力的制造公司,我們也很關注,因為這才能真正提升地方經濟。

另外與智能化的結合對原有的傳統文化產業的改造,或者把它進行一個轉型升級。我們通過算法提升互聯網生態,改變原來的整個廣告業務。現在互聯網的廣告業務,就是技術,你的算法跟別人不一樣,客戶花錢花得最精準,你的營銷最精準,所以才有了這種技術公司,才有了像今日頭條這種公司,還是要跟科技結合的企業。

強監管的行業堅決不投

陳曉海:我們對這個行業有一個深度的了解,這個行業可能朝四個方向發展,第一是IP競爭越來越激烈,第二是平臺級公司開始往上游去滲透,第三是小眾化的文化產業發展越來越好,第四是強監管

我們的基因是投成熟期的項目比較多一點。因為一個大領域都是按行業去分的,每個團隊分管一個大的領域,大的領域里面再細分出很多大的行業,大的行業里面細分出各個的子行業,然后一個子行業、一個子行業去投。對各個行業去分析哪個行業最值得我們去投,就是IP競爭化,然后平臺往上游滲透,上游就是內容。

平臺級公司到目前為止我們絕對不會投,現在主要是投成熟期的內容性公司。而這些領域,因為有新技術、新平臺的推動,很多創業公司已經成熟起來了。

比如我們投過一點天下,它主要是販賣流量,比如facebook和其他海外的大平臺的流量,幫助中國的商家走出去,做海外的互聯網廣告。我們投的時候是有一個多億的利潤,今年有四個多億的利潤,成長非常快。

其實每個領域都有很多的投資機會,因為這個行業非常大,而且技術帶來的變革推動了這個行業的發展。在這之前我們也踩過坑,我們投過游戲產業,當時我們投的時候,游戲產業是很好的行業。這就是發展趨勢的第四點,帶來的強監管,強監管的行業你再掙錢我們都堅決不投。游戲行業我們前面投了兩個項目,砸了接近兩個億進去,它現在很掙錢,但是退不出來。

3.jpg

強監管下項目的選擇

蔣東文:內容行業是一個強監管的行業,大家在這種強監管的行業下,如何去選擇項目?

楊文利:一般情況下我們選擇項目,投資人分析不光因為它是一個賺錢的閉環,還會想著產業的發展。特別是回到文化產業,要看是不是對整個消費者的文化享受有升級,是不是做得更高效或者體驗更好,它還有點正能量在,我們往這個方向走肯定不會錯。

本身股權投資是一個長期投資,要隨著經濟的周期,經濟的迭代轉型升級,我們投資文化產業更要是這樣,創業者為王,團隊為王,這樣企業才能走得長遠。

唐肖明:做文化產業投資十幾年,從來不覺得監管是一個負擔。舉個例子,騰訊的王者榮耀,作為這么大的游戲公司,賺這么多錢,就應該提前把防沉迷的這些東西做好,而不是等到輿論爭議起來之后國家去管制它,導致影響整個游戲行業的進展進程。

游戲行業也是高技術應用的地方,比如我們最近在投一個汽車電競游戲,那個東西基本上可以作為賽事的訓練機器,它是電競,也是游戲。游戲產業是好的,只不過因為某些大大小小的企業在賺錢的時候忘記了社會自覺。不僅大企業如此,大企業應該首先想到這個東西,小企業也應該一樣。

我是贊成文化傳媒的內容是99%是積極向上的,而不是我一打開手機、電腦90%的內容都是在傳遞負面情緒的。哪怕一個小小的自媒體現在的影響力也不亞于當時的一張城市日報或者是晚報,影響越大,責任越大,哪怕你賺錢不多,影響力也一樣很大。這個時候需要自覺,所有做文化內容的東西必須要有理想情懷,必須要鼓勵人去奮斗,去進步。

陳曉海:關于強監管行業,我們現在有很多沒有涉入。因為這涉及到投資公司的商業模式,因為我們主要是投成熟期的項目多一點,我們投這個項目的目的是要推動它上市,所以只要是我們投過的項目,我們有強大的投行團隊,國信證券的投行團隊是全國最大的投行團隊,涉及到各行各業。

所以國信弘盛無論做文化產業、人工智能技術產業或者新興產業還是哪個產業,我們投成熟期的項目會多一點。基于這個考慮,如果我們投的某一個領域是強監管的行業,我們要把它推進資本市場上市,難度是非常大的。但并不是說強監管行業是不能投的,像唐總說可以投整個全生命周期各個階段的企業,我可以做并購,隔輪退等等,都可以,所以并不是政府強監管的行業不要去創業。

蔣東文:最后大家再用一到兩句話寄予一下文化行業以及文化行業的投資者、投資機構。

陳曉海:文化產業是一個很大的行業,未來的前景非常廣闊,中國的文化產業適合年輕人去創業,而且現在情況會越來越好,對年輕人的創業,對國家的進步,對文化傳播,會越來越好,鼓勵大家進入這個行業,然后傳播正能量。

唐肖明:(文化產業)正在處于動能轉換期,現在這兩三年,以及后面的三四年是做文娛創業和VC投資的黃金年代。

楊文利:整個中國的文化產業發展的空間很大,特別是我們提出中國模式、文化自信方面,我們感覺這幾年來中國的文化行業現象級的產品正在出現,應該說中國文化產業的創業的春天才真的開始,希望大家投身這個行業。

(以上為創客貓現場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玩牛牛技巧 95872445889899681367653396276784856144553336236403708152839871364551967982044256234337499013463982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