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牛牛技巧

邱達根:投資硬科技還是要看人,必須要有足夠的行業知識

創客貓 藍爽爽 · 2019-04-25 17:09

說到商業模式創新這個話題時,他認為,三年前的商業模式創新可能是最高峰,但現在是最低點。不是說商業模式創新不好,它對社會、對科技其實還是有幫助的,確實還是方便了大家的生活。但是像過去那樣有比較夸張的一個資金流向,或者說一個過高的valuation gap(估值差距)的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近幾年,香港的創業環境有了很大的改善。由于政府的政策支持以及社會各界的響應,香港從過去5年青年人不愿意創業,到現在很多人在考慮創業。近日,創客貓專訪了香港慧科資本董事長邱達根,他分享了他對粵港澳大灣區、香港與內地創業的區別,以及投資硬科技的一些心得體會。

香港生活成本高是眾所周知,這對創業者來說可能是很大的負擔。邱達根表示,所以香港需要大灣區,大灣區是把各個城市的長處融合在一起,而香港可以通過與內地的更好接通,來解決生活成本高這個問題。同時他相信通過大灣區以及政策的改變,香港跟內地創業的慣性可能會越來越近。

說到商業模式創新這個話題時,他認為,三年前的商業模式創新可能是最高峰,但現在是最低點。“我不是說商業模式創新不好,共享或者說商業模式創新,對社會、對科技其實還是有幫助的,確實還是方便了大家的生活。但是像過去那樣有比較夸張的一個資金流向,或者說一個過高的valuation gap(估值差距)的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他表示,現在比較主流的是有核心科技的技術創新。在他看來,投資商業模式創新和硬科技從看項目方面來說,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首先還是看人,第二就是要有足夠的行業知識。

“對于硬科技來說,第一科技不能差,第二,團隊怎么去做那個產品的銷售、包裝也是很重要的。”

對于最近很多人討論的瑞幸咖啡,邱達根對其用互聯網模式想去顛覆一個傳統行業的做法有所保留。“我不認為咖啡是通過價錢可以去建立的一個品牌。如果你說用科技來解決一些問題,那其他品牌也能做。就像海底撈從來不會說是科技讓它成功的,科技對它來說只是一個附加值。”

5cb7034c1c7dd.png

香港慧科資本董事長邱達根接受創客貓采訪

以下為采訪實錄:

大灣區對香港有很重要的意義

創客貓:英國“經濟學人智庫”公布的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調查報告中,香港是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你覺得這對香港創科的發展有什么影響嗎?

邱達根:所以我們需要大灣區,大灣區對香港有很重要的意義,我們有我們的長處,也有我們的短板,內地也一樣,就是說我們這11個城市沒有一個說是完美的,肯定大家都有自己的長處與短處。所以我感覺大灣區現在是非常重要的一點,通過融合,其實我們走出去會處理前面這些問題。

現在第一步是交通,過關的便利以及兩地的資金等,基本上這一兩年我看見在解決的是生活上的問題。

這些解決了以后,我們需要更多的創新科技人才,這方面人才不止是香港需要,全世界都需要,我們要做的是怎么去全世界找最好的人才來

從前香港比如金融行業方面是沒問題的,可以說全球頂尖的金融人才都在香港,那金融行業本身的收入等等,跟科創的也不一樣,他們可以承載得了香港的生活成本。

而科研可能是更強的一條路,香港也有一些吸引他們來的好處,比如市場、城市氛圍,各方面的配套、法律制度完善等,其實香港還是很多海外專才愿意來的地方。

生活成本這方面的問題通過現在香港跟內地接通的便利,可能也會有互補。所以大灣區其實是綜合地把大家的長處都拿起來,融合在一起,以后把世界的頂尖人才募進來

創客貓:香港在科研成果轉換這方面,是不是相對會弱一點?

邱達根:沒有。科研我感覺現在這幾年都做得很好,香港說實在的,我們院校里面的科研,其實有很多好的東西。比如大家一直在說的大疆、商湯,還有生物科技醫藥方面,都有很多不同的研發成果出來。

香港這么小的地方,以數量來說跟內地沒得比的,但是這幾年我看我們出來的獨角獸的數目、成長企業的數目,其實我們感覺一點不差。

當然跟深圳比,可能還是有差距,深圳是把全國的最優拉過去。如果你攤分到全國去比,香港不算低的。

互聯網并不能顛覆所有行業

創客貓:兩年前您說過一個觀點,比如在金融行業,香港創業者可能會想說,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跟傳統的銀行來看怎么合作,但是內地的可能就說怎么去顛覆銀行。到現在您還會覺得是這樣嗎?

邱達根:還是這樣。顛覆銀行,說實在能做到的有幾個呢?微眾銀行以它這么高的起點,也還沒能做到完全去顛覆銀行。現在這個趨勢過了兩年,其實我們看見的是銀行與高新企業合作或者是結合得更好,可能這個成功的幾率會更高。

最近香港出了幾個虛擬銀行牌照,其實里面都是一個大企業跟傳統企業的結合。內地這幾年的P2P、眾籌,基本上也面對種種的問題。銀行是比較成熟的一個行業,到最后我們回過來看,信譽與制度是很重要的,不單純是你一個創業者走出來,就說我可以顛覆這個行業。某些行業可能可以,比如說出行等等。

你現在說通過互聯網來顛覆一些傳統行業,或者說傳統行業應用科技,讓它做到更好,這是一個很大的比較。包括最近內地很多人在說的瑞幸咖啡,到底這樣一個互聯網模式能不能顛覆一個傳統的行業,我個人還是保留的。

創客貓:你覺得可以嗎?

