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牛牛技巧

破「high-tech 揩嘢」思維 或許香港開始進入「創科」時代

創客貓 藍爽爽 · 2019-04-24 14:30

新經濟時代,香港不想也不能再缺席。雖然曾經被詬病錯過一整個互聯網時代,但如今它正在一步步重新點燃香港的創業精神。

在過去相當長的時間內占據“國際金融中心”這個制高點后,香港如今的目標是“國際科技創新中心”。

中國社科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鵬飛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說道,“如果一個城市是全球金融公司聚集地,同時也是全球科技公司聚集地,這個城市在全球網絡中才處于領先地位,也才是最具可持續競爭力的。”

所以,香港不僅希望成為“東方華爾街”,更希望成為“東方硅谷”,承擔起粵港澳大灣區創科先鋒的角色。

新經濟時代,香港不想也不能再缺席。雖然曾經被詬病錯過一整個互聯網時代,但如今它正在一步步重新點燃香港的創業精神。

102484657.jpg

政府搭臺,給創科事業打基礎

“High tech揩嘢,Low tech 撈嘢”,這種思想曾經深烙在港商的頭腦里,以至于在香港談創科并不易。

5年前,香港還被戲稱為“創新荒漠”,彼時談創業,很難得到認同。畢竟要在被金融資本和房地產資本控制的城市中“撕開一道口子”有太多阻礙。這也就導致香港的創業環境與內地剛爆發的創新創業浪潮相比,相去甚遠。

香港擁有雄厚的科研實力、世界級的大學、國際化和市場化的營商環境、健全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等優勢,所以香港并非沒有創新科技發展要素,只是多年來得不到應有的政策支援,加上經濟結構的不平衡(目前香港的產業結構中92.9%為服務業,貿易及零售、金融、地產業占其中絕大部分),才導致香港創科了出現“有種子無土壤”的情況。

所以當內地的創業熱潮開始反饋到香港,并且在某些領域開始反超香港時,才真正觸動了香港的“神經”。發展創科已經箭在弦上。

在培育香港創科生態系統中,政府的作為是關鍵的第一步。

2015年11月,香港特區政府成立了創新及科技局,推動香港本地“產學研”融合,加速本地創科發展及培育初創。2017年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后,明確支持香港科創企業發展是她的施政重點之一。而她上任后也多次出席跟創科相關的論壇峰會,不斷強調“香港正迎來創科發展的黃金時機”。

香港政府具體做了哪些措施來彰顯發展創科的決心呢?

比如,投放了大約1000億港元,發展方向包括創科基建、落馬洲河套區的港深創新科技園,還包括最近財政預算案提出的數碼港第五期基建發展;建立兩個聚焦醫療科技和人工智能及機器人技術的國際創新平臺,鼓勵海外機構與香港的大學及研發機構,共同設立研究中心;注資研究基金,一次過投放200億元予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轄下的研發基金;并且為企業在香港進行研發活動的開支提供額外稅務扣減。

發展創科的基礎是聚集人才。香港一年約有9000名畢業生來自科技領域,當創科產業起飛后,這些人才會成為創科產業的支柱力量。

雖然有世界級的大學,有頂級的科研人才,但香港的優秀人才遠遠不夠。所以在人才方面,香港通過“博士專才庫”、“研究員計劃”和“再工業化及科技培訓計劃”培育本地的科技人才,同時推出了“科技人才入境計劃”,吸引海內外的人才到香港。

在政策層面,香港還有一個重要的機遇——粵港澳大灣區。2019年2月出臺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提出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這為大灣區內的各個城市都帶來了新的政策支持。香港在建設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的過程中,自身科創發展也迎來了難得的黃金時機,包括香港的大學和科研機構可向中央財政科技計劃直接申請項目經費,以及中國科學院轄下的研究機構落戶香港等等。

所以,由政府推動的這一系列舉措,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香港的創業環境,給初創者發揮創新創意事業提供了“土壤”。

大企業助力,創業環境改善

有了“土壤”,自然還需要“施肥澆水”。政府搭建整個創科生態的底層基礎設施后,還需要香港各界來共同出力。

對很多初創者來說,他們創業路上的大部分阻礙來自高昂的營商成本,比如辦公租金、用人成本等。

2017年,香港政府推出“青年共享空間計劃”,首階段就有許多機構報名參與,撥出約9萬平方尺的樓面面積,提供給青年共享空間,運營機構收取的租金不超過市場價格的一半。今年3月,該計劃推出五個新場地,分別位於觀塘、長沙灣、荔枝角及鲗魚涌。

這些共享辦公空間的推出,背后少不了香港老牌企業的支持,比如信和集團、英皇集團、新鴻基地產等,他們的這些舉措大大減少了初創者的辦公成本。

當然,香港大企業在創科生態系統里除了可以為初創者在租金上減負外,更重要的是帶來產業鏈上下游的資源。

2017年,英皇在其香港灣仔總部設立共享工作空間“Mustard Seed”,借此平臺發掘與英皇集團現有業務產生協同效應的創新項目。

而英皇今年年初投資了香港的一家VR技術企業VR Life,正是看中其業務有跟英皇固有的行業連接起來的可能性。

英皇集團執行董事楊政龍告訴創客貓記者,“英皇并不會把初創企業的資源吸干,我們是開放的平臺,對接給初創者我們本身業務有的資源。而英皇本身沒有的業務,比如醫療等,我們就會對接醫院的資源給創業者。”在他看來,雖然以前香港的創業氛圍是很低很低的,但這幾年香港政府有一系列的政策傾斜,加上社會各界出錢出資源,這對香港整個創業生態系統是有幫助的。