邱達根:我認為不可以。這個里面是一個很大的討論,正反雙方都有人在。

從前是有最好的基礎,大家愿意給錢那些人去顛覆行業,但是現在愿意給錢去消遣、去顛覆行業的基金在內地也在消退。你單純是以一種消遣或者是burn model去換取一個市場的做法,現在去融資跟兩年前不一樣了,兩年前可能非常容易,今天你同樣的模式去融資,可能很困難。

資本市場也在改變,我們說的商業模式創新在這三年有一個很大的對比,三年前可能是最高峰,現在我感覺是最低點。這個過程過去以后,商業模式創新到底該怎么走呢?

現在我們看更多的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目前也在成為更強的主流,就是有核心科技,有核心研發的技術創新。比如我們現在說的AI、大數據 、生物醫藥、金融科技等都是以技術引領你的創新,以研發為核心的,大家好像開始往這方面走。

其實資金的推動,往往對什么類型的行業能走出來是有很大影響的。因為你很多錢砸進去一個商業模式里,100人走進去,可能會有一兩個人出來。所以資本市場的左右或者說走向,其實也是對我們下一輪走出來的成功企業應該是有掛鉤的。

創客貓:那你覺得瑞幸咖啡目前最大的問題是什么?

邱達根我不認為咖啡是通過價錢可以去建立的一個品牌。如果你說用科技來解決這個問題,包括便利性與定咖啡的時間的一個優化,其他品牌也能做。像海底撈當年它是以服務(成功),科技對它來說只是應用的一個附加值。海底撈從來不會說是科技讓它成功的,那只是一個附加值。

投資硬科技看兩點

創客貓:之前楊向陽(源政投資董事長)楊總說過一句話,“硬科技的天使投資不是高風險而是玩命”,您怎么看?

邱達根:楊向陽是我們這方面的一個大哥,他是很專注地在做硬科技的投資,周期比較長。投商業模式創新的可能會很爽,每三兩年就有一個什么100倍的回報。但向陽那些可能投10年之后才有七八倍的回報。

有幾方面吧,第一是你要對股東交代,第二也是企業的長遠性。比如說你三兩年可以100倍,也可以像ofo這樣,100倍以后你也不一定能收回本錢。

我不是說那個(商業模式創新)不好,共享或者說商業模式創新,對社會、對科技其實還是有幫助的,確實還是方便了大家的生活。但是像過去那樣有比較夸張的一個資金流向,或者說一個過高的valuation gap(估值差距)的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還是會有人去投,還是會有成功的企業出現,但是不會再有1000家共享單車能募到錢,可能只有10家共享單車的人,用比較低的成本募到錢。這是我的看法。

創客貓:那你投了這么多年的科技,你有沒有什么一些心得經驗?

邱達根:兩個方面,第一還是很看人,投資商業模式創新跟硬科技一樣,人絕對是很重要的一環。第二就是必須要有足夠的行業智慧行業的知識。同樣一個硬科技,可能有100人在做,有不同的院校在做。

硬科技說實在,科技的含量還是有比較的,不像商業模式創新,它容錯的空間比較大,你的科技稍微差一點也可以接受。而硬科技,第一科技不能差,第二,團隊怎么去做那個產品的銷售、包裝也是很重要的。

其實投硬科技跟商業模式創新,從看項目來說,我不感覺有很大的區別。還是看人,第二就是你要有足夠的行業基礎去了解,到底這個技術的水平在全球是處在什么位置,如果你對那個沒有一個了解的話,可能你感覺很炫的科技,其實它在國際上或者說在那個領域上,它原來是已經不值一曬的東西,這種情況經常出現。所以這兩個重點是比較重要。

創客貓:你說到看人,那在科技里面會不會有個問題就是,科學家他們究竟能不能成為一個企業家?

邱達根:對,所以必須是要有一個團隊去做的。科學家不能永遠在做科研的,也有很多搞技術的團隊,他可以30年都在搞科研的,跟他在大學里面如果基本上是一樣的話,那你就慘了。所以這個也是我們剛才說團隊的原因,就是必須要有一個商業化的團隊。那也是很重要的。

香港與內地創業的慣性可能會越走越近

創客貓:您覺不覺得香港創業者大多是想很多再去做,而內地創業者是先做了再說?

邱達根:我看現在香港這一代先做了再說的也有,只是說他前面積累的經驗不一樣。比如說內地很多是比較年輕的創業者,剛從學校出來他就創業。香港其實兩方面都有,有些是年輕的,也有很多是做科研研究了一段時間,從院校里面走出來的項目,我看這兩個是香港現在比較多創業的主打,年輕與院校。

院校走出來的創業者是因為他在研究的那個范圍,他本身感覺是有商業條件的,所以他出來(創業)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我看可能很多香港青年創業朋友,他們都是說我要先找到資金,我才出來創業。所以這是一個情況的不一樣,內地可能很多是我先跳出來做幾個月再去找資金。

我感覺兩地的趨向也在改,不能用一個現象去比較,往后可能兩方面都有不同的。香港從過去5年不愿意創業,到現在很多人在考慮創業。內地是在從一個大家都跳出來創業,閉著眼就能摸著錢,到現在這個情況,其實兩地都有一些良性的改變

我認為通過大灣區,通過一些政策的改變,香港跟內地創業的慣性,可能會走得更近

創客貓:您覺得影響香港創業者的因素是什么?租金跟人力成本嗎?

邱達根:現在租金基本上在香港不是很大的問題,我們有這么多的孵化器,有這么多的政府項目,政府資助補貼,基本上現在創業是很幸福的。

我看瓶頸還是在人,到底有沒有合適的團隊,合適的人跟你一起去創業。

(以上為創客貓專訪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玩牛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