同樣,信和集團也推出了一個支持初創的平臺——信和創意研發室,希望發掘可以實際應用于酒店、家居和商場等場景,以及物業管理工作的本地及海外最新的房地產創新科技。

信和集團創新部聯席董事楊孟璋告訴創客貓記者,這個平臺主要是支持香港年輕的創業團隊,他們可以免費參與到這個平臺上,如果他們的科技在我們的實驗室通過了,我們就能夠把這些科技比較實干性地真正應用起來。

除了這些老牌企業外,由香港政府提供資金支持的香港科學園和香港數碼港,也為初創者提供了辦公空間、創業培訓等一系列支持。目前,香港科學園已經走出了商湯科技這家獨角獸,而數碼港已經培育了“TNG”等金融科技公司,眾安保險也在去年入駐其中。

另外,專注于打造共享辦公的企業也陸續在香港落地,比如WeWork、優客工場、“G-Rocket國際速創空間”,為香港創業者提供一個相互交流的空間。

在資本方面,除了傳統的VC/PE外,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香港X科技創業平臺,以及去年底剛成立的大灣區共同家園發展基金等也先后助力香港培育一批符合香港和灣區未來發展需要的產業。

對比2013年以及現在香港的創業環境,GOGOVAN創始人林凱源用“今非昔比”來形容,現在有更多投資人、投資機構愿意去投資初創企業。而當年他們創始團隊只湊了2萬元就創立GOGOVAN,也曾因為拿不到融資而險些倒閉。正是數碼港適時提供十萬港元的微型創業資金才得以為繼。至今GOGOVAN已經累計獲得了2.76億美元的融資,成為了香港成功初創企業的代表。

初創者開始改變心態

想要打造完整的創科生態系統,除了政府提供的“土壤”和社會各界提供的“肥料”外,更重要的是需要依靠創業者“這顆種子”。

以前香港創業的一大障礙在于,年輕人傾向選擇收入較穩定、傳統的職業,這與社會期望有關,因為在生活成本高企的香港,創業者難以得到家人和朋友的支持。

香港數碼港董事局主席林家禮博士曾經就提到,希望創業者的家人多點包容,相信創業是給香港年輕人另一條可選擇的路,不要把年輕人創業的那把火熄滅掉。

另外一個則是跟香港人的心態有關。

林家禮指出,過往那段時間香港其實是全球最穩健的金融系統之一,所以會覺得因為整個系統運行非常穩,沒有這個必要性去創新。

楊政龍也提到了同樣的現象。“香港人日常出行消費愛用的‘八達通’在90年代是非常先進的支付手段,當時我覺得是神一樣的發明。到現在已經過了20年了,香港人還是離不開它,因為很多人覺得用這個好好的,為什么我要改變?所以香港人在改變這一方面有點慢。”

不過,在各方都做出努力后,香港的創科已經開始有所成績。

據數據顯示,2018年香港初創企業數量達2625間,聘用人數近萬人,分別較2014年時增長約1.5倍和3倍,其中逾1/3的初創企業創辦人來自香港以外地區;獨角獸公司由0增長至6間,另有3間準獨角獸公司誕生。

這樣的成績,說明香港年輕人也開始慢慢轉變心態。

BBGuide創始人告訴創客貓,他創業的原因是不想畢業后就做一份沒有多大晉升空間的工作,而且自己還年輕,有很多時間可以去拼搏。

另外一位創業者Maggie畢業于科大,她創業的領域是與兒童教育相關。在她看來,香港政府這幾年確實撥出很多資金給到創新創業這一塊,她一開始創業也是通過大學/機構的比賽拿到資金資助,這給她創業增添了信心。

香港各大高校都在支持學生創業,比如香港中文大學設立了全面創業支援的“前期創業育成中心”;香港科技大學的百萬獎金(國際)創業大賽連續舉辦多屆,成為優秀創業團隊實踐創新科技商業概念的平臺。這些做法在很大程度上給大學生埋下了創業的種子,讓他們開始慢慢改變。

在改變心態后,香港初創者最應該做的就是走出去,因為香港只是一個七百多萬人口的市場,而大灣區乃至全國全世界,才是香港創業者更加廣闊的天地。商湯科技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香港科學園完成孵化后開始走向全國以及國外。

特別是在粵港澳大灣區推出后,香港創業者更應該利用大灣區的資源以及香港的長處,彌補自身的短板,發揮出香港創業者的優勢。

談及香港創業者的優勢,楊孟璋表示,在香港創業拿資助會難一些,這樣其實對創業者來說是好事,因為有困難要靠自己解決,靠政府資助只是短暫性的,靠自身的商業才能自力更生。在他看來,在香港這樣的生態環境下走出來的創業者水平可能會更好,就像硅谷沒有太多的政策扶持,但它的創業也很發達。

同時,楊孟璋也給香港創業者一個建議,不要一直死守某個理念。“創業一定要會變通,因為你一開始的理念不一定一直走得通,到某一個地方在商業信息形式上可能會有一些需要做出改變。”

寫在最后:

曾經因為各種原因,錢方好近、日日煮等香港企業北上創業,但如今香港也誕生了GOGOVAN、商湯科技等獨角獸。雖然香港的創業環境還有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不過相信依靠香港自身各方面的改變,以及大灣區的融合發展,香港可以孕育更多獨角獸,實現其“創科夢”。

參考資料:

經濟觀察網:《深圳GDP超過香港意味著什么?》

香港特區政府粵港澳大灣區速遞:《林鄭月娥:希望香港告別「high-tech 揩嘢」年代》

(以上為創客貓原創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玩牛牛技巧 188521807961635475670962700601642841224334111668681635878165474271209725858491345439595673477